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在沙俄贵族别墅召开的中共六大 陈独秀毛泽东为何均未参加?

2014-6-18 14:41:55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杨津涛 选稿:宋晓东

  六大在中共党史上是一次特殊的代表大会,它不仅在国外召开,而且接受了共产国际的直接领导。

  国共关系破裂

  1927年4月12日,为与中共争夺上海控制权,蒋介石制造了“四一二”事件,将工人纠察队缴械,在全国范围内“清党”,捕杀中共党员。7月15日,为防止共产国际变武汉国民政府为工农革命政权,汪精卫也追随蒋介石“分共”。中共随后发动南昌起义,国共关系彻底破裂。

  在汉口召开的八七会议上,中共结束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同时“确定了党在农村领导武装暴动、开展土地革命的斗争方针”。中共的革命暴动与苏联如出一辙,以“杀尽一切土豪劣绅、大中地主、工贼、农贼、国民党右派、贪官污吏”为口号,同时还要破坏政府、银行、工厂、店铺和房屋等一切“反革命工具”。杨奎松在《“中间地带”的革命》一书中举了很多例子,如引用史料说湖南平江暴动,“杀戮豪劣和反动分子,计在数千,而同志和革命民众殉难的,亦不下数千人”,当地“数十里或数百里,几无一栋完善的房屋,无一处尽青的山,共计全县被烧的房子,总在十分之四五”。

  各地的一百余次暴动虽然连连失败,但中共中央相信,革命形势依旧高涨。让中共领导人吃惊的是,共产国际此时改变了让他们坚持暴动的方针,布哈林电报指示说,要中共组织暴动时务必“谨慎”。中国共产党因此必须召开一次代表大会,确立新的指导思想。

  84名正式代表参会

  在八七会议上,中共中央就计划在6个月内召开六大,后来1927年11月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确定六大在1928年3月上中旬召开。当时国内正处于反共高潮,中共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安全的开会地点。

  中央临时政治局主席瞿秋白建议会址选在澳门,也有人提出在香港召开。但1928年1月,红色工会国际驻中国代表米特凯维奇建议共产国际,允许中共在苏联境内召开六大;2月,瞿秋白也向共产国际提出了相同的请求,同时希望斯大林或者布哈林中的一人能出席指导。这个要求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

  出席六大的代表来自广东、江苏、浙江、河南等17个省,按照通行说法,代表总共142人,其中84人拥有否决权。中共中央在给各省分配名额时花了不少心思,如要广东自省委、琼崖(海南岛)、广州工人和海陆丰根据地各出代表;要求江西和湖南在毛泽东、朱德的部队中各选代表等。

  有一些中共重要人物没能出席六大。周恩来、王若飞曾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让已被解除总书记职务的陈独秀赴莫斯科参加六大。陈独秀很不痛快地说:“大革命失败了,作为总书记,我自然有责任,可共产国际更有责任,我只是国际指示的一个执行者而已。我不会作违心的检讨,也没有万方有罪在予一人的雅量。”他更直言:“中国问题要由中国人自己来解决,中国革命应该由中国人来领导,我要研究中国问题,为什么要到莫斯科去研究,在中国就不能研究?”

  毛泽东在率领秋收起义部队转道井冈山时,被中共中央判定为临阵脱逃,开除了他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当这个消息传到井冈山的时候,已经被误传为中共中央开除了毛泽东党籍。直到1928年3月18日,毛泽东才看到中共中央文件,澄清了被开除出党的传言,恢复了中央委员的身份。这样一耽误,也就使毛泽东失去了当选为六大代表的机会。

  六大代表们自行从各地出发,赶赴苏联开会。瞿秋白先由上海乘船到大连,再坐火车经哈尔滨到满洲里出境。在哈尔滨共产国际设有秘密接待处,代表们到达后就到中央大街的一家商店会合,暗号是“以一盒火柴,抽出几根一起折断”。

  单身的男代表到了哈尔滨后,通常由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带着女儿出面联络,对外就说是一家三口。杨之华告诉6岁的瞿独伊,要管男代表叫爸爸。时间一久,也就不再叫了,瞿独伊后来回忆说“为什么?那么多爸爸谁相信?我就不再叫他们爸爸了。”

  从哈尔滨到满洲里,一下火车就有苏联人接应。六大代表们或者被发给一盒数目固定的火柴,或者拿到一张写有数字的号牌,或者一张标有号码的美钞,然后找接应的马车。苏联车夫驾着马车一路奔驰,就到了苏联境内。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在沙俄贵族别墅召开的中共六大 陈独秀毛泽东为何均未参加?

