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民国女子史静仪的爱恨情仇(四)邂逅陈乔年

2014-8-7 09:10:40

来源:财新网 作者:东方平 选稿:宋晓东

  莫斯科东方大学是1921年俄共(布)创办的一所新型大学,主要任务是为苏联东部地区训练民族干部和为东方各国培养红色干部。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肖劲光等众多中共高级干部,都是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生。

  好几年时间里,东方大学有朝鲜女生、印度女生、伊朗女生、中亚女生,就是没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女生。郑超麟回忆,从一些同学的绰号里,可以看出大伙是如何盼望国内送女学生来的。当时任弼时的绰号就叫做“女学生”,王人达叫做“妇女代表”,王一飞介绍陈乔年给外国同学,说这是Kutauruka(中国女人)。

  1924年春同赴莫斯科的史静仪、陈碧兰、秦怡君,是第一批从国内去苏联东方大学留学的中国女学生,她们碰巧都是湖北女孩,陈是中共党员,史、秦是共青团员。加上同年秋天从法国勤工俭学转来苏联的郭隆真、蔡畅,中国女同学也不过寥寥5人。

  5个女生中,24岁的蔡畅与丈夫李富春在莫斯科双栖双飞,20出头的史静仪在北京有爱人刘仁静,22岁的陈碧兰在北京有爱人黄日葵,20岁的秦怡君在武汉有爱人许之昊,只有1894年出生的郭隆真还是孑然一身。她早年在国内退掉包办婚姻,此时已是30岁大姑娘,比一般男同学年长好几岁。

  在一群血气方刚的东大中国男同学看来,远在国内的男朋友,并不是适龄女同学的爱情免疫牌。湖北女师出身的陈碧兰最有灵性,妩媚可爱,冰雪聪明,在一阵猛过一阵的爱情攻势面前,她最先丢盔弃甲,放弃若即若离的旧爱黄日葵,选择中共旅莫支部书记罗亦农做了自己新的爱人。几年后成为秦怡君第二任丈夫的李求实,也是追求陈碧兰未遂的失意者之一。

  此时此地的史静仪,似乎却是风不止而树更静,波澜不惊,感情一片空白。

  也许,她还在治疗那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错乱情伤;也许,身孕与哺乳使她分身乏术,也缺少了主动的追求者;也许,她飞翔在信仰的蓝天,遨游在知识的大海,要给自己一个洗心革面的精神整容。

  她在感情的空窗期似乎明白了一个真理:放弃一颗树木,能够看到一片森林。

  莫斯科的无心插柳,史静仪还是有了人生最大的收获,她邂逅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陈独秀次子陈乔年。

  师兄陈乔年当时22岁,与刘仁静同岁。崇尚劳工神圣的陈乔年是一个行动主义者,有着少年时代与哥哥陈延年一起做劳工锻炼的结实体魄。他没有刘仁静一般严谨的学术训练,没有渊博的学识和深刻的思想,比起个头矮小的刘仁静,陈乔年是一个标准身材的俊美男子。

  不过,直到1925年春陈乔年毕业回国,史静仪与他仅仅止于同窗友谊。

  上一篇:民国女子史静仪的爱恨情仇(三)孤灯挑尽未成眠

  下一篇:史静仪的爱恨情仇(五)陈乔年:革命家只有性交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民国女子史静仪的爱恨情仇(四)邂逅陈乔年

2014年8月7日 09:10 来源:财新网

  莫斯科东方大学是1921年俄共(布)创办的一所新型大学,主要任务是为苏联东部地区训练民族干部和为东方各国培养红色干部。刘少奇、任弼时、罗亦农、肖劲光等众多中共高级干部,都是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生。

  好几年时间里,东方大学有朝鲜女生、印度女生、伊朗女生、中亚女生,就是没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女生。郑超麟回忆,从一些同学的绰号里,可以看出大伙是如何盼望国内送女学生来的。当时任弼时的绰号就叫做“女学生”,王人达叫做“妇女代表”,王一飞介绍陈乔年给外国同学,说这是Kutauruka(中国女人)。

  1924年春同赴莫斯科的史静仪、陈碧兰、秦怡君,是第一批从国内去苏联东方大学留学的中国女学生,她们碰巧都是湖北女孩,陈是中共党员,史、秦是共青团员。加上同年秋天从法国勤工俭学转来苏联的郭隆真、蔡畅,中国女同学也不过寥寥5人。

  5个女生中,24岁的蔡畅与丈夫李富春在莫斯科双栖双飞,20出头的史静仪在北京有爱人刘仁静,22岁的陈碧兰在北京有爱人黄日葵,20岁的秦怡君在武汉有爱人许之昊,只有1894年出生的郭隆真还是孑然一身。她早年在国内退掉包办婚姻,此时已是30岁大姑娘,比一般男同学年长好几岁。

  在一群血气方刚的东大中国男同学看来,远在国内的男朋友,并不是适龄女同学的爱情免疫牌。湖北女师出身的陈碧兰最有灵性,妩媚可爱,冰雪聪明,在一阵猛过一阵的爱情攻势面前,她最先丢盔弃甲,放弃若即若离的旧爱黄日葵,选择中共旅莫支部书记罗亦农做了自己新的爱人。几年后成为秦怡君第二任丈夫的李求实,也是追求陈碧兰未遂的失意者之一。

  此时此地的史静仪,似乎却是风不止而树更静,波澜不惊,感情一片空白。

  也许,她还在治疗那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错乱情伤;也许,身孕与哺乳使她分身乏术,也缺少了主动的追求者;也许,她飞翔在信仰的蓝天,遨游在知识的大海,要给自己一个洗心革面的精神整容。

  她在感情的空窗期似乎明白了一个真理:放弃一颗树木,能够看到一片森林。

  莫斯科的无心插柳,史静仪还是有了人生最大的收获,她邂逅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陈独秀次子陈乔年。

  师兄陈乔年当时22岁,与刘仁静同岁。崇尚劳工神圣的陈乔年是一个行动主义者,有着少年时代与哥哥陈延年一起做劳工锻炼的结实体魄。他没有刘仁静一般严谨的学术训练,没有渊博的学识和深刻的思想,比起个头矮小的刘仁静,陈乔年是一个标准身材的俊美男子。

  不过,直到1925年春陈乔年毕业回国,史静仪与他仅仅止于同窗友谊。

  上一篇:民国女子史静仪的爱恨情仇(三)孤灯挑尽未成眠

  下一篇:史静仪的爱恨情仇(五)陈乔年:革命家只有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