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91岁老人曾拍摄开国大典 典礼后加入狂欢人潮

2014-9-30 10:32:30

来源:中新网 作者:王晨辉 选稿:贾彦

吴大中  

    开国大典那一刻

  我在天安门广场当摄影师

  91岁老人回忆历史时刻,典礼后的他也加入了狂欢的人潮

  □今日早报记者王晨辉文/摄

  “虽然已经过去了65年,但是那一天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包括每一个细节,至今还常常出现在梦里。”昨天,91岁的老人吴大中回忆起1949年10月1日那天自己的经历,显得非常激动。

  他1946年参军,曾参加过开国大典和阅兵式的采访拍摄,而那次拍摄,成为吴大中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65年后,记忆磨折,唯独开国大典的这段记忆,像斧凿刀砍般依旧鲜活地深深刻在脑海中,永生难忘。

  在“十一”到来前夕,记者来到了杭州吴大中老人的家里。在老人详细而充满感情的讲述中,仿佛重新穿越到那个伟大的历史时刻。

  天上掉下来的幸福任务

  说到自己被分配到开国大典的采访拍摄任务,吴大中说:“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幸福任务。”

  当时,吴大中是铁道兵团政治部的一名宣传干事,1949年9月的时候,他人还在陇海铁路抢修现场。9月28日,广播传来喜讯:10月1日,北京将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会。

  正当吴大中和战友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之时,他突然接到通知,要立即回北京执行任务。

  “回北京的路上,我一直很好奇,隐隐觉得,是不是和开国大典有关?”吴大中说,9月30日,他来到北京铁道兵团政治部,接到了部里的郑重通知:“中央军委发来开国大典摄影记者邀请函,这个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

  吴大中后来听说,因为开国大典场面太大,摄影人员不足,大会新闻处特别邀请驻京各大军事单位的摄影记者参与大典的摄影报道。他恰是政治部的宣传干事,又会摄影,于是这个幸福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装备是“蔡司”相机和6个胶卷

  那天,北京的天气特别好,天高云淡,碧空如洗,艳阳高照。

  午饭过后,吴大中换上崭新的军装,穿上锃亮的新皮鞋,怀揣请柬和采访证,胸佩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会摄影记者”烫金大字的红布条,带上政治部仅有的一架德国产“蔡司”照相机,匆匆赶到长安街,一路小跑到了天安门广场。

  说起那台“蔡司”相机,这是政治部在北京大栅栏的一家大商场里花大价钱买的。这种相机,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为了尽可能详尽地记录下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吴大中带了6个胶卷,总共可以拍72张。除了摄影器材,他还捎上了一个馒头,因为也不知道那天要工作到什么时候,怕没时间找地方吃饭。

  到达天安门广场后,城墙已修葺一新,原天安门至正阳门间的几道红墙,已全部拆除,新辟的天安门广场宽敞开阔。吴大中赶到时,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彩旗飘飘。

  “说是有30万军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比如两三百人的清华大学的学生们,由校领导拿着一张大票带领着,每40个人,再由班长持一张中票带领着,学生自己还有一张票。非得验过三张票,才能进去。”吴大中记得,当时的安保非常严格,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特此公告”四个字掷地有声

  天安门前的警卫检查过吴大中的请柬和采访证后,通知他到天安门城根下找大会新闻处。他赶到大会新闻处报到后,一名干部礼貌地告诉他:“你的工作是在金水河桥以南拍摄群众场面和阅兵游行,请马上就位。”

  很快,吴大中就选好了拍摄地点:劳动人民文化宫一侧的华表前。在这个位置上,他几乎可以“零距离”拍到开国大典和其后进行的大阅兵。

  “我从未想到能参加这么盛大的典礼,真是激情满怀,自豪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说到这儿,吴大中显得感慨万千。当时的他不停地咔嚓咔嚓按下快门,定格眼前的群众们欢欣鼓舞的动人一幕。

  下午3点,在激越的东方红乐曲声中,吴大中终于遥遥看到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广场上立即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接下来的一幕,很多人都很熟悉。那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那面在万众翘首仰望中升起的五星红旗,还有齐鸣的礼炮和震天动地的欢呼声、口号声,眼及之处是飞扬的和平鸽和腾空而起的五彩气球,天安门成了一片激情沸腾的海洋。

  吴大中印象最深的是,毛主席宣读“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公告”结尾时,“特此公告”四个掷地有声的字眼。“声音特别有力。”吴大中说,那一刻他赶紧按下快门,留下珍贵的瞬间。

  骑兵给他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下午3点35分,阅兵式开始,朱德总司令走下天安门城楼,在阅兵总指挥聂荣臻的陪同下,同乘阅兵车缓缓驶来。

