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毛泽东晚年见朱德感慨:“没有朱,哪有毛”

2014-7-9 08:18:52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选稿:宋晓东

  1973年8月,中共十大在京召开。会议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错误理论,把毛泽东提出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作为“客观规律”,预言党内斗争还将长期存在。在十届一中全会上,按毛泽东的意思,从上海造反派起家的王洪文被选为党的副主席。朱德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

  由造反派起家的王洪文当选为党的副主席,在党内外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有一天,两位老干部的子女去看望朱德,向他说起人们对王洪文当党的副主席有意见。他们想听听朱德的看法,便抱着疑惑问道:“王洪文这样的人当党的主席行吗?”

  朱德听了,闭上眼睛,沉思了好一会儿没有吭声。半晌之后,他才像是自言自语:“年轻人学习,中年人工作,老年人掌舵。”

  朱德没有再作任何解释,他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他对王洪文当上党的副主席其实也是有看法的。王洪文由造反派起家,在那年头够“革命”的了,但毕竟太年轻,应该多加学习。碍于毛泽东对接班人的考虑,朱德没有公开反对,但也委婉地表示了他的意见。

  这年12月21日,毛泽东在他的住所会见参加中央军委会议的人员,朱德也应邀前往。当朱德走进会议室时,毛泽东一下就看见了这位许久未见面的老战友,动动身子,想站起来迎接。还没等他起身,朱德就已来到他的面前。毛泽东微欠着身体,拍着身边的沙发请朱德挨着自己坐下。此时,毛泽东很动情,对朱德说:“红司令,红司令你可好吗?”朱德操着四川口音高兴地告诉毛泽东说:“我很好。”两位老战友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时,在座的所有人一下子把目光都集中到毛泽东和朱德两人的身上。毛泽东习惯地从小茶几上拿起一支雪茄烟,若有所思地划着火柴点燃吸了一口,吐出一缕缕青烟,环顾四周,继续对朱德说:“过去国民党要‘杀朱拔毛’。现在,有人说你是黑司令,我不高兴。我说是红司令、红司令。”他重复着。看着朱德慈祥的面容,又说:“没有朱,哪有毛,‘朱毛’,‘朱毛’,朱在先嘛。如果司令都黑了,我这个当政委的还红得了吗?”

  这次谈话中,毛泽东对“文化大革命”中处理贺龙、罗瑞卿、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等人的问题,做了自我批评。他说:“我看贺龙同志搞错了。我要负责呢。”“杨、余、傅也要翻案呢,都是林彪搞的。我是听了林彪的一面之词,所以我犯了错误。小平讲,在上海的时候,对罗瑞卿搞突然袭击,他不满意。我赞成他。也是听了林彪的话,整了罗瑞卿呢。有几次听一面之词,就是不好呢,向同志们做点自我批评呢。Self-criticism,自我批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毛泽东晚年见朱德感慨:“没有朱,哪有毛”

2014年7月9日 08:18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73年8月,中共十大在京召开。会议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错误理论,把毛泽东提出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作为“客观规律”,预言党内斗争还将长期存在。在十届一中全会上,按毛泽东的意思,从上海造反派起家的王洪文被选为党的副主席。朱德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

  由造反派起家的王洪文当选为党的副主席,在党内外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有一天,两位老干部的子女去看望朱德,向他说起人们对王洪文当党的副主席有意见。他们想听听朱德的看法,便抱着疑惑问道:“王洪文这样的人当党的主席行吗?”

  朱德听了,闭上眼睛,沉思了好一会儿没有吭声。半晌之后,他才像是自言自语:“年轻人学习,中年人工作,老年人掌舵。”

  朱德没有再作任何解释,他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他对王洪文当上党的副主席其实也是有看法的。王洪文由造反派起家,在那年头够“革命”的了,但毕竟太年轻,应该多加学习。碍于毛泽东对接班人的考虑,朱德没有公开反对,但也委婉地表示了他的意见。

  这年12月21日,毛泽东在他的住所会见参加中央军委会议的人员,朱德也应邀前往。当朱德走进会议室时,毛泽东一下就看见了这位许久未见面的老战友,动动身子,想站起来迎接。还没等他起身,朱德就已来到他的面前。毛泽东微欠着身体,拍着身边的沙发请朱德挨着自己坐下。此时,毛泽东很动情,对朱德说:“红司令,红司令你可好吗?”朱德操着四川口音高兴地告诉毛泽东说:“我很好。”两位老战友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这时,在座的所有人一下子把目光都集中到毛泽东和朱德两人的身上。毛泽东习惯地从小茶几上拿起一支雪茄烟,若有所思地划着火柴点燃吸了一口,吐出一缕缕青烟,环顾四周,继续对朱德说:“过去国民党要‘杀朱拔毛’。现在,有人说你是黑司令,我不高兴。我说是红司令、红司令。”他重复着。看着朱德慈祥的面容,又说:“没有朱,哪有毛,‘朱毛’,‘朱毛’,朱在先嘛。如果司令都黑了,我这个当政委的还红得了吗?”

  这次谈话中,毛泽东对“文化大革命”中处理贺龙、罗瑞卿、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等人的问题,做了自我批评。他说:“我看贺龙同志搞错了。我要负责呢。”“杨、余、傅也要翻案呢,都是林彪搞的。我是听了林彪的一面之词,所以我犯了错误。小平讲,在上海的时候,对罗瑞卿搞突然袭击,他不满意。我赞成他。也是听了林彪的话,整了罗瑞卿呢。有几次听一面之词,就是不好呢,向同志们做点自我批评呢。Self-criticism,自我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