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岳阳路的人文气质 政商大腕历史名人云集

2014-7-11 11:37:00

来源:看看新闻网 作者:王成 选稿:贾彦

image

    原标题为:看懂上海:岳阳路的深度

    岳阳路,南北走向,北起桃江路,南至肇嘉浜路。1912年,上海法租界公董局修筑此路,并以法租界公董局董事命名为“祁齐路”(Route Ghisi)。1943年,汪精卫政府接收上海法租界,正式改名,岳阳路,并沿用至今。

  别看岳阳路低调,它背后蕴含的历史、文化背景却是十分丰富。东平路路口的普希金雕像,就是一处上海的人文地标。

image

 

image

  雕像周围有四、五条林荫覆盖的小马路,而俄国诗人那张英俊的、轮廓分明的脸,忧郁而宁静地朝着的,就是岳阳路。同样,岳阳路内敛、低调的气质,也正好暗合“人文地标”四个字的深层含义。

  梧桐是上海西区马路少不了的风景,夏天茂盛冬天凋零的梧桐树叶,使马路上的风景四时不同。相比衡山路上高大宽阔的梧桐,岳阳路上的梧桐树却和人保持着一段适宜的距离,既不破坏梧桐特有的美感,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漫步在这条小马路,细数这里的历史,则一定得从“岳阳路1号”开始。

image 

  这是一处独立式花园住宅,建于1911年,一直有传闻说,这里原本是美孚洋行大班和犹太大亨沙逊的故居,但是,笔者查了很多外文资料,一无所获,尤其是关于“沙逊故居”的说法,有知晓这段历史的朋友,也请不吝赐教。

  这里原来是上海市少年科技站,洋房的前面还有一片很大的草坪,草坪的一角架设着百页箱、风向标、日照计、雨量器等地面气象观测仪器。此外,这个门牌号还和1971年,林彪事件中的一份重要“反党证据”,《‘571工程’纪要》有关。

image

  (《‘571工程’纪要》影印件)

  中共中央在72年6月26日,《中发72,24号》文中这样描述:林立果“3月下旬,按照林彪的旨意,炮制了《‘571工程’纪要》。3月底,林立果在上海召集江腾蛟、王维国、陈励耘、周建平,开了一个所谓‘三国四方会议’。这次会议,对执行《‘571工程’纪要》的反革命政变计划,作了组织上的准备和分工。”

image  

  据时任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周建平回忆,林立果召集会议的地方,就在少年科技站内,那就是现在的岳阳路1号。如今,洋房的外面建起了上海教育会堂,里面搞起了私人会所和希腊餐厅,每一个前来的食客,或许不会意识到,这处老洋房还有这段历史。

  《‘571工程’纪要》的时候,林彪也在上海,就住在岳阳路上,这就是145号。这座大花园算得上岳阳路上最有名的老房子了。这里现在是上海老干部大学,门前有一对石狮子。里面有三幢楼,其实,花园里原先只有一幢楼,即大门左侧的那幢,过去是宋子文的旧宅,其他两幢是后来建造的。

image  

  宋子文的这幢小楼建于1928年,是幢三层法式花园洋房。其东西两头各有一个折叠式的红瓦覆盖的坡屋顶,都有两个坡度,上段平缓,下段陡峭。两个坡屋顶的中部,开设一扇装有檐口的窗户,做成老虎窗,显得既庄重又不呆板。

  二层楼的长窗外,有一个横贯到底的长方形露天大阳台,形成强烈的水平线条。门前的大花园占地30亩,呈葫芦形,里面花木森森,苍翠欲滴,生机昂然。宋子文在岳阳路的寓所,解放后一直由市委机关管理。“文革”中,林彪、江青先后在这里居住过。

image  

  林彪因怕光、怕出汗,放着朝南的房间不住,偏要住在一间朝北的阴暗的储藏室里,睡帆布行军床。江青居住时,不但怕光,还怕声,工作人员特地为她在卧室的窗外,再装上一层玻璃窗,并挂上厚薄两层窗帘,地上铺上厚地毯,以隔绝外界声音。在二楼通向阳台的过厅处,还用玻璃隔出一个20平方米的房间,供她休息之用。

