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习仲勋文革谈某高知自杀:“士可杀不可辱”

2014-8-12 09:10:03

来源:人民网 选稿:贾彦

  核心提示:习仲勋对余心清的自杀非常惋惜,他曾经对其秘书张志功(后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办公厅主任)说:“余老是一位跟着党走的高级知识分子,刚直不阿,为人正派。‘士可杀不可辱’,他哪能受得了那种侮辱呢?我那时要是在北京,开导开导他,他兴许就不会走这条路了。”

image

习仲勋与夫人齐心 资料图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宣布知识分子已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广大知识分子奔走相告,欢欣鼓舞,纷纷表示要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随着阶级关系的根本变化和社会经济的发展进步,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变得越来越重要,而知识分子中非党知识分子又占了多数。因此,非党知识分子成了新时期统战工作的重要对象。

  但是,当时许多人心里还存在一种误解,认为知识分子既然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是依靠力量,那么非党知识分子自然也就不再是统战对象了。这种认识误区如果任由其发展,势必造成统一战线的收缩,并有可能对非党知识分子造成新的伤害。

  1982年,北京某大报在一版显著位置发表短评,明确提出知识分子不再是统战对象。而这与胡耀邦在第十五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直接相冲突。在这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非党知识分子被明确列为第三类统战对象。党把党外知识分子作为统战对象,是为了加强与党外知识分子的政治联盟,巩固和发展新时期的爱国统一战线,更好地调动党外知识分子的积极性,更充分地发挥他们在现代化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北京某报纸的短评一出,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思想混乱,在非党知识分子中影响尤其不好。许多人打电话或致信中共中央统战部,询问中央执行的统战政策是否有变。中央统战部给主管统战工作的习仲勋(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打报告。在报告中,中央统战部坚持认为非党知识分子仍是党的统战工作对象,并进行相关的说明。习仲勋当即批示,肯定统战部的正确意见,并责成该报改正和澄清。但该报拒不改正,并提出知识分子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是统一战线的依靠力量,工人阶级内部不可能有统一战线,而且还说马列主义著作和我们党的文件中从来没有讲过工人阶级内部有统一战线。这样,争论进一步升级。

  为了统一思想认识,1983年中央统战部召开十省市统战理论座谈会,1985年又召开了全国统战理论工作会议,对党的统战政策进行解释和澄清。随后中央统战部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指出:“统一战线的基本问题是工人阶级自身团结统一和同盟军问题。”习仲勋先后两次批发报告,同意此观点。这样,就在原则上解决了关于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的争论问题。

  习仲勋的三次批示,解决了新时期统一战线的一个关键问题,即非党知识分子的统一战线和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问题。这三个批示及时澄清了误解,消除了思想混乱,从而避免了统一战线的收缩甚至倒退,对新时期爱国统一战线的巩固、扩大和统战理论的发展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习仲勋不仅从理论的高度重视非党知识分子统一战线问题,而且在实践中也身体力行。在工作和生活中,习仲勋广交党外朋友,坦诚相待,不少党外知名人士如张治中、傅作义、张奚若、邓宝珊等,都是习仲勋非常要好的朋友。习仲勋尊重党外知识分子的人格,关心他们的生活,与他们开诚布公,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成为挚友。余心清是冯玉祥将军以前的老部下,是非常有名的党外人士,参与过开国大典的礼仪安排。解放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政务院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委等。新中国成立初期,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典礼局局长的余心清曾和习仲勋共事多年。“文革”开始以后,余心清被造反派当成“牛鬼蛇神”无情揪斗,不仅身心受到摧残,人格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1966年,余心清不堪忍受而愤然在自家的后院上吊自杀。事后,习仲勋对余心清的自杀非常惋惜,他曾经对其秘书张志功(后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办公厅主任)说:“余老是一位跟着党走的高级知识分子,刚直不阿,为人正派。‘士可杀不可辱’,他哪能受得了那种侮辱呢?我那时要是在北京,开导开导他,他兴许就不会走这条路了。”

  本文原载于《党史博览》2009年第2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习仲勋文革谈某高知自杀:“士可杀不可辱”