2014年6月18日 14:41 来源:人民网-国家人文历史

  六大在中共党史上是一次特殊的代表大会,它不仅在国外召开,而且接受了共产国际的直接领导。

  国共关系破裂

  1927年4月12日,为与中共争夺上海控制权,蒋介石制造了“四一二”事件,将工人纠察队缴械,在全国范围内“清党”,捕杀中共党员。7月15日,为防止共产国际变武汉国民政府为工农革命政权,汪精卫也追随蒋介石“分共”。中共随后发动南昌起义,国共关系彻底破裂。

  在汉口召开的八七会议上,中共结束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同时“确定了党在农村领导武装暴动、开展土地革命的斗争方针”。中共的革命暴动与苏联如出一辙,以“杀尽一切土豪劣绅、大中地主、工贼、农贼、国民党右派、贪官污吏”为口号,同时还要破坏政府、银行、工厂、店铺和房屋等一切“反革命工具”。杨奎松在《“中间地带”的革命》一书中举了很多例子,如引用史料说湖南平江暴动,“杀戮豪劣和反动分子,计在数千,而同志和革命民众殉难的,亦不下数千人”,当地“数十里或数百里,几无一栋完善的房屋,无一处尽青的山,共计全县被烧的房子,总在十分之四五”。

  各地的一百余次暴动虽然连连失败,但中共中央相信,革命形势依旧高涨。让中共领导人吃惊的是,共产国际此时改变了让他们坚持暴动的方针,布哈林电报指示说,要中共组织暴动时务必“谨慎”。中国共产党因此必须召开一次代表大会,确立新的指导思想。

  84名正式代表参会

  在八七会议上,中共中央就计划在6个月内召开六大,后来1927年11月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确定六大在1928年3月上中旬召开。当时国内正处于反共高潮,中共甚至无法找到一个安全的开会地点。

  中央临时政治局主席瞿秋白建议会址选在澳门,也有人提出在香港召开。但1928年1月,红色工会国际驻中国代表米特凯维奇建议共产国际,允许中共在苏联境内召开六大;2月,瞿秋白也向共产国际提出了相同的请求,同时希望斯大林或者布哈林中的一人能出席指导。这个要求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

  出席六大的代表来自广东、江苏、浙江、河南等17个省,按照通行说法,代表总共142人,其中84人拥有否决权。中共中央在给各省分配名额时花了不少心思,如要广东自省委、琼崖(海南岛)、广州工人和海陆丰根据地各出代表;要求江西和湖南在毛泽东、朱德的部队中各选代表等。

  有一些中共重要人物没能出席六大。周恩来、王若飞曾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让已被解除总书记职务的陈独秀赴莫斯科参加六大。陈独秀很不痛快地说:“大革命失败了,作为总书记,我自然有责任,可共产国际更有责任,我只是国际指示的一个执行者而已。我不会作违心的检讨,也没有万方有罪在予一人的雅量。”他更直言:“中国问题要由中国人自己来解决,中国革命应该由中国人来领导,我要研究中国问题,为什么要到莫斯科去研究,在中国就不能研究?”

  毛泽东在率领秋收起义部队转道井冈山时,被中共中央判定为临阵脱逃,开除了他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当这个消息传到井冈山的时候,已经被误传为中共中央开除了毛泽东党籍。直到1928年3月18日,毛泽东才看到中共中央文件,澄清了被开除出党的传言,恢复了中央委员的身份。这样一耽误,也就使毛泽东失去了当选为六大代表的机会。

  六大代表们自行从各地出发,赶赴苏联开会。瞿秋白先由上海乘船到大连,再坐火车经哈尔滨到满洲里出境。在哈尔滨共产国际设有秘密接待处,代表们到达后就到中央大街的一家商店会合,暗号是“以一盒火柴,抽出几根一起折断”。

  单身的男代表到了哈尔滨后,通常由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带着女儿出面联络,对外就说是一家三口。杨之华告诉6岁的瞿独伊,要管男代表叫爸爸。时间一久,也就不再叫了,瞿独伊后来回忆说“为什么?那么多爸爸谁相信?我就不再叫他们爸爸了。”

  从哈尔滨到满洲里,一下火车就有苏联人接应。六大代表们或者被发给一盒数目固定的火柴,或者拿到一张写有数字的号牌,或者一张标有号码的美钞,然后找接应的马车。苏联车夫驾着马车一路奔驰,就到了苏联境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