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盘点五任中央军委主席的从严治军“大动作”

2014-8-6 08:37:56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选稿:宋晓东

  毛泽东对调八大司令员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毛泽东为什么一定要对十一大军区中的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呢?从我党与军队的具体关系变化来看,我党总体模式与思路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但实际过程却有些复杂。毛泽东曾说:“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

  基于历史经验,建国以后,毛泽东始终对军队抓得很紧,特别关注直接领导者的动向。他一直兼着中央军委主席,要求军队重大问题都要向他报告,甚至营、连的调动也要经过他批准。

  1973年12月,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一开始,毛泽东就批评政治局和军委。他说:“政治局要议政。军委要议军,不仅要议军,还要议政。”又说,“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以后改了吧。你们不改,我就开会,到这里来。我毫无办法,无非是开政治局会,跟你们吹一吹,当面讲。”

  会场里鸦雀无声,气氛有些紧张。毛泽东缓和了一下语气,转换了话题。他说:“我考虑了很久,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一调好。”他面朝叶剑英:“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说话。我先找了总理、王洪文两位同志,他们也赞成。”

  毛泽东建议在座的政治局委员们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完歌,他接着谈:“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这是讲各大军区司令员。他说他已经考虑了好久,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坐镇,一呆就是20年,会出现消极因素。

  邓小平决策“百万大裁军”兵贵精而不在多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帝国主义对我国采取敌视政策,国际形势变幻莫测,我国一直保持着比较庞大的常备军,军队“人头费”占去了有限军费的大部分。进入八十年代,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邓小平审时度势,对国际战略格局、战争与和平的发展态势作了精辟的分析,提出了军队建设指导思想要实行战略性转变的问题。

  1985年5月23号到6月6号,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说,我们要充分利用大仗一时打不起来这段和平时间,放胆地一心一意地来搞我们的四个现代化建设。就在这次会议上,制定了军队改革体制、精简方案。邓小平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军队减到300万。

  邓小平对在座的将军们说:我们下这样大的决心,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员额减少一百万,这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有力量、有信心的表现。它表明,拥有十亿人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并且用自己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1986年开始的大裁减、大合并,也触及到了人民解放军的主力部队。一批在战争年代组建、功勋卓著的军、师、团建制部队,在这次裁军中被撤销建制,从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序列中消失。统帅机关忍痛割爱,所属官兵公而忘私,做出了自我牺牲。人民解放军在精简员额的同时,精简了机构,减少了层次,大军区由八个减少为七个;新组建了陆军航空兵,并把陆军和其他特种兵部队统一整编为陆军集团军,提高了诸兵种合成的整体作战能力。到1987年,全军的体制改革,百万大裁军基本完成。

  江泽民禁止军队经商避免军队的注意力偏离国防

  江泽民自在1989年的十三届五中全会上被任命为中央军委主席以来,一直把“是否能打得赢、不变质”作为军队建设的核心。在任期内推动了裁军70万、禁止军队经商、成立总装备部等一系列重大措施。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军队参与了一些商业活动。起初目的比较单纯,主要是补充预算拨款的缺额,但后来军方的商业利益快速膨胀,发展成一个巨大的网络。

  军队经商属不良现象,会使军队的注意力偏离国防。说轻一些,军队办企业至少代表一种可能滋生腐败的利益冲突;说重一点,这很可能腐蚀军队保卫国家的意志。

  1998年7月,在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高级干部的联席会议上,江泽民以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作出了决定。他正式宣布:“军队和武警部队对所属单位办的各种经营性公司,必须认真进行清理,今后一律不得继续从事经商活动。”江泽民还进一步要求军队为社会树立榜样。

  江泽民讲话之后,时任总参谋长傅全有号召“每个单位和每个干部无条件地执行江主席的新命令”。江泽民对时任副总参谋长和军事情报领导人熊光楷将军说:“受腐败威胁的军队不可能最有效地保卫国家。”