  除了145号的宋子文旧居外,岳阳路上还有一些国府要员和上海滩知名商人的房产。比如,岳阳路195弄3号,这里曾是民国政府行政院副秘书长朱宗道的旧居;195弄5号,是旧“忠义救国军”淞沪总指挥阮清源的旧居;而195弄7号,则是华北“剿总”副司令上官云相的旧居。

image 

  岳阳路113号,过去这里是上海滩“桐油大王”沈瑞洲的旧居。房子建于1930年,属英国乡村式花园别墅,平面方形,略有凹凸;入口为一大平台,二层红色木质百叶窗,白色水泥墙面,外露红色木构架。现在是上海电信公司在使用。

image

  要知道,在上世纪30年代末的工商业界,能被称为“大王”的不多——在公认的“大王”中,无锡人就占据了两席,沈瑞洲就是其中之一。沈老板不仅生意做的好,人也有骨气。上海沦陷后,他带头为抵制日商,不与之进行贸易。沈瑞洲多次回无锡家乡,因不愿向站岗日军鞠躬,从不进出无锡城门。

image

  解放后,他又带头公私合营,将“沈元来桐油号”的全部资金,转入公私合营的统益棉纺织厂,并同申新、水安等企业一起,积极投资于公私合营的安徽第一棉纺织厂。但是,即便是一片赤胆忠心,依然没能逃过文化革大命的冲击,68年10月24日,沈瑞洲因病去世,终年71岁。直到79年上海纺织工业局才为他举行追悼大会,对其一生作出了很高的评价。

image

  相比政、商人物,岳阳路更多的是“文艺范”和“书卷气”。岳阳路168号,这里是上海京剧院的所在地,而在过去,这里是著名京剧大师周信芳的故居,在大院的入口处,今天还竖立着周信芳先生的半身铜像,一旁还有另一位京剧大师俞振飞的题字。

  岳阳路190号,霖生医院旧址。

image  

  这里属于大型花园住宅建筑,西式花园洋房为主楼,两侧高三层,中间高两层。双坡屋顶,局部露木构架,黄色粉刷墙面。房子建于1920年,是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名医,牛惠霖、牛惠生两兄弟合办的“霖生医院”所在地。抗战期间,因大量接收难民,亦被人们称为“难民医院”。

image

  算起来,牛氏兄弟还是宋庆龄的表兄,抗战期间,宋庆龄、何香凝等均在此慰问难民,并留下足迹。至于两家缘何攀上亲戚关系,必须提一下牛氏兄弟的父亲牛尚周,中国第一批赴美留学幼童,他来自当年尚属于江苏省的嘉定。

  在美国留学的日子里,牛尚周结识了两个朋友,其中之一,就是后来成为连襟的宋耀如——牛尚周的妻妹倪硅贞,就是宋耀如的妻子,两人婚后生有六个子女,即宋霭龄、宋庆龄、宋子文、宋美龄、宋子良和宋子安。据说,上海图书馆还收藏有一张孙中山赠“尚周”的签名照。

image

  另外,牛惠生是当时中国著名的骨科医生,陈赓大将两次秘密来沪(1927年和1932年),就是宋庆龄特别关照他,给动的手术,地点在这个“霖生医院”——很可惜,两兄弟均因积劳成疾而于1937年,英年早逝。解放后,“霖生医院”曾一度是徐汇区结核病防治所。

  岳阳路320号,这个院落主体建筑,是岳阳路上最有特色的一栋房子,它过去的名字也和它的历史有关,“在君楼”。

image  

  这是一栋带有哥特风格的建筑。该建筑从空中俯视,呈一个“日”字,建筑带有内院。建筑强调竖向线条,纵向窗间墙突出,向上拔起,并层层收缩,顶端冲出女儿墙面,带有哥特建筑的遗风。入口门廊处连续圆拱券间方柱支撑,有类似科林斯式柱头。

  这座大楼所在的院落,始建于1929年12月。那时,日本人从其握有的“庚子赔款”中,拿出一笔资金,在法租界购得祁齐路的55亩土地,后又补购若干,于1931年4月,建成了一所“自然科学研究所”。研究所的主体建筑,就是这座带有哥特风格的大楼。该建筑由日本著名建筑师内田祥三设计,其外观和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工学院的大楼非常相似。

image  

image

  (上图是岳阳路320号的主体建筑,而下图则是今天的东京大学图书馆,你能分辨得出么?)

