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1972上海工人告诉外媒真实收入 导致纪录片重拍

2014-9-9 09:19:56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岩间一弘 选稿:贾彦

  核心提示:在向少年宫(中小学生的课外活动设施)的孩子们提出“除了毛泽东以外,你还尊敬谁?”这一问题时,得到的回答是课本上出现的雷锋、王杰、邱少云等英雄人物的名字。主管安排这次采访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对此大加赞赏。另外还有这样的报道。当电机厂的技术员被出乎意料地提问到工资时,按实情回答了,这部分内容被重新拍摄了。

image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上海街头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东方早报,作者:岩间一弘,原题为:《“西式中国风”的大众化》

  日本人的上海之旅经过战后的断绝、停滞,到1960年代已有恢复,众多的友好访问团被组织到上海旅游。但日本游客看待上海的的眼光在战前与战后有了重大变化。例如,1967年9月,青木千枝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视察了中国。她在上海看到的是,“拥有沾满了汗水和油污的粗壮大手的劳动人民和展现纯净笑脸的年轻人”,在她眼中,上海是一座“带着劳动人民的自豪,能身穿工作服昂首挺胸阔步行走的城市”。青木在当时的上海中看到了东京的缩影,既不是浅草也不是银座,而是联想起了“江东的工厂地带”。面对如此的上海,青木兴奋不已,她模仿老舍的文笔喃喃言道“我热爱上海”,模仿毛泽东语录呐喊道“上海是劳动人民的,世界是我们的”。可以说青木所看到的上海,已不是曾经魅惑过日本男性旅客的、充斥着与妖艳娼妓罗曼史的城市,取而代之的是革命理想的梦中乐园。

  在1960到1970年代的上海,政府对“主人的待客之道”与“客人的眼光”进行了彻底管理,上海可以说是被建设成为了一座……主题公园。例如,国际旅行社上海分社在1971年,分5次接待了日本的学生访中团,共计200人次以上。

  此外,1972年4月,在接待日本教育电视台(朝日电视台的前身)的记者班采访时,外交部中央广播事业局编写的“参考资料”中,收集了采访负责人馆公明的言论,并分析道他是“中间派人物”。并且,在向少年宫(中小学生的课外活动设施)的孩子们提出“除了毛泽东以外,你还尊敬谁?”这一问题时,得到的回答是课本上出现的雷锋、王杰、邱少云等英雄人物的名字。主管安排这次采访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对此大加赞赏。另外还有这样的报道。当电机厂的技术员被出乎意料地提问到工资时,按实情回答了,这部分内容被重新拍摄了。

  如上,在外国人参观的工厂,工人新村(曹杨新村等)及公共设施中,看到的是按照指导进行的,就像主题公园的游乐设施一样。但同时,也当然存在一些脱离管理的事件。例如,意大利亚的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导演好不容易得到周恩来的许可拍摄的纪录影片《中国》(1972年)。拍摄中,米开朗基罗突然变更了在豫园的拍摄计划,由此成功地拍到了茶楼,茶客及孩子们的真实一面。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时起到1970年代的上海旅游,是以“人们要看社会主义就应该到中国来”这一目的,在这个大框架中中日友好氛围也越演越烈。但当时能到上海访问的只是那些符合政府意向的人物、团体及媒体,而且他们所能看到的都是“游乐设施”。确实,虽说上海的“主题公园化”是按照社会主义展开的,但这只是局限在少数面向外国人的场所,参观这些场所的外国人也仅占少数。但无论如何重要的是,在上海的旅游城市化过程中,面向外国人的设施及内容首先被扩充,而面向国内及当地人的设施建设却大大落后。这种倾向一直延续到1980年代以后。

上一篇稿件

1972上海工人告诉外媒真实收入 导致纪录片重拍

2014年9月9日 09:19 来源:东方早报

  核心提示:在向少年宫(中小学生的课外活动设施)的孩子们提出“除了毛泽东以外,你还尊敬谁?”这一问题时,得到的回答是课本上出现的雷锋、王杰、邱少云等英雄人物的名字。主管安排这次采访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对此大加赞赏。另外还有这样的报道。当电机厂的技术员被出乎意料地提问到工资时,按实情回答了,这部分内容被重新拍摄了。

image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上海街头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东方早报,作者:岩间一弘,原题为:《“西式中国风”的大众化》

  日本人的上海之旅经过战后的断绝、停滞,到1960年代已有恢复,众多的友好访问团被组织到上海旅游。但日本游客看待上海的的眼光在战前与战后有了重大变化。例如,1967年9月,青木千枝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视察了中国。她在上海看到的是,“拥有沾满了汗水和油污的粗壮大手的劳动人民和展现纯净笑脸的年轻人”,在她眼中,上海是一座“带着劳动人民的自豪,能身穿工作服昂首挺胸阔步行走的城市”。青木在当时的上海中看到了东京的缩影,既不是浅草也不是银座,而是联想起了“江东的工厂地带”。面对如此的上海,青木兴奋不已,她模仿老舍的文笔喃喃言道“我热爱上海”,模仿毛泽东语录呐喊道“上海是劳动人民的,世界是我们的”。可以说青木所看到的上海,已不是曾经魅惑过日本男性旅客的、充斥着与妖艳娼妓罗曼史的城市,取而代之的是革命理想的梦中乐园。

  在1960到1970年代的上海,政府对“主人的待客之道”与“客人的眼光”进行了彻底管理,上海可以说是被建设成为了一座……主题公园。例如,国际旅行社上海分社在1971年,分5次接待了日本的学生访中团,共计200人次以上。

  此外,1972年4月,在接待日本教育电视台(朝日电视台的前身)的记者班采访时,外交部中央广播事业局编写的“参考资料”中,收集了采访负责人馆公明的言论,并分析道他是“中间派人物”。并且,在向少年宫(中小学生的课外活动设施)的孩子们提出“除了毛泽东以外,你还尊敬谁?”这一问题时,得到的回答是课本上出现的雷锋、王杰、邱少云等英雄人物的名字。主管安排这次采访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对此大加赞赏。另外还有这样的报道。当电机厂的技术员被出乎意料地提问到工资时,按实情回答了,这部分内容被重新拍摄了。

  如上,在外国人参观的工厂,工人新村(曹杨新村等)及公共设施中,看到的是按照指导进行的,就像主题公园的游乐设施一样。但同时,也当然存在一些脱离管理的事件。例如,意大利亚的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导演好不容易得到周恩来的许可拍摄的纪录影片《中国》(1972年)。拍摄中,米开朗基罗突然变更了在豫园的拍摄计划,由此成功地拍到了茶楼,茶客及孩子们的真实一面。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时起到1970年代的上海旅游,是以“人们要看社会主义就应该到中国来”这一目的,在这个大框架中中日友好氛围也越演越烈。但当时能到上海访问的只是那些符合政府意向的人物、团体及媒体,而且他们所能看到的都是“游乐设施”。确实,虽说上海的“主题公园化”是按照社会主义展开的,但这只是局限在少数面向外国人的场所,参观这些场所的外国人也仅占少数。但无论如何重要的是,在上海的旅游城市化过程中,面向外国人的设施及内容首先被扩充,而面向国内及当地人的设施建设却大大落后。这种倾向一直延续到1980年代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