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首创以行政地名命名道路 上海路名的来龙去脉

2014-6-18 09:59:15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龚丹韵 选稿:贾彦

image

王家码头路

image

《图画日报》中描绘的阁老坊

image

《图画日报》中描绘的马路上电车往来之快捷

    原标题为:听薛理勇讲述上海路名来龙去脉 当那些历史和故事被遗忘,路名还在,还提醒着我们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研究员、上海地名学会常务理事薛理勇,以研究上海的路名而著称,相关著作不少,每本还不重复。总有各种论坛邀请他讲述上海路名的故事,而他不用讲稿,完全信口拈来。采访时,他说:“你现在能够在网上查到的上海路名故事,基本都是参考我的著作。”

  然而薛理勇也作了一个提醒。老路名的故事,有些听来有趣,却已很难证实。上海早期的一些路名,比如X家村,很难分出是先有这个村,再有这个姓氏的名人,还是反过来先有名人再有村。“故事是故事,史料是史料。”薛理勇说,“但无论如何,路名是城市文化的记忆。当那些历史、故事都被遗忘,再也找不到了,路名还在,还提醒着我们。”

  1843年上海开埠,大约在1845年,今南京东路以北、河南中路两侧的约81亩土地上,兴建起一个跑马场,跑马场的南门外又筑了一条路,称之为“Road”。这里每天有马进出,上海人就叫作“马路”。渐渐地,上海人就把城市中的道路叫作“马路”,“上街”也被“兜马路”、“荡马路”替代。

  上海马路的路名是怎么形成的?薛理勇分为了以下几种一一讲述。
  
  以建筑类型来取路名
  
  早期的道路,没有管理机构和命名法则,路名的取名多约定俗成。居民怎么叫呢?如附近有教堂就被叫作“教堂街”(今江西中路),“佈道堂街”(今福州路),附近有庙就被叫作“庙街”(今山东路),有的马路同时有几个不同的路名,这给市民带来诸多不便。不过,当这些建筑物消失后,那些至今还保留的路名,能够让人回忆起曾经的建筑、曾经的历史。

  黄浦区老城厢内有条“巡道街”,得名于曾设在这里的衙门。第一任来上海的道台王澄慧,初来乍到,就购进东门内民地14亩,建巡道衙门。这个衙门大门向南,于是门前的那条路被叫作“道前街”,西侧的路被叫作“巡道街”。小刀会起义后,这里成为主攻对象,衙门建筑全部毁坏,后又原址重建。辛亥革命后,最后一任道台出逃租界,原衙门作为上海革命政府警察厅机构,“道前街”被改为“警察厅路”,解放后改为“金坛路”。今天,如果想找衙门旧址,它不在巡道街上,而在金坛路25号处。

  又比如,老城厢的“三牌楼路”。过去这条路上真的有三座牌坊。它们记录了刘氏一族跌宕起伏的人生。

  明朝时期,上海刘氏家族出了一对兄弟,哥哥刘铣在北京因贪污罪被关入大牢,弟弟刘钝买通狱卒,代兄坐牢。哪料到没良心的兄长回到上海,谎称弟弟在路中病故。或许冥冥中注定好人有好报,不久,刑部想在犯人中找一个擅书法的人,选中了刘钝,当事官得知原来他是代兄受过,感动之余,减轻了他的罪责后放他回家。

  刘钝终于回到上海,一切真相大白。长兄从此无颜面对家人,远走他乡。刘钝的儿子后来官至福建建宁知府,为纪念父亲,在家乡上海建立了两座牌楼:应奎坊,隐指父亲应刑部之请书写文字的事情;昼锦坊,借喻父亲衣锦回乡。今天的昼锦路,也由此得名。而另一座清显坊是刘琛所建,如今的文献上已查不到此人的资料。

  四牌楼路,是得名于文庙甬道上有四座牌楼。小刀会起义后,文庙学宫在清军与小刀会的交战中被毁,牌楼就此消失。老城厢内还有条“大夫坊”,是上海顾氏宅前的牌坊。而现在的光启路,旧名“阁老坊街”,阁老当然是指徐光启。