  “自然科学研究所”建成后,日本政府对该所非常重视,经费逐年增加,到上世纪40年代,每年拨款都在七十万元以上。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这儿不仅有耗资二百四十余万元的实验大楼,价值八十五万余元的仪器设备,六点四万余册图书,还有辅助研究的动物舍、植物温室、磁气室、子午仪室、重力测量器室、药品库、车库、宿舍等,可谓一应俱全。

image 

  战后,这里被国立中央研究院接收。1949年以后,建制改为中国科学院生理生化研究所,由冯德培任所长,王应睐任副所长。从此,这座重新挂牌为“岳阳路320号”的大院,便成为发展新中国科学事业的重要一翼。

  中科院在岳阳路上还有一处机构,这就是位于岳阳路319号大院内11号楼的中科院上海分院。

image

  这栋英国乡村别墅式花园住宅,建于1928年,由法商远东土地信托公司投资建造,整体建筑呈现出明显的英国乡村别墅风格。院内有二幢建筑,解放前,其中一幢是法国领事馆,另一幢,则是法国领事的官邸。

image

  我们在介绍金陵路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法国领事馆最早在法租界的大马路上,也就是现在的金陵路2号;后来在法租界霞飞路上,也有一处法国领事巴塞的官邸,就在现在淮海中路1431号,如今被正式用作法国领事馆;相比之下,很明显,岳阳路上的法国领事馆,应为解放前的所在地。

  到了1956年后,这里成为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的所在地。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朝鲜领导人金日成等曾来此参观访问。

上一篇稿件

岳阳路的人文气质 政商大腕历史名人云集

2014年7月11日 11:37 来源:看看新闻网

image

    原标题为:看懂上海:岳阳路的深度

    岳阳路,南北走向,北起桃江路,南至肇嘉浜路。1912年,上海法租界公董局修筑此路,并以法租界公董局董事命名为“祁齐路”(Route Ghisi)。1943年,汪精卫政府接收上海法租界,正式改名,岳阳路,并沿用至今。

  别看岳阳路低调,它背后蕴含的历史、文化背景却是十分丰富。东平路路口的普希金雕像,就是一处上海的人文地标。

image

 

image

  雕像周围有四、五条林荫覆盖的小马路,而俄国诗人那张英俊的、轮廓分明的脸,忧郁而宁静地朝着的,就是岳阳路。同样,岳阳路内敛、低调的气质,也正好暗合“人文地标”四个字的深层含义。

  梧桐是上海西区马路少不了的风景,夏天茂盛冬天凋零的梧桐树叶,使马路上的风景四时不同。相比衡山路上高大宽阔的梧桐,岳阳路上的梧桐树却和人保持着一段适宜的距离,既不破坏梧桐特有的美感,又不拒人于千里之外。漫步在这条小马路,细数这里的历史,则一定得从“岳阳路1号”开始。

image 

  这是一处独立式花园住宅,建于1911年,一直有传闻说,这里原本是美孚洋行大班和犹太大亨沙逊的故居,但是,笔者查了很多外文资料,一无所获,尤其是关于“沙逊故居”的说法,有知晓这段历史的朋友,也请不吝赐教。

  这里原来是上海市少年科技站,洋房的前面还有一片很大的草坪,草坪的一角架设着百页箱、风向标、日照计、雨量器等地面气象观测仪器。此外,这个门牌号还和1971年,林彪事件中的一份重要“反党证据”,《‘571工程’纪要》有关。

image

  (《‘571工程’纪要》影印件)

