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季羡林北大办梵文班:钱文忠是关门弟子

2014-7-28 09:20:07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孟祥海 选稿:贾彦

  最近,北大2010级古生物学专业毕业生薛逸凡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一个人的毕业照”,引发网友的关注而走红。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介绍:“这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只有一名学生的专业。”

  据了解,北大古生物专业从2008年创立至今,每年毕业生都是一个,目前已经“四代单传”,这在当今高等教育界也算是一朵“奇葩”。

  其实,这种“一生一系”的情况在大学里早已有之。1926年,金岳霖到清华大学任教,并一手创办了“哲学系”。当时清华大学哲学系只有他一个老师,也招到沈有鼎一个学生,“一师一生”号称“一系”,被传为美谈。就是沈有鼎这“一棵独苗”,接过老师的衣钵,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成了“中国逻辑史”专家,且精通数理逻辑,这方面连他的老师金先生也“不懂”!

  还有上世纪60年代,季羡林在北大东语系办了一个梵文班,到80年代初,连同钱文忠在内一共招收了8名学生。他们行了三跪九叩拜师古礼托身季先生门下。自此之后,季先生再也没有亲自指导过学生,钱文忠也因此成了他的关门弟子。季老的最后8个学生最后大多中途改行,硕果仅存的只有钱文忠一人,也可以说是“一生一系”。季老最后把“看家”本领——吐火罗语传授给钱文忠。季先生去世后,钱文忠接过了季老的衣钵,在梵文、吐火罗语这个领域里,独领风骚,成了备受关注的学者。

  其实,专业冷僻不是问题,关键是“一门深入”、“不弃不离”,才能“修成正果”。

上一篇稿件

季羡林北大办梵文班:钱文忠是关门弟子

2014年7月28日 09:20 来源:羊城晚报

  最近,北大2010级古生物学专业毕业生薛逸凡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了“一个人的毕业照”,引发网友的关注而走红。北大元培学院副院长卢晓东介绍:“这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只有一名学生的专业。”

  据了解,北大古生物专业从2008年创立至今,每年毕业生都是一个,目前已经“四代单传”,这在当今高等教育界也算是一朵“奇葩”。

  其实,这种“一生一系”的情况在大学里早已有之。1926年,金岳霖到清华大学任教,并一手创办了“哲学系”。当时清华大学哲学系只有他一个老师,也招到沈有鼎一个学生,“一师一生”号称“一系”,被传为美谈。就是沈有鼎这“一棵独苗”,接过老师的衣钵,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成了“中国逻辑史”专家,且精通数理逻辑,这方面连他的老师金先生也“不懂”!

  还有上世纪60年代,季羡林在北大东语系办了一个梵文班,到80年代初,连同钱文忠在内一共招收了8名学生。他们行了三跪九叩拜师古礼托身季先生门下。自此之后,季先生再也没有亲自指导过学生,钱文忠也因此成了他的关门弟子。季老的最后8个学生最后大多中途改行,硕果仅存的只有钱文忠一人,也可以说是“一生一系”。季老最后把“看家”本领——吐火罗语传授给钱文忠。季先生去世后,钱文忠接过了季老的衣钵,在梵文、吐火罗语这个领域里,独领风骚,成了备受关注的学者。

  其实,专业冷僻不是问题,关键是“一门深入”、“不弃不离”,才能“修成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