  胡锦涛审计军队领导干部推动制度化的军队反腐倡廉建设

  胡锦涛自2005年接任中央军委主席后,提出了一系列富有鲜明时代特征的治军方略,与毛泽东军事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科学回答了在世界战略格局发生深刻变化、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条件下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全面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重大课题。胡锦涛主张“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推动制度化的军队反腐倡廉建设,以保持军队党组织和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经胡锦涛主席批准,中央军委批转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工作的意见》,这对于落实从严治军要求、推动依法管家理财、提高经费物资保障效益、强化干部监督管理、促进党风廉政建设具有重要意义。《意见》首次提出把审计评价结果作为干部考核评价、调整使用的重要依据。对履行经济责任好、业绩突出的领导干部,同等条件下可优先提升使用;对履行经济责任较好的领导干部,干部考核评价等次不能为优秀;对履行经济责任一般、财经管控不力的领导干部,要进行诫勉谈话,并视情调整工作岗位;对履行经济责任差、有经济问题的领导干部,应免除其现任职务,并追究相关责任。对履行经济责任一般以下的领导干部,不得确定为后备干部。

  习近平论军队建设:依法治军从严治军

  2013年2月4日,习近平在视察兰州军区时指出“要着力加强作风纪律建设,抓好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方针落实。要坚持和发扬艰苦奋斗精神,使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在部队蔚然成风。要严肃各项纪律,确保政令军令畅通。”2013年11月28日,习近平在视察济南军区部队时又强调“要注重从制度机制上解决问题,树立制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实现抓作风建设制度化、常态化。要着力纠治发生在士兵身边的不正之风,切实把基层风气搞端正,推动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全面过硬。”

  习主席强调要牢记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强军之基,必须保持严明的作风和铁的纪律,确保部队高度集中统一和安全稳定。这一重要指示把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摆到了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反映了军队建设的内在规律。基层是部队建设的主体,必须进一步加大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力度,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坚实可靠的基础和保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对于建设强大军队有着极端重要性。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被摆到了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这一重要指示必将有力推动全军深入贯彻落实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方针,保证军队建设沿着法治化轨道持续稳步向前发展。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盘点五任中央军委主席的从严治军“大动作”

2014年8月6日 08:37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毛泽东对调八大司令员决不允许枪指挥党

  毛泽东为什么一定要对十一大军区中的八大军区司令员进行对调呢?从我党与军队的具体关系变化来看,我党总体模式与思路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但实际过程却有些复杂。毛泽东曾说:“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但是有了枪确实又可以造党,八路军在华北就造了一个大党。还可以造干部,造学校,造文化,造民众运动。延安的一切就是枪杆子造出来的。”

  基于历史经验,建国以后,毛泽东始终对军队抓得很紧,特别关注直接领导者的动向。他一直兼着中央军委主席,要求军队重大问题都要向他报告,甚至营、连的调动也要经过他批准。

  1973年12月,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一开始,毛泽东就批评政治局和军委。他说:“政治局要议政。军委要议军,不仅要议军,还要议政。”又说,“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以后改了吧。你们不改,我就开会,到这里来。我毫无办法,无非是开政治局会,跟你们吹一吹,当面讲。”

  会场里鸦雀无声,气氛有些紧张。毛泽东缓和了一下语气,转换了话题。他说:“我考虑了很久,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一调好。”他面朝叶剑英:“你是赞成的,我赞成你的意见。我代表你说话。我先找了总理、王洪文两位同志,他们也赞成。”

  毛泽东建议在座的政治局委员们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完歌,他接着谈:“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不行呢。搞久了油了呢!”这是讲各大军区司令员。他说他已经考虑了好久,认为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坐镇,一呆就是20年,会出现消极因素。

  邓小平决策“百万大裁军”兵贵精而不在多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帝国主义对我国采取敌视政策,国际形势变幻莫测,我国一直保持着比较庞大的常备军,军队“人头费”占去了有限军费的大部分。进入八十年代,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邓小平审时度势,对国际战略格局、战争与和平的发展态势作了精辟的分析,提出了军队建设指导思想要实行战略性转变的问题。

  1985年5月23号到6月6号,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扩大会议。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说,我们要充分利用大仗一时打不起来这段和平时间,放胆地一心一意地来搞我们的四个现代化建设。就在这次会议上,制定了军队改革体制、精简方案。邓小平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军队减到300万。

