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圣母大教堂到“影人村”:新乐路的“小开”情调

2014-7-10 09:01:11

来源:看看新闻网 选稿:宋晓东

image

  新乐路原名亨利路(Rue P.Henry),是一条很短的小马路,从西起东湖路、延庆路、富民路的交汇口,进入到新乐路,中间就夹着一个襄阳北路,然后随便的十多分钟,就能走到了东头的陕西南路。

  “Rue P.Henry”指的什么?法国人的资料上显示,新乐路的路名取自法国海军军官Paul Henry,他死于1900年的北京,“拳匪”义和团“包围北堂”一战。“北堂”曾是北京最大的天主教堂,建于1693年。另外,包括地方志在内的很多官方资料上,都说新乐路的原名是“Route P.Henry”,而法国人的资料里却是“Rue P.Henry”,区别在哪里?

  “rue”,一般是指位于住宅区或经济区的,两边有建筑物的道路;而“route”是真正的专供车辆通行的道路——显然,新乐路属于“rue”这种。而“新乐路”路名中的“新乐”二字,是汪伪政权接手上海后,才正式用了河北的地名改的。

image

  春、夏两季,新乐路两旁对接着的梧桐树叶,在窄窄的马路上空汇合,洒下一地的清凉。秋天,则是满地碎金,踩上去,软软的。法式梧桐张扬的枝叶、沿街林立的小店,每一个细节都足以让你驻足,足足可以消磨上一下午的时光。

  说新乐路是“小开”,自然有它的道理,第一条就是要够“洋气”。新乐路55号,就是一个“洋气”的地方:东正教圣母大堂。

image

  圣母大堂建成于1936年2月,这是典型的拜占庭建筑和俄罗斯东正教教堂风格的建筑,中间顶部为大的半圆穹顶,四角有上海人习惯称之为“洋葱头”的顶。南侧一幢两层楼房,为神职人员住宅。

  当年,多少飘零于异国他乡的白俄流亡者,走在夕阳西下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上,抬头仰望被夕阳染红的圣母大堂,泪流满面,唤起了无限的乡愁。

  也多亏了这些俄侨、富孀的慷慨解囊,还购下沿劳尔登路(今襄阳北路)的一小块狭长土地,使得圣母大堂,今天可以坐落在两条马路的交角。

image

  然而,1966年,“文化革大命”和“破四旧”开始,已经空关的圣母大堂内的一幅圣像画被毁,教堂也转由上海电真空器件研究占用,并改为仓库。1988年,该教堂得到初步修复。1994年3月1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将圣母大堂,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

  80年代以后,这里曾用作证券公司营业部和“阿罗哈圆顶音乐餐厅”。当时,上海尚存的数十名东正教徒,对此做法多次表示不满。2004年,娱乐场所被政府部门从教堂中迁出。

  教堂室内四壁简朴,但在拱顶部位及拱顶与之相邻的墙壁处,却藏有在历次修缮过程中,被涂料所覆盖埋没的,九幅精美的油彩壁画。

  2007年9月,在一次落架修缮中,成功地揭开了笼罩在壁画面上的层层面纱,对其进行了修复保护,使被多层涂料湮没了近半个世纪的,九幅精美的壁画重放异彩。

image

  现在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在二十世纪初,新乐路还是白茫茫一片宽阔河道,称作“白洋河”,就流经现在的圣母大堂前,环顾四周,此地多为坟丘、菜地。居民集资在河上建桥,横跨今新乐路上海首席公馆与圣母大堂之间,取名叫作,“沈家木桥”。

  1932年,法租界开始扩张,公董局在此填河筑路,工程一直持续到1935年,也就是差不多的时间,圣母大堂落成。也正因为如此,解放前,新乐路上的弄堂里,住着不少“上海白俄”,比如现在的新乐路58弄。

  “小开”的新乐路不仅“洋气”,同时,还具备了上海滩小开的另一项重要素质,“小资”。

  谁也没想到,在新乐路100弄8号、16号、29号,这3幢不起眼的砖木结构三层楼里,曾居住过包括胡蝶在内的,旧中国早期“影帝”、“影后”们——这也是当年,湖南街道普查组,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的一大收获。

image

  建于民国时期的新乐路100弄,旧名“永利邨”,砖木结构三层楼,毗连式新式里弄住宅。沿街住宅以褐色毛面砖贴墙,作竖直隔离装饰之用。弄堂主入口三层通高壁柱直达檐口。

  除此之外,弄内住宅再无过多的装饰。共有砖木结构三层楼房4排,两幢连体,平面方形,立面对称,中间以一竖墙分隔,无阳台,相邻两个号码的主入口均设有方形雨厦。缓坡屋顶,挑檐较小,方窗,水泥沙浆外墙。