  “以前,我只从报纸上见过敬爱的朱总司令,这次真是零距离瞻仰。当阅兵车穿越金水河桥时,我赶紧按下快门,抢拍了两个镜头,也算是满足了我多年的夙愿。”吴大中说。

  尔后,全体受阅部队从东向西展开了分列式。威武雄壮的海军分队、步兵分队、炮兵分队、骑兵分队……伴随着激昂的军乐,依次从天安门前通过。

  吴大中说,每个方队通过时,他都会拍一张照片,而让他记忆比较深刻的,是骑兵师通过时的场景。

  “骑兵是6个方阵,5匹马一排,每个方阵的战马,毛色一致,分为黑、白、黄、蓝、棕等不同颜色,非常耀眼。骑手们在激昂快捷的‘骑兵进行曲’乐声中,手握马刀,银光闪闪,马蹄声声,清脆悦耳。在通过天安门前时,骑手们扬动马刀,行骑兵礼,威武雄壮地整齐通过。”

  说到这里,吴大中站了起来,用手比划着模仿当时骑兵路过的动作姿势。

  大典结束后加入到狂欢的人群中

  大阅兵后,等候在西长安街一带的群众游行队伍,在一排红旗和盛妆彩车的引领下,提着五彩灯笼火把,挥舞着鲜花和彩带,通过天安门广场。

  在游行接近尾声时,天安门广场和东西长安街,华灯齐放,光彩夺目,正阳门外,一阵轰响,五颜六色的礼花,布满了夜空。

  庆典快要结束时,周总理走到麦克风前,大声喊道:“同志们辛苦了,大会结束了。”

  这时,让吴大中意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的30万群众,欢呼着、雀跃着,不愿离去,一起向天安门前涌来,冲破了金水桥前值勤战士的警戒线。

  吴大中顿时被卷入到狂欢的人潮中,忘记了摄影的职责,背起相机,也挥动双手欢呼着和群众一起涌到天安门前。

  而这时,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没有马上离去,他们缓步走向天安门东端,不断地向人民群众挥帽致意,又转身走到天安门城楼西端,向这边的人民群众招手致意。

  等回到部队驻地时,吴大中只剩最后一卷胶卷的少量部分还没有用完。一回到单位,他赶紧交出胶卷请人冲洗,最后在20张拍得还不错的照片里,选了10张送交大会新闻处摄影科,其余连底片一起全部上交。

  “等忙完一切,夜已经深了,幸好炊事班给我留了饭菜,那天有白面馒头,还有红烧肉,我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吴大中说。

  两个月后,华北画报发表开国大典专刊,其中一张是吴大中拍摄的天安门前群众载歌载舞的欢庆画面。“这也算是我为开国大典的宣传做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贡献吧。”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91岁老人曾拍摄开国大典 典礼后加入狂欢人潮

2014年9月30日 10:32 来源:中新网

吴大中  

    开国大典那一刻

  我在天安门广场当摄影师

  91岁老人回忆历史时刻,典礼后的他也加入了狂欢的人潮

  □今日早报记者王晨辉文/摄

  “虽然已经过去了65年,但是那一天的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非常清楚,包括每一个细节,至今还常常出现在梦里。”昨天,91岁的老人吴大中回忆起1949年10月1日那天自己的经历,显得非常激动。

  他1946年参军,曾参加过开国大典和阅兵式的采访拍摄,而那次拍摄,成为吴大中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65年后,记忆磨折,唯独开国大典的这段记忆,像斧凿刀砍般依旧鲜活地深深刻在脑海中,永生难忘。

  在“十一”到来前夕,记者来到了杭州吴大中老人的家里。在老人详细而充满感情的讲述中,仿佛重新穿越到那个伟大的历史时刻。

  天上掉下来的幸福任务

  说到自己被分配到开国大典的采访拍摄任务,吴大中说:“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幸福任务。”

  当时,吴大中是铁道兵团政治部的一名宣传干事,1949年9月的时候,他人还在陇海铁路抢修现场。9月28日,广播传来喜讯:10月1日,北京将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会。

  正当吴大中和战友们欢天喜地奔走相告之时,他突然接到通知,要立即回北京执行任务。

  “回北京的路上,我一直很好奇,隐隐觉得,是不是和开国大典有关?”吴大中说,9月30日,他来到北京铁道兵团政治部,接到了部里的郑重通知:“中央军委发来开国大典摄影记者邀请函,这个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

  吴大中后来听说,因为开国大典场面太大,摄影人员不足,大会新闻处特别邀请驻京各大军事单位的摄影记者参与大典的摄影报道。他恰是政治部的宣传干事,又会摄影,于是这个幸福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装备是“蔡司”相机和6个胶卷

  那天,北京的天气特别好,天高云淡,碧空如洗,艳阳高照。

  午饭过后,吴大中换上崭新的军装,穿上锃亮的新皮鞋,怀揣请柬和采访证,胸佩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大会摄影记者”烫金大字的红布条,带上政治部仅有的一架德国产“蔡司”照相机,匆匆赶到长安街,一路小跑到了天安门广场。

  说起那台“蔡司”相机,这是政治部在北京大栅栏的一家大商场里花大价钱买的。这种相机,在当时是非常先进的。为了尽可能详尽地记录下这一历史性的时刻,吴大中带了6个胶卷,总共可以拍72张。除了摄影器材,他还捎上了一个馒头,因为也不知道那天要工作到什么时候,怕没时间找地方吃饭。