  邓小平对在座的将军们说:我们下这样大的决心,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员额减少一百万,这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有力量、有信心的表现。它表明,拥有十亿人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并且用自己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1986年开始的大裁减、大合并,也触及到了人民解放军的主力部队。一批在战争年代组建、功勋卓著的军、师、团建制部队,在这次裁军中被撤销建制,从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序列中消失。统帅机关忍痛割爱,所属官兵公而忘私,做出了自我牺牲。人民解放军在精简员额的同时,精简了机构,减少了层次,大军区由八个减少为七个;新组建了陆军航空兵,并把陆军和其他特种兵部队统一整编为陆军集团军,提高了诸兵种合成的整体作战能力。到1987年,全军的体制改革,百万大裁军基本完成。

  江泽民禁止军队经商避免军队的注意力偏离国防

  江泽民自在1989年的十三届五中全会上被任命为中央军委主席以来,一直把“是否能打得赢、不变质”作为军队建设的核心。在任期内推动了裁军70万、禁止军队经商、成立总装备部等一系列重大措施。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军队参与了一些商业活动。起初目的比较单纯,主要是补充预算拨款的缺额,但后来军方的商业利益快速膨胀,发展成一个巨大的网络。

  军队经商属不良现象,会使军队的注意力偏离国防。说轻一些,军队办企业至少代表一种可能滋生腐败的利益冲突;说重一点,这很可能腐蚀军队保卫国家的意志。

  1998年7月,在人民解放军和武装警察部队高级干部的联席会议上,江泽民以中央军委主席的身份作出了决定。他正式宣布:“军队和武警部队对所属单位办的各种经营性公司,必须认真进行清理,今后一律不得继续从事经商活动。”江泽民还进一步要求军队为社会树立榜样。

  江泽民讲话之后,时任总参谋长傅全有号召“每个单位和每个干部无条件地执行江主席的新命令”。江泽民对时任副总参谋长和军事情报领导人熊光楷将军说:“受腐败威胁的军队不可能最有效地保卫国家。”

  胡锦涛审计军队领导干部推动制度化的军队反腐倡廉建设

  胡锦涛自2005年接任中央军委主席后,提出了一系列富有鲜明时代特征的治军方略,与毛泽东军事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科学回答了在世界战略格局发生深刻变化、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条件下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科学发展、全面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重大课题。胡锦涛主张“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推动制度化的军队反腐倡廉建设,以保持军队党组织和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经胡锦涛主席批准,中央军委批转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工作的意见》,这对于落实从严治军要求、推动依法管家理财、提高经费物资保障效益、强化干部监督管理、促进党风廉政建设具有重要意义。《意见》首次提出把审计评价结果作为干部考核评价、调整使用的重要依据。对履行经济责任好、业绩突出的领导干部,同等条件下可优先提升使用;对履行经济责任较好的领导干部,干部考核评价等次不能为优秀;对履行经济责任一般、财经管控不力的领导干部,要进行诫勉谈话,并视情调整工作岗位;对履行经济责任差、有经济问题的领导干部,应免除其现任职务,并追究相关责任。对履行经济责任一般以下的领导干部,不得确定为后备干部。

  习近平论军队建设:依法治军从严治军

  2013年2月4日,习近平在视察兰州军区时指出“要着力加强作风纪律建设,抓好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方针落实。要坚持和发扬艰苦奋斗精神,使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在部队蔚然成风。要严肃各项纪律,确保政令军令畅通。”2013年11月28日,习近平在视察济南军区部队时又强调“要注重从制度机制上解决问题,树立制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实现抓作风建设制度化、常态化。要着力纠治发生在士兵身边的不正之风,切实把基层风气搞端正,推动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全面过硬。”

  习主席强调要牢记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强军之基,必须保持严明的作风和铁的纪律,确保部队高度集中统一和安全稳定。这一重要指示把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摆到了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反映了军队建设的内在规律。基层是部队建设的主体,必须进一步加大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力度,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坚实可靠的基础和保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对于建设强大军队有着极端重要性。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被摆到了更加突出的战略位置。这一重要指示必将有力推动全军深入贯彻落实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方针,保证军队建设沿着法治化轨道持续稳步向前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