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红色特工陈忠经之父曾登密苏里号 见证日签字投降

2014-9-5 09:29:11

来源:扬州晚报 选稿:贾彦

image

密苏里战舰上的受降仪式

image

徐永昌在签字

  本报今年7月23日报道了《“龙潭后三杰”之一陈忠经逝世你知道吗?这位红色特工是咱扬州人》,其实这位红色特工的父亲陈延晖同样也了不起,他曾参加了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密苏里号战舰上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他是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徐永昌上将的秘书长参加的。

  据陈忠经的弟弟陈琳回忆,其父陈延晖,字养空,1949年前长期担任国民党高级将领徐永昌上将的幕僚。徐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部长期间,父亲任军令部少将衔主任秘书。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中国代表团团长为徐永昌上将,率领中国代表团前往东京湾代表中国政府受降,团员有杨宣诚、朱世明、王丕成、李树正、陈延辉等。陈延晖担任代表团秘书长,得以见证了这一历史事件。

  陈琳说,父亲长期在国民党政府供职,但一向深恶国民党政权的腐败,心仪共产党。后于1949年2月脱离国民党政府,从香港到北京,回到人民怀抱。

  69年前,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投降。当年9月2日上午,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军太平洋第三舰队旗舰“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了日本向所有交战国正式投降的签字仪式,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皇帝和日本政府、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和代表美国受降的尼米兹海军上将、代表中国受降的徐永昌上将以及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新西兰的代表分别在受降书上签字。

  在这份投降书上,作为战胜国之一中国的代表,时任国民政府军令部长徐永昌上将的名字紧跟在美国代表尼米兹将军之后。

  市档案馆专家魏怡勤告诉记者,受降仪式之前,徐永昌将军视察东京湾。作为第一位踏上日本本土的中国将军,徐永昌面对东京湾上的各国舰队,感慨万千地对随行人员说:“甲午之役,果能一胜,则我海军今日不悉何似?”受降仪式之后,当时有记者采访徐永昌,希望他在这胜利的时候能向国内的人说几句话。徐永昌思考一番之后,说道:“今天是要大家反省的一天!今天每一个在这里有代表的国家,也可同样地回想一下过去,假如他的良心告诉他有过错误,他就应当勇敢地承认过错而忏悔。”

  为纪念东京湾受降,徐永昌还将自己签字时所用的钢笔刻上“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二日在东京湾签日本降书之笔”的字样,装入一个镌有“万邦咸宁”的绒盒内,并将其献给了政府。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红色特工陈忠经之父曾登密苏里号 见证日签字投降

2014年9月5日 09:29 来源:扬州晚报

image

密苏里战舰上的受降仪式

image

徐永昌在签字

  本报今年7月23日报道了《“龙潭后三杰”之一陈忠经逝世你知道吗?这位红色特工是咱扬州人》,其实这位红色特工的父亲陈延晖同样也了不起,他曾参加了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密苏里号战舰上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他是作为中国代表团团长徐永昌上将的秘书长参加的。

  据陈忠经的弟弟陈琳回忆,其父陈延晖,字养空,1949年前长期担任国民党高级将领徐永昌上将的幕僚。徐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部长期间,父亲任军令部少将衔主任秘书。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日本无条件投降签字仪式,中国代表团团长为徐永昌上将,率领中国代表团前往东京湾代表中国政府受降,团员有杨宣诚、朱世明、王丕成、李树正、陈延辉等。陈延晖担任代表团秘书长,得以见证了这一历史事件。

  陈琳说,父亲长期在国民党政府供职,但一向深恶国民党政权的腐败,心仪共产党。后于1949年2月脱离国民党政府,从香港到北京,回到人民怀抱。

  69年前,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投降。当年9月2日上午,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军太平洋第三舰队旗舰“密苏里”号战舰上举行了日本向所有交战国正式投降的签字仪式,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皇帝和日本政府、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和代表美国受降的尼米兹海军上将、代表中国受降的徐永昌上将以及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新西兰的代表分别在受降书上签字。

  在这份投降书上,作为战胜国之一中国的代表,时任国民政府军令部长徐永昌上将的名字紧跟在美国代表尼米兹将军之后。

  市档案馆专家魏怡勤告诉记者,受降仪式之前,徐永昌将军视察东京湾。作为第一位踏上日本本土的中国将军,徐永昌面对东京湾上的各国舰队,感慨万千地对随行人员说:“甲午之役,果能一胜,则我海军今日不悉何似?”受降仪式之后,当时有记者采访徐永昌,希望他在这胜利的时候能向国内的人说几句话。徐永昌思考一番之后,说道:“今天是要大家反省的一天!今天每一个在这里有代表的国家,也可同样地回想一下过去,假如他的良心告诉他有过错误,他就应当勇敢地承认过错而忏悔。”

  为纪念东京湾受降,徐永昌还将自己签字时所用的钢笔刻上“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二日在东京湾签日本降书之笔”的字样,装入一个镌有“万邦咸宁”的绒盒内,并将其献给了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