  到达天安门广场后,城墙已修葺一新,原天安门至正阳门间的几道红墙,已全部拆除,新辟的天安门广场宽敞开阔。吴大中赶到时,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彩旗飘飘。

  “说是有30万军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比如两三百人的清华大学的学生们,由校领导拿着一张大票带领着,每40个人,再由班长持一张中票带领着,学生自己还有一张票。非得验过三张票,才能进去。”吴大中记得,当时的安保非常严格,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特此公告”四个字掷地有声

  天安门前的警卫检查过吴大中的请柬和采访证后,通知他到天安门城根下找大会新闻处。他赶到大会新闻处报到后,一名干部礼貌地告诉他:“你的工作是在金水河桥以南拍摄群众场面和阅兵游行,请马上就位。”

  很快,吴大中就选好了拍摄地点:劳动人民文化宫一侧的华表前。在这个位置上,他几乎可以“零距离”拍到开国大典和其后进行的大阅兵。

  “我从未想到能参加这么盛大的典礼,真是激情满怀,自豪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说到这儿,吴大中显得感慨万千。当时的他不停地咔嚓咔嚓按下快门,定格眼前的群众们欢欣鼓舞的动人一幕。

  下午3点,在激越的东方红乐曲声中,吴大中终于遥遥看到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广场上立即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接下来的一幕,很多人都很熟悉。那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那面在万众翘首仰望中升起的五星红旗,还有齐鸣的礼炮和震天动地的欢呼声、口号声,眼及之处是飞扬的和平鸽和腾空而起的五彩气球,天安门成了一片激情沸腾的海洋。

  吴大中印象最深的是,毛主席宣读“中央人民政府第一号公告”结尾时,“特此公告”四个掷地有声的字眼。“声音特别有力。”吴大中说,那一刻他赶紧按下快门,留下珍贵的瞬间。

  骑兵给他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下午3点35分,阅兵式开始,朱德总司令走下天安门城楼,在阅兵总指挥聂荣臻的陪同下,同乘阅兵车缓缓驶来。

  “以前,我只从报纸上见过敬爱的朱总司令,这次真是零距离瞻仰。当阅兵车穿越金水河桥时,我赶紧按下快门,抢拍了两个镜头,也算是满足了我多年的夙愿。”吴大中说。

  尔后,全体受阅部队从东向西展开了分列式。威武雄壮的海军分队、步兵分队、炮兵分队、骑兵分队……伴随着激昂的军乐,依次从天安门前通过。

  吴大中说,每个方队通过时,他都会拍一张照片,而让他记忆比较深刻的,是骑兵师通过时的场景。

  “骑兵是6个方阵,5匹马一排,每个方阵的战马,毛色一致,分为黑、白、黄、蓝、棕等不同颜色,非常耀眼。骑手们在激昂快捷的‘骑兵进行曲’乐声中,手握马刀,银光闪闪,马蹄声声,清脆悦耳。在通过天安门前时,骑手们扬动马刀,行骑兵礼,威武雄壮地整齐通过。”

  说到这里,吴大中站了起来,用手比划着模仿当时骑兵路过的动作姿势。

  大典结束后加入到狂欢的人群中

  大阅兵后,等候在西长安街一带的群众游行队伍,在一排红旗和盛妆彩车的引领下,提着五彩灯笼火把,挥舞着鲜花和彩带,通过天安门广场。

  在游行接近尾声时,天安门广场和东西长安街,华灯齐放,光彩夺目,正阳门外,一阵轰响,五颜六色的礼花,布满了夜空。

  庆典快要结束时,周总理走到麦克风前,大声喊道:“同志们辛苦了,大会结束了。”

  这时,让吴大中意想不到的场面出现了,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的30万群众,欢呼着、雀跃着,不愿离去,一起向天安门前涌来,冲破了金水桥前值勤战士的警戒线。

  吴大中顿时被卷入到狂欢的人潮中,忘记了摄影的职责,背起相机,也挥动双手欢呼着和群众一起涌到天安门前。

  而这时,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没有马上离去,他们缓步走向天安门东端,不断地向人民群众挥帽致意,又转身走到天安门城楼西端,向这边的人民群众招手致意。

  等回到部队驻地时,吴大中只剩最后一卷胶卷的少量部分还没有用完。一回到单位,他赶紧交出胶卷请人冲洗,最后在20张拍得还不错的照片里,选了10张送交大会新闻处摄影科,其余连底片一起全部上交。

  “等忙完一切,夜已经深了,幸好炊事班给我留了饭菜,那天有白面馒头,还有红烧肉,我美美地饱餐了一顿。”吴大中说。

  两个月后,华北画报发表开国大典专刊,其中一张是吴大中拍摄的天安门前群众载歌载舞的欢庆画面。“这也算是我为开国大典的宣传做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贡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