  中共中央在72年6月26日,《中发72,24号》文中这样描述:林立果“3月下旬,按照林彪的旨意,炮制了《‘571工程’纪要》。3月底,林立果在上海召集江腾蛟、王维国、陈励耘、周建平,开了一个所谓‘三国四方会议’。这次会议,对执行《‘571工程’纪要》的反革命政变计划,作了组织上的准备和分工。”

image  

  据时任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周建平回忆,林立果召集会议的地方,就在少年科技站内,那就是现在的岳阳路1号。如今,洋房的外面建起了上海教育会堂,里面搞起了私人会所和希腊餐厅,每一个前来的食客,或许不会意识到,这处老洋房还有这段历史。

  《‘571工程’纪要》的时候,林彪也在上海,就住在岳阳路上,这就是145号。这座大花园算得上岳阳路上最有名的老房子了。这里现在是上海老干部大学,门前有一对石狮子。里面有三幢楼,其实,花园里原先只有一幢楼,即大门左侧的那幢,过去是宋子文的旧宅,其他两幢是后来建造的。

image  

  宋子文的这幢小楼建于1928年,是幢三层法式花园洋房。其东西两头各有一个折叠式的红瓦覆盖的坡屋顶,都有两个坡度,上段平缓,下段陡峭。两个坡屋顶的中部,开设一扇装有檐口的窗户,做成老虎窗,显得既庄重又不呆板。

  二层楼的长窗外,有一个横贯到底的长方形露天大阳台,形成强烈的水平线条。门前的大花园占地30亩,呈葫芦形,里面花木森森,苍翠欲滴,生机昂然。宋子文在岳阳路的寓所,解放后一直由市委机关管理。“文革”中,林彪、江青先后在这里居住过。

image  

  林彪因怕光、怕出汗,放着朝南的房间不住,偏要住在一间朝北的阴暗的储藏室里,睡帆布行军床。江青居住时,不但怕光,还怕声,工作人员特地为她在卧室的窗外,再装上一层玻璃窗,并挂上厚薄两层窗帘,地上铺上厚地毯,以隔绝外界声音。在二楼通向阳台的过厅处,还用玻璃隔出一个20平方米的房间,供她休息之用。

  除了145号的宋子文旧居外,岳阳路上还有一些国府要员和上海滩知名商人的房产。比如,岳阳路195弄3号,这里曾是民国政府行政院副秘书长朱宗道的旧居;195弄5号,是旧“忠义救国军”淞沪总指挥阮清源的旧居;而195弄7号,则是华北“剿总”副司令上官云相的旧居。

image 

  岳阳路113号,过去这里是上海滩“桐油大王”沈瑞洲的旧居。房子建于1930年,属英国乡村式花园别墅,平面方形,略有凹凸;入口为一大平台,二层红色木质百叶窗,白色水泥墙面,外露红色木构架。现在是上海电信公司在使用。

image

  要知道,在上世纪30年代末的工商业界,能被称为“大王”的不多——在公认的“大王”中,无锡人就占据了两席,沈瑞洲就是其中之一。沈老板不仅生意做的好,人也有骨气。上海沦陷后,他带头为抵制日商,不与之进行贸易。沈瑞洲多次回无锡家乡,因不愿向站岗日军鞠躬,从不进出无锡城门。

image

  解放后,他又带头公私合营,将“沈元来桐油号”的全部资金,转入公私合营的统益棉纺织厂,并同申新、水安等企业一起,积极投资于公私合营的安徽第一棉纺织厂。但是,即便是一片赤胆忠心,依然没能逃过文化革大命的冲击,68年10月24日,沈瑞洲因病去世,终年71岁。直到79年上海纺织工业局才为他举行追悼大会,对其一生作出了很高的评价。

image

  相比政、商人物,岳阳路更多的是“文艺范”和“书卷气”。岳阳路168号,这里是上海京剧院的所在地,而在过去,这里是著名京剧大师周信芳的故居,在大院的入口处,今天还竖立着周信芳先生的半身铜像,一旁还有另一位京剧大师俞振飞的题字。