  如此不起眼的里弄住宅,却有着一个远近闻名的雅号,“影人村”。100弄8号住宅,是张织云(1904~1970年代)旧居。很多人以为胡蝶是中国第一位电影皇后,事实上在她之前,张织云已经是电影皇后了。

image

  在1926年举行的电影皇后评选中,张织云以2146票,力压其他11名候选人,成为中国第一位“影后”。用现代人的眼光看,张织云说不上好看,但她眉眼间有着一些忧郁,与阮玲玉颇有些神似。张织云能被大中华电影公司挖掘出来,是因为照片失窃。

  16号住宅,是高占非(1904~1969)、高倩萍夫妇旧居。高占非一生,共参加拍摄影片近百部。1934年,《电声周刊》发起“中国电影明星选举”。经过历时三个月的投票角逐,高占非的票数遥遥领先,登上了“影帝”宝座。

image

  高占非在30年代的名声仅次于金焰,并且是大导演们的最爱。孙瑜、费穆、蔡楚生、吴永刚、卜万苍、马徐维邦等,最有名的导演都请他当过男主角,演的电影可查的就有57部之多,如《南国之春》、《一剪梅》、《方珍珠》和《万世流芳》等。

  29号住宅,则是胡蝶(1908~1989)旧居。1933年,在上海新闻界人士陈碟衣、毛子佩等人发起的女明星竞选中,蝴蝶被选为“电影皇后”。

image

  1933年11月23日,胡蝶和潘有声,在九江路、江西路口的“圣三一堂”,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他们把新房就设在了亨利路上的永利邨29号。两年后,胡蝶夫妇搬迁到了胶州路。

  “小开”的新乐路,同样是从容的;这份从容尤其是在面对流行潮流的时候,有时甚至有些“我行我素”,就像如今这条马路的东段,几乎就是一条荟萃了各类名牌服饰的时尚之街。

  无论店面也好,还是店里的内容也好,都充满了设计的气息,就像是一个个微缩的舞台,设计师的创意秀场。只是如果你不够细心的话,有些小店,甚至不那么容易让人找到。

  在这段新乐路的北面,有一排花园洋房,抬眼望进去,原来楼下全部都是店面,一条条木质的小路延伸进去,幽静中散发点点生气。

image

  小店的色彩和花园很是相衬,幽幽的,小店的门都装饰得十分妩媚,店门口摆了一些花盆,茵茵绿色,使小店显得生机昂然。

    把小店开到静谧的花园深处,顺着很有生活气息的园中小道,然后踩几步小楼梯,才能到达的感觉,很私密,很亲切,这可是大商场里从来不会有的感受。

上一篇稿件

从圣母大教堂到“影人村”:新乐路的“小开”情调

2014年7月10日 09:01 来源:看看新闻网

image

  新乐路原名亨利路(Rue P.Henry),是一条很短的小马路,从西起东湖路、延庆路、富民路的交汇口,进入到新乐路,中间就夹着一个襄阳北路,然后随便的十多分钟,就能走到了东头的陕西南路。

  “Rue P.Henry”指的什么?法国人的资料上显示,新乐路的路名取自法国海军军官Paul Henry,他死于1900年的北京,“拳匪”义和团“包围北堂”一战。“北堂”曾是北京最大的天主教堂,建于1693年。另外,包括地方志在内的很多官方资料上,都说新乐路的原名是“Route P.Henry”,而法国人的资料里却是“Rue P.Henry”,区别在哪里?

  “rue”,一般是指位于住宅区或经济区的,两边有建筑物的道路;而“route”是真正的专供车辆通行的道路——显然,新乐路属于“rue”这种。而“新乐路”路名中的“新乐”二字,是汪伪政权接手上海后,才正式用了河北的地名改的。

image

  春、夏两季,新乐路两旁对接着的梧桐树叶,在窄窄的马路上空汇合,洒下一地的清凉。秋天,则是满地碎金,踩上去,软软的。法式梧桐张扬的枝叶、沿街林立的小店,每一个细节都足以让你驻足,足足可以消磨上一下午的时光。

  说新乐路是“小开”,自然有它的道理,第一条就是要够“洋气”。新乐路55号,就是一个“洋气”的地方:东正教圣母大堂。

image

  圣母大堂建成于1936年2月,这是典型的拜占庭建筑和俄罗斯东正教教堂风格的建筑,中间顶部为大的半圆穹顶,四角有上海人习惯称之为“洋葱头”的顶。南侧一幢两层楼房,为神职人员住宅。

  当年,多少飘零于异国他乡的白俄流亡者,走在夕阳西下的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上,抬头仰望被夕阳染红的圣母大堂,泪流满面,唤起了无限的乡愁。

  也多亏了这些俄侨、富孀的慷慨解囊,还购下沿劳尔登路(今襄阳北路)的一小块狭长土地,使得圣母大堂,今天可以坐落在两条马路的交角。

image

  然而,1966年,“文化革大命”和“破四旧”开始,已经空关的圣母大堂内的一幅圣像画被毁,教堂也转由上海电真空器件研究占用,并改为仓库。1988年,该教堂得到初步修复。1994年3月1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将圣母大堂,列为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