  随着城市发展,这些分散的牌楼,成为城市交通的拦路虎,被一一拆除,只有路名还留在那里。
  
  以江南水乡的河道取路名
  
  上海属江南水乡城邑,多河道水渠,人们外出近行靠轿子,远行靠舟楫,所以至今有许多路名,仍然以“浜”等河道为名,河道沿路有桥梁,现在叫“大木桥”“打浦桥”的地方,如果连起来看,说不定还能画出过去河道的影子。另外一个例子则是“码头”。

  比如王家码头。王家码头路附近原有一条小路叫“荷花池弄”,昔日荷花十里,观者如云,是上海城厢一大景观。荷花池是当时浙宁会馆花园内的池塘。1853年,太平天国向苏南浙北推进,切断了部分运河航运。红顶商人胡雪岩受邀来上海创设了“浙江海运局”,出面重新改组原旅沪宁波海运同乡组织成了“浙宁会馆”,承办漕运,一时风头无量,荷花飘香闻名上海。

  然而太平天国被镇压后,漕运局势平稳,改归轮船招商局承办,浙宁会馆就此衰落,荷花池也被填平。咸丰五年,王氏兄弟成为浙江海运局的负责人,在此地兴建住宅,声势浩大,于是住宅边的路被叫作“王家嘴角”,通往黄浦江的路被叫作“王家码头街”。其实北面的盐码头街,多少也与王氏家族有关。道光年间,上海的盐业基本结束,食盐改由浙江供应。王氏后人王维圻由于督办漕运有功,光绪五年还兼办浙盐运输,于是他选择了离家不远的黄浦江,作为浙盐入口,从此这个码头被叫作“盐码头”,通往码头的路就叫“盐码头街”了。

  如今,王氏旧宅早已不留痕迹,唯有“王家码头路”,还能让人想起宁波王氏曾经的显赫。

上一篇稿件

首创以行政地名命名道路 上海路名的来龙去脉

2014年6月18日 09:59 来源:解放日报

image

王家码头路

image

《图画日报》中描绘的阁老坊

image

《图画日报》中描绘的马路上电车往来之快捷

    原标题为:听薛理勇讲述上海路名来龙去脉 当那些历史和故事被遗忘,路名还在,还提醒着我们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研究员、上海地名学会常务理事薛理勇,以研究上海的路名而著称,相关著作不少,每本还不重复。总有各种论坛邀请他讲述上海路名的故事,而他不用讲稿,完全信口拈来。采访时,他说:“你现在能够在网上查到的上海路名故事,基本都是参考我的著作。”

  然而薛理勇也作了一个提醒。老路名的故事,有些听来有趣,却已很难证实。上海早期的一些路名,比如X家村,很难分出是先有这个村,再有这个姓氏的名人,还是反过来先有名人再有村。“故事是故事,史料是史料。”薛理勇说,“但无论如何,路名是城市文化的记忆。当那些历史、故事都被遗忘,再也找不到了,路名还在,还提醒着我们。”

  1843年上海开埠,大约在1845年,今南京东路以北、河南中路两侧的约81亩土地上,兴建起一个跑马场,跑马场的南门外又筑了一条路,称之为“Road”。这里每天有马进出,上海人就叫作“马路”。渐渐地,上海人就把城市中的道路叫作“马路”,“上街”也被“兜马路”、“荡马路”替代。

  上海马路的路名是怎么形成的?薛理勇分为了以下几种一一讲述。
  
  以建筑类型来取路名
  
  早期的道路,没有管理机构和命名法则,路名的取名多约定俗成。居民怎么叫呢?如附近有教堂就被叫作“教堂街”(今江西中路),“佈道堂街”(今福州路),附近有庙就被叫作“庙街”(今山东路),有的马路同时有几个不同的路名,这给市民带来诸多不便。不过,当这些建筑物消失后,那些至今还保留的路名,能够让人回忆起曾经的建筑、曾经的历史。