  岳阳路190号,霖生医院旧址。

image  

  这里属于大型花园住宅建筑,西式花园洋房为主楼,两侧高三层,中间高两层。双坡屋顶,局部露木构架,黄色粉刷墙面。房子建于1920年,是民国时期名噪一时的名医,牛惠霖、牛惠生两兄弟合办的“霖生医院”所在地。抗战期间,因大量接收难民,亦被人们称为“难民医院”。

image

  算起来,牛氏兄弟还是宋庆龄的表兄,抗战期间,宋庆龄、何香凝等均在此慰问难民,并留下足迹。至于两家缘何攀上亲戚关系,必须提一下牛氏兄弟的父亲牛尚周,中国第一批赴美留学幼童,他来自当年尚属于江苏省的嘉定。

  在美国留学的日子里,牛尚周结识了两个朋友,其中之一,就是后来成为连襟的宋耀如——牛尚周的妻妹倪硅贞,就是宋耀如的妻子,两人婚后生有六个子女,即宋霭龄、宋庆龄、宋子文、宋美龄、宋子良和宋子安。据说,上海图书馆还收藏有一张孙中山赠“尚周”的签名照。

image

  另外,牛惠生是当时中国著名的骨科医生,陈赓大将两次秘密来沪(1927年和1932年),就是宋庆龄特别关照他,给动的手术,地点在这个“霖生医院”——很可惜,两兄弟均因积劳成疾而于1937年,英年早逝。解放后,“霖生医院”曾一度是徐汇区结核病防治所。

  岳阳路320号,这个院落主体建筑,是岳阳路上最有特色的一栋房子,它过去的名字也和它的历史有关,“在君楼”。

image  

  这是一栋带有哥特风格的建筑。该建筑从空中俯视,呈一个“日”字,建筑带有内院。建筑强调竖向线条,纵向窗间墙突出,向上拔起,并层层收缩,顶端冲出女儿墙面,带有哥特建筑的遗风。入口门廊处连续圆拱券间方柱支撑,有类似科林斯式柱头。

  这座大楼所在的院落,始建于1929年12月。那时,日本人从其握有的“庚子赔款”中,拿出一笔资金,在法租界购得祁齐路的55亩土地,后又补购若干,于1931年4月,建成了一所“自然科学研究所”。研究所的主体建筑,就是这座带有哥特风格的大楼。该建筑由日本著名建筑师内田祥三设计,其外观和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工学院的大楼非常相似。

image  

image

  (上图是岳阳路320号的主体建筑,而下图则是今天的东京大学图书馆,你能分辨得出么?)

  “自然科学研究所”建成后,日本政府对该所非常重视,经费逐年增加,到上世纪40年代,每年拨款都在七十万元以上。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这儿不仅有耗资二百四十余万元的实验大楼,价值八十五万余元的仪器设备,六点四万余册图书,还有辅助研究的动物舍、植物温室、磁气室、子午仪室、重力测量器室、药品库、车库、宿舍等,可谓一应俱全。

image 

  战后,这里被国立中央研究院接收。1949年以后,建制改为中国科学院生理生化研究所,由冯德培任所长,王应睐任副所长。从此,这座重新挂牌为“岳阳路320号”的大院,便成为发展新中国科学事业的重要一翼。

  中科院在岳阳路上还有一处机构,这就是位于岳阳路319号大院内11号楼的中科院上海分院。

image

  这栋英国乡村别墅式花园住宅,建于1928年,由法商远东土地信托公司投资建造,整体建筑呈现出明显的英国乡村别墅风格。院内有二幢建筑,解放前,其中一幢是法国领事馆,另一幢,则是法国领事的官邸。

image

  我们在介绍金陵路的时候,曾经提到过,法国领事馆最早在法租界的大马路上,也就是现在的金陵路2号;后来在法租界霞飞路上,也有一处法国领事巴塞的官邸,就在现在淮海中路1431号,如今被正式用作法国领事馆;相比之下,很明显,岳阳路上的法国领事馆,应为解放前的所在地。

  到了1956年后,这里成为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的所在地。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朝鲜领导人金日成等曾来此参观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