  80年代以后,这里曾用作证券公司营业部和“阿罗哈圆顶音乐餐厅”。当时,上海尚存的数十名东正教徒,对此做法多次表示不满。2004年,娱乐场所被政府部门从教堂中迁出。

  教堂室内四壁简朴,但在拱顶部位及拱顶与之相邻的墙壁处,却藏有在历次修缮过程中,被涂料所覆盖埋没的,九幅精美的油彩壁画。

  2007年9月,在一次落架修缮中,成功地揭开了笼罩在壁画面上的层层面纱,对其进行了修复保护,使被多层涂料湮没了近半个世纪的,九幅精美的壁画重放异彩。

image

  现在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在二十世纪初,新乐路还是白茫茫一片宽阔河道,称作“白洋河”,就流经现在的圣母大堂前,环顾四周,此地多为坟丘、菜地。居民集资在河上建桥,横跨今新乐路上海首席公馆与圣母大堂之间,取名叫作,“沈家木桥”。

  1932年,法租界开始扩张,公董局在此填河筑路,工程一直持续到1935年,也就是差不多的时间,圣母大堂落成。也正因为如此,解放前,新乐路上的弄堂里,住着不少“上海白俄”,比如现在的新乐路58弄。

  “小开”的新乐路不仅“洋气”,同时,还具备了上海滩小开的另一项重要素质,“小资”。

  谁也没想到,在新乐路100弄8号、16号、29号,这3幢不起眼的砖木结构三层楼里,曾居住过包括胡蝶在内的,旧中国早期“影帝”、“影后”们——这也是当年,湖南街道普查组,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的一大收获。

image

  建于民国时期的新乐路100弄,旧名“永利邨”,砖木结构三层楼,毗连式新式里弄住宅。沿街住宅以褐色毛面砖贴墙,作竖直隔离装饰之用。弄堂主入口三层通高壁柱直达檐口。

  除此之外,弄内住宅再无过多的装饰。共有砖木结构三层楼房4排,两幢连体,平面方形,立面对称,中间以一竖墙分隔,无阳台,相邻两个号码的主入口均设有方形雨厦。缓坡屋顶,挑檐较小,方窗,水泥沙浆外墙。

  如此不起眼的里弄住宅,却有着一个远近闻名的雅号,“影人村”。100弄8号住宅,是张织云(1904~1970年代)旧居。很多人以为胡蝶是中国第一位电影皇后,事实上在她之前,张织云已经是电影皇后了。

image

  在1926年举行的电影皇后评选中,张织云以2146票,力压其他11名候选人,成为中国第一位“影后”。用现代人的眼光看,张织云说不上好看,但她眉眼间有着一些忧郁,与阮玲玉颇有些神似。张织云能被大中华电影公司挖掘出来,是因为照片失窃。

  16号住宅,是高占非(1904~1969)、高倩萍夫妇旧居。高占非一生,共参加拍摄影片近百部。1934年,《电声周刊》发起“中国电影明星选举”。经过历时三个月的投票角逐,高占非的票数遥遥领先,登上了“影帝”宝座。

image

  高占非在30年代的名声仅次于金焰,并且是大导演们的最爱。孙瑜、费穆、蔡楚生、吴永刚、卜万苍、马徐维邦等,最有名的导演都请他当过男主角,演的电影可查的就有57部之多,如《南国之春》、《一剪梅》、《方珍珠》和《万世流芳》等。

  29号住宅,则是胡蝶(1908~1989)旧居。1933年,在上海新闻界人士陈碟衣、毛子佩等人发起的女明星竞选中,蝴蝶被选为“电影皇后”。

image

  1933年11月23日,胡蝶和潘有声,在九江路、江西路口的“圣三一堂”,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他们把新房就设在了亨利路上的永利邨29号。两年后,胡蝶夫妇搬迁到了胶州路。

  “小开”的新乐路,同样是从容的;这份从容尤其是在面对流行潮流的时候,有时甚至有些“我行我素”,就像如今这条马路的东段,几乎就是一条荟萃了各类名牌服饰的时尚之街。

  无论店面也好,还是店里的内容也好,都充满了设计的气息,就像是一个个微缩的舞台,设计师的创意秀场。只是如果你不够细心的话,有些小店,甚至不那么容易让人找到。

  在这段新乐路的北面,有一排花园洋房,抬眼望进去,原来楼下全部都是店面,一条条木质的小路延伸进去,幽静中散发点点生气。

image

  小店的色彩和花园很是相衬,幽幽的,小店的门都装饰得十分妩媚,店门口摆了一些花盆,茵茵绿色,使小店显得生机昂然。

    把小店开到静谧的花园深处,顺着很有生活气息的园中小道,然后踩几步小楼梯,才能到达的感觉,很私密,很亲切,这可是大商场里从来不会有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