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毛泽东称谁为“红军无线电鼻祖”?

2014-6-24 08:30:50

来源:人民日报 选稿:宋晓东

  守本色——朴素清廉

  王诤一直都在重要岗位、核心部门,又深受党中央、毛主席、朱总司令信任,管人、管钱、管物都能一言九鼎,权力很大。但他自律意识极强,从不滥用职权,永葆人民本色。

  通信兵部的老主任崔伦回忆,“我进入通信队伍的第一天,就见到了王诤同志。他当时穿一身破旧衣服,很不起眼,谁也不注意他。怎么一点不像个大官的样子呢?”

  住房、用车、吃饭,在当今是社会上追逐的热点。但在王诤眼里,它们是一片禁区。

  解放以后,组织上给王诤在城里安排了一个四合院。王诤却搬进了离工作地点最近的“筒子楼”。王诤的长子说,那个四合院在城里,但“筒子楼”在通信部的大院里,当时父亲工作非常繁忙,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就带全家住到了“筒子楼”里。后来从华东军区又调了一名干部,他们家没有住房,父亲又将家的一半让给了这名干部,我们家子女比较多,所以从小都住上下床。

  当时,根据他的职务需要,上级给他配的是部分高级干部才能用的吉姆车,数量不多。王诤的司机史怀彬记得,王诤在刚调到国防部五院时就讲:“咱们这部车留给通信部吧,他们车辆少、车况也不好,五院给什么车咱们就用什么车。”最终王诤硬是把车留给了通信部。

  请客吃饭,人之常情。有一次要和主管电子工业的王震副总理吃饭,钱怎么出?王诤说,参加吃饭的每个人都拿点钱,我当部长拿20,副部长每个人拿10元。原电子工业部军工司巡视员李书训回忆,王部长作风很朴素,是真正的工农作风啊!工作、生活、感情上,都是一样。当部长时,夏天连个扇子都没有,热了,就拿本子扇一扇。

  王诤对自己要求极严,近乎苛刻。但对群众、对人才、对年轻人却特别关心和爱护。中国工程院院士戚发轫说,“他对老百姓好得不得了!给我们带来的是解放军的好的作风,又特别能吃苦,不怕困难,让我们印象深刻。”

  全国刚解放时,王诤听说有100多名从国外学成回国的高级知识分子滞留在南京、上海,马上派人将他们接到北京。王诤说,“人才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宝。”张履谦从清华大学毕业,分配到通信兵部。王诤亲自接待,对他说,小伙子,你的困难我解决,专心搞出好东西!张履谦一听,干劲上来了。刻苦钻研当时最需要的雷达技术,在朝鲜战场上解决了雷达抗干扰的问题。1952年,王诤又向军委请求,成立全军雷达干扰与抗干扰领导小组,由张履谦任组长。王诤的信任、关爱与支持,激励张履谦奋斗了一生,后来成为“两弹一星”测控工程的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王诤也有缺点。他对自己的缺点又是怎么看的呢?

  与王诤相处多年的原中央军委无线电总台报务主任艾平说,王诤特别喜欢打篮球、排球、乒乓球,是个老球迷,劲头大得很,但是他打赢了,高兴得了不得,像个小伙子一样能蹦起来。要是输了,他会发脾气,会耍赖。王诤因此做过自我批评。他说自己有点个人英雄主义,大家看到不对头就使劲敲打。

  艾平感叹:在王诤身上,你能看到一个共产党人的坦荡真诚。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毛泽东称谁为“红军无线电鼻祖”?

2014年6月24日 08:30 来源:人民日报

  守本色——朴素清廉

  王诤一直都在重要岗位、核心部门,又深受党中央、毛主席、朱总司令信任,管人、管钱、管物都能一言九鼎,权力很大。但他自律意识极强,从不滥用职权,永葆人民本色。

  通信兵部的老主任崔伦回忆,“我进入通信队伍的第一天,就见到了王诤同志。他当时穿一身破旧衣服,很不起眼,谁也不注意他。怎么一点不像个大官的样子呢?”

  住房、用车、吃饭,在当今是社会上追逐的热点。但在王诤眼里,它们是一片禁区。

  解放以后,组织上给王诤在城里安排了一个四合院。王诤却搬进了离工作地点最近的“筒子楼”。王诤的长子说,那个四合院在城里,但“筒子楼”在通信部的大院里,当时父亲工作非常繁忙,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就带全家住到了“筒子楼”里。后来从华东军区又调了一名干部,他们家没有住房,父亲又将家的一半让给了这名干部,我们家子女比较多,所以从小都住上下床。

  当时,根据他的职务需要,上级给他配的是部分高级干部才能用的吉姆车,数量不多。王诤的司机史怀彬记得,王诤在刚调到国防部五院时就讲:“咱们这部车留给通信部吧,他们车辆少、车况也不好,五院给什么车咱们就用什么车。”最终王诤硬是把车留给了通信部。

  请客吃饭,人之常情。有一次要和主管电子工业的王震副总理吃饭,钱怎么出?王诤说,参加吃饭的每个人都拿点钱,我当部长拿20,副部长每个人拿10元。原电子工业部军工司巡视员李书训回忆,王部长作风很朴素,是真正的工农作风啊!工作、生活、感情上,都是一样。当部长时,夏天连个扇子都没有,热了,就拿本子扇一扇。

  王诤对自己要求极严,近乎苛刻。但对群众、对人才、对年轻人却特别关心和爱护。中国工程院院士戚发轫说,“他对老百姓好得不得了!给我们带来的是解放军的好的作风,又特别能吃苦,不怕困难,让我们印象深刻。”

  全国刚解放时,王诤听说有100多名从国外学成回国的高级知识分子滞留在南京、上海,马上派人将他们接到北京。王诤说,“人才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宝。”张履谦从清华大学毕业,分配到通信兵部。王诤亲自接待,对他说,小伙子,你的困难我解决,专心搞出好东西!张履谦一听,干劲上来了。刻苦钻研当时最需要的雷达技术,在朝鲜战场上解决了雷达抗干扰的问题。1952年,王诤又向军委请求,成立全军雷达干扰与抗干扰领导小组,由张履谦任组长。王诤的信任、关爱与支持,激励张履谦奋斗了一生,后来成为“两弹一星”测控工程的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王诤也有缺点。他对自己的缺点又是怎么看的呢?

  与王诤相处多年的原中央军委无线电总台报务主任艾平说,王诤特别喜欢打篮球、排球、乒乓球,是个老球迷,劲头大得很,但是他打赢了,高兴得了不得,像个小伙子一样能蹦起来。要是输了,他会发脾气,会耍赖。王诤因此做过自我批评。他说自己有点个人英雄主义,大家看到不对头就使劲敲打。

  艾平感叹:在王诤身上,你能看到一个共产党人的坦荡真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