2014年8月12日 09:10 来源:人民网

  核心提示:习仲勋对余心清的自杀非常惋惜,他曾经对其秘书张志功(后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办公厅主任)说:“余老是一位跟着党走的高级知识分子,刚直不阿,为人正派。‘士可杀不可辱’,他哪能受得了那种侮辱呢?我那时要是在北京,开导开导他,他兴许就不会走这条路了。”

image

习仲勋与夫人齐心 资料图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宣布知识分子已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广大知识分子奔走相告,欢欣鼓舞,纷纷表示要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随着阶级关系的根本变化和社会经济的发展进步,知识分子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变得越来越重要,而知识分子中非党知识分子又占了多数。因此,非党知识分子成了新时期统战工作的重要对象。

  但是,当时许多人心里还存在一种误解,认为知识分子既然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是依靠力量,那么非党知识分子自然也就不再是统战对象了。这种认识误区如果任由其发展,势必造成统一战线的收缩,并有可能对非党知识分子造成新的伤害。

  1982年,北京某大报在一版显著位置发表短评,明确提出知识分子不再是统战对象。而这与胡耀邦在第十五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直接相冲突。在这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非党知识分子被明确列为第三类统战对象。党把党外知识分子作为统战对象,是为了加强与党外知识分子的政治联盟,巩固和发展新时期的爱国统一战线,更好地调动党外知识分子的积极性,更充分地发挥他们在现代化建设中的重要作用。

  北京某报纸的短评一出,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思想混乱,在非党知识分子中影响尤其不好。许多人打电话或致信中共中央统战部,询问中央执行的统战政策是否有变。中央统战部给主管统战工作的习仲勋(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打报告。在报告中,中央统战部坚持认为非党知识分子仍是党的统战工作对象,并进行相关的说明。习仲勋当即批示,肯定统战部的正确意见,并责成该报改正和澄清。但该报拒不改正,并提出知识分子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是统一战线的依靠力量,工人阶级内部不可能有统一战线,而且还说马列主义著作和我们党的文件中从来没有讲过工人阶级内部有统一战线。这样,争论进一步升级。

  为了统一思想认识,1983年中央统战部召开十省市统战理论座谈会,1985年又召开了全国统战理论工作会议,对党的统战政策进行解释和澄清。随后中央统战部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指出:“统一战线的基本问题是工人阶级自身团结统一和同盟军问题。”习仲勋先后两次批发报告,同意此观点。这样,就在原则上解决了关于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的争论问题。

  习仲勋的三次批示,解决了新时期统一战线的一个关键问题,即非党知识分子的统一战线和工人阶级内部统一战线问题。这三个批示及时澄清了误解,消除了思想混乱,从而避免了统一战线的收缩甚至倒退,对新时期爱国统一战线的巩固、扩大和统战理论的发展有极其重大的意义。

  习仲勋不仅从理论的高度重视非党知识分子统一战线问题,而且在实践中也身体力行。在工作和生活中,习仲勋广交党外朋友,坦诚相待,不少党外知名人士如张治中、傅作义、张奚若、邓宝珊等,都是习仲勋非常要好的朋友。习仲勋尊重党外知识分子的人格,关心他们的生活,与他们开诚布公,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成为挚友。余心清是冯玉祥将军以前的老部下,是非常有名的党外人士,参与过开国大典的礼仪安排。解放后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政务院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委等。新中国成立初期,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典礼局局长的余心清曾和习仲勋共事多年。“文革”开始以后,余心清被造反派当成“牛鬼蛇神”无情揪斗,不仅身心受到摧残,人格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1966年,余心清不堪忍受而愤然在自家的后院上吊自杀。事后,习仲勋对余心清的自杀非常惋惜,他曾经对其秘书张志功(后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办公厅主任)说:“余老是一位跟着党走的高级知识分子,刚直不阿,为人正派。‘士可杀不可辱’,他哪能受得了那种侮辱呢?我那时要是在北京,开导开导他,他兴许就不会走这条路了。”

  本文原载于《党史博览》200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