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在沙俄贵族别墅召开的中共六大 陈独秀毛泽东为何均未参加?

2014-6-18 14:41:55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杨津涛 选稿:宋晓东

  在沙俄贵族别墅开会

  中共六大的会址在莫斯科郊外五一村的“银色别墅”,这里曾是沙俄贵族的庄园,当年模仿的是拿破仑帝国时期建筑。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这所过去属于贵族地主的庄园,虽已陈旧,但还可以看出一些富丽堂皇的痕迹”。主楼有三层,其中第二层是一间很大的客厅,就是六大会场所在。

  六大开幕前,斯大林接见了瞿秋白、苏兆征、李立三、向忠发、周恩来等中共核心领导人。斯大林又一次纠正了他们对革命高潮的看法,他说现在“不过只是革命准备时期……虽然高潮有了信号,但只是证明将来有高潮至,而不是现在已高涨了”。斯大林说着在纸上画了一些波浪和几朵浪花,以说明浪花不是浪。共产国际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指导中共六大,成员除了布哈林,还有共产国际东方部的米夫。

  中共六大在1928年6月18日正式开幕,作为党首的瞿秋白当然是要唱主角的。他参与各项问题的讨论,仅是20日发表的政治报告,瞿秋白就一口气讲了9个小时。或许瞿秋白没有想到,这次大会在清算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后,矛头就指向了自己的“左倾盲动主义”。

  张国焘对瞿秋白的批评最为激烈。张国焘是中共创始人之一,在一大时就已经是中央局成员,但瞿秋白后来居上,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成为中共党首。张国焘将满腔的不平都发泄在了六大上,瞿秋白也针锋相对地予以回击。他们俩争吵的时候,布哈林说:“就是你们两个大知识分子在吵架,再吵就把工人干部提拔起来代替你们。”其实共产国际早已为中共选定了新的领袖。

  确立了共产国际对中共的领导

  中共在六大的时候确实是一个工人党,84名正式代表中有工人44人,农民6人,知识分子34人,工人占了一半以上。自八七会议以后,中共检讨以往的失败,将知识分子领导列为其中重要的一条,即“党的指导机关里极大多数是知识分子及小资产阶级的代表”,所以要在领导层中增加工人的比重。工人出身的苏兆征、向忠发均以仅有的两个全票当选为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向忠发曾在汉阳兵工厂做工人,后来发起成立湖北省总工会,他在五大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

  向忠发在1927年10月就到达苏联,很快成为共产国际方面的红人。向忠发在中共六大上表示:“第一,中国共产党的机会主义错误的产生,最主要的是它的小资产阶级社会基础;第二,中央的错误要批评,但不能站在个人的立场上,更不能不顾事实,把所有问题都说成是中央的。”他既反对张国焘代表的机会主义,又向瞿秋白所犯的盲动主义错误开火,一下成了六大的焦点人物。

  1928年7月10日,米夫在同瞿秋白等协商后,拿出了一份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在总共36人的名单上,工人有22人,向忠发排在所有人的最前面。在确定下一届政治局委员时,米夫出面代表共产国际,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名单,宣读后一致通过。决议以向忠发、周恩来、苏兆征、项英、蔡和森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会议选举向忠发为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主席。瞿秋白和张国焘都以政治局委员的身份被留在莫斯科当了中共驻共产国际的代表。

  中共六大修订了党章,明确规定“定名:中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之一部分,命名为‘中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支部”。此后中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事事听从于共产国际的指导,造成了更多的政策失误。六大上成为中共党首的向忠发在1931年被捕后叛变,不久被杀。

  (参考资料:杨奎松《“中间地带”的革命》、李蓉《中共六大轶事》、张秋实《解密档案中的瞿秋白》、于之伟《中共六大前后共产国际与中共关系论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在沙俄贵族别墅召开的中共六大 陈独秀毛泽东为何均未参加?

2014年6月18日 14:41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在沙俄贵族别墅开会

  中共六大的会址在莫斯科郊外五一村的“银色别墅”,这里曾是沙俄贵族的庄园,当年模仿的是拿破仑帝国时期建筑。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这所过去属于贵族地主的庄园,虽已陈旧,但还可以看出一些富丽堂皇的痕迹”。主楼有三层,其中第二层是一间很大的客厅,就是六大会场所在。

  六大开幕前,斯大林接见了瞿秋白、苏兆征、李立三、向忠发、周恩来等中共核心领导人。斯大林又一次纠正了他们对革命高潮的看法,他说现在“不过只是革命准备时期……虽然高潮有了信号,但只是证明将来有高潮至,而不是现在已高涨了”。斯大林说着在纸上画了一些波浪和几朵浪花,以说明浪花不是浪。共产国际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指导中共六大,成员除了布哈林,还有共产国际东方部的米夫。

  中共六大在1928年6月18日正式开幕,作为党首的瞿秋白当然是要唱主角的。他参与各项问题的讨论,仅是20日发表的政治报告,瞿秋白就一口气讲了9个小时。或许瞿秋白没有想到,这次大会在清算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后,矛头就指向了自己的“左倾盲动主义”。

  张国焘对瞿秋白的批评最为激烈。张国焘是中共创始人之一,在一大时就已经是中央局成员,但瞿秋白后来居上,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成为中共党首。张国焘将满腔的不平都发泄在了六大上,瞿秋白也针锋相对地予以回击。他们俩争吵的时候,布哈林说:“就是你们两个大知识分子在吵架,再吵就把工人干部提拔起来代替你们。”其实共产国际早已为中共选定了新的领袖。

  确立了共产国际对中共的领导

  中共在六大的时候确实是一个工人党,84名正式代表中有工人44人,农民6人,知识分子34人,工人占了一半以上。自八七会议以后,中共检讨以往的失败,将知识分子领导列为其中重要的一条,即“党的指导机关里极大多数是知识分子及小资产阶级的代表”,所以要在领导层中增加工人的比重。工人出身的苏兆征、向忠发均以仅有的两个全票当选为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向忠发曾在汉阳兵工厂做工人,后来发起成立湖北省总工会,他在五大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

  向忠发在1927年10月就到达苏联,很快成为共产国际方面的红人。向忠发在中共六大上表示:“第一,中国共产党的机会主义错误的产生,最主要的是它的小资产阶级社会基础;第二,中央的错误要批评,但不能站在个人的立场上,更不能不顾事实,把所有问题都说成是中央的。”他既反对张国焘代表的机会主义,又向瞿秋白所犯的盲动主义错误开火,一下成了六大的焦点人物。

  1928年7月10日,米夫在同瞿秋白等协商后,拿出了一份中央委员候选人名单。在总共36人的名单上,工人有22人,向忠发排在所有人的最前面。在确定下一届政治局委员时,米夫出面代表共产国际,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名单,宣读后一致通过。决议以向忠发、周恩来、苏兆征、项英、蔡和森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会议选举向忠发为中央政治局主席兼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主席。瞿秋白和张国焘都以政治局委员的身份被留在莫斯科当了中共驻共产国际的代表。

  中共六大修订了党章,明确规定“定名:中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之一部分,命名为‘中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支部”。此后中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事事听从于共产国际的指导,造成了更多的政策失误。六大上成为中共党首的向忠发在1931年被捕后叛变,不久被杀。

  (参考资料:杨奎松《“中间地带”的革命》、李蓉《中共六大轶事》、张秋实《解密档案中的瞿秋白》、于之伟《中共六大前后共产国际与中共关系论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