  黄浦区老城厢内有条“巡道街”,得名于曾设在这里的衙门。第一任来上海的道台王澄慧,初来乍到,就购进东门内民地14亩,建巡道衙门。这个衙门大门向南,于是门前的那条路被叫作“道前街”,西侧的路被叫作“巡道街”。小刀会起义后,这里成为主攻对象,衙门建筑全部毁坏,后又原址重建。辛亥革命后,最后一任道台出逃租界,原衙门作为上海革命政府警察厅机构,“道前街”被改为“警察厅路”,解放后改为“金坛路”。今天,如果想找衙门旧址,它不在巡道街上,而在金坛路25号处。

  又比如,老城厢的“三牌楼路”。过去这条路上真的有三座牌坊。它们记录了刘氏一族跌宕起伏的人生。

  明朝时期,上海刘氏家族出了一对兄弟,哥哥刘铣在北京因贪污罪被关入大牢,弟弟刘钝买通狱卒,代兄坐牢。哪料到没良心的兄长回到上海,谎称弟弟在路中病故。或许冥冥中注定好人有好报,不久,刑部想在犯人中找一个擅书法的人,选中了刘钝,当事官得知原来他是代兄受过,感动之余,减轻了他的罪责后放他回家。

  刘钝终于回到上海,一切真相大白。长兄从此无颜面对家人,远走他乡。刘钝的儿子后来官至福建建宁知府,为纪念父亲,在家乡上海建立了两座牌楼:应奎坊,隐指父亲应刑部之请书写文字的事情;昼锦坊,借喻父亲衣锦回乡。今天的昼锦路,也由此得名。而另一座清显坊是刘琛所建,如今的文献上已查不到此人的资料。

  四牌楼路,是得名于文庙甬道上有四座牌楼。小刀会起义后,文庙学宫在清军与小刀会的交战中被毁,牌楼就此消失。老城厢内还有条“大夫坊”,是上海顾氏宅前的牌坊。而现在的光启路,旧名“阁老坊街”,阁老当然是指徐光启。

  随着城市发展,这些分散的牌楼,成为城市交通的拦路虎,被一一拆除,只有路名还留在那里。
  
  以江南水乡的河道取路名
  
  上海属江南水乡城邑,多河道水渠,人们外出近行靠轿子,远行靠舟楫,所以至今有许多路名,仍然以“浜”等河道为名,河道沿路有桥梁,现在叫“大木桥”“打浦桥”的地方,如果连起来看,说不定还能画出过去河道的影子。另外一个例子则是“码头”。

  比如王家码头。王家码头路附近原有一条小路叫“荷花池弄”,昔日荷花十里,观者如云,是上海城厢一大景观。荷花池是当时浙宁会馆花园内的池塘。1853年,太平天国向苏南浙北推进,切断了部分运河航运。红顶商人胡雪岩受邀来上海创设了“浙江海运局”,出面重新改组原旅沪宁波海运同乡组织成了“浙宁会馆”,承办漕运,一时风头无量,荷花飘香闻名上海。

  然而太平天国被镇压后,漕运局势平稳,改归轮船招商局承办,浙宁会馆就此衰落,荷花池也被填平。咸丰五年,王氏兄弟成为浙江海运局的负责人,在此地兴建住宅,声势浩大,于是住宅边的路被叫作“王家嘴角”,通往黄浦江的路被叫作“王家码头街”。其实北面的盐码头街,多少也与王氏家族有关。道光年间,上海的盐业基本结束,食盐改由浙江供应。王氏后人王维圻由于督办漕运有功,光绪五年还兼办浙盐运输,于是他选择了离家不远的黄浦江,作为浙盐入口,从此这个码头被叫作“盐码头”,通往码头的路就叫“盐码头街”了。

  如今,王氏旧宅早已不留痕迹,唯有“王家码头路”,还能让人想起宁波王氏曾经的显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