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九旬黄埔老兵忆抗战:黄埔同学很少有做汉奸的

2014-6-16 07:04:41

来源:大河报 选稿:宋晓东

image

image

96岁的黄埔老兵金逸民

image

92岁的黄埔老兵张学韬

image

92岁的黄埔老兵张平座

  90年前的今天,黄埔军校创办三名九十高龄的豫籍黄埔老兵向我们讲述那些风云激荡的烽火岁月

  □记者朱长振文 洪波摄影

  核心提示:90年前的今天(1924年6月16日),广州长州岛上,一块名为“陆军军官学校”的白底黑字牌匾在一所老式祠堂挂出,自此,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黄埔军校在中国大地上开花结果(注:长州岛此前被称之黄埔岛,有“军校之岛”之称)。大批热血青年走进学校,学军事,讲政治,而后走向杀敌前线。

  1986年,河南黄埔同学会成立时,全省共有2500多名黄埔老兵。今年,记者再次回访这些老兵,却仅有10多名,加上这些老兵大多年事已高,有些已无法正常沟通,大河报记者筛选几名,以口述实录的形式来还原他们在黄埔军校的日子。

  金逸民:唯一遗憾的是战争把弟弟“打”丢了

  年龄:96岁身份:河南黄埔同学会副会长 黄埔印记:黄埔16期成都本校第三总队步科 现住址:郑州市布厂街

  七七事变时,我正上学,作为热血青年,我和好多同学一样投笔从戎。我带着小我两岁的弟弟一块到武汉参军入伍,他被分到政治部,留在了武汉,我则随部队一路南下到了浙江金华。

  我当时所在的部队是第23集团军总司令部。有一天,司令部一名参谋对我说:“小鬼呀,黄埔军校要来招生,你愿意去上学吗”,我急忙说“愿意”,他找到领导,特意给我和另外两个“小鬼”写了介绍信,让我们去报名。

  我们三个一起去报名,并按规定参加了笔试、面试。等我们三个都被录取后,我才拿出介绍信给招兵的负责人看。我当时心想,就是要靠真本事自己考进来,不愿靠关系。

  我们几千名学员几个月后到了成都,被分成三个总队,一个总队去了重庆,另两个总队在成都,我当时是第三总队,在成都市北郊。

  刚去的时候穿老学员离校时的旧军装,吃饭都是大食堂。先是练站姿、走姿,再接下来练枪支,纪律很严格。

  我到成都上学半年以后,弟弟也从武汉考进了黄埔军校。毕业后,我又回到23集团军,被分到浙江战区司令部任见习参谋。

  从浙江到湖南,再到湖北,一路到沈阳。我在沈阳与当地一姑娘结婚,后来部队南撤,我不愿去台湾,到沈阳找到妻子后带她一起回到郑州,曾当过瓦工、玻璃工,一直到退休。

  我唯一遗憾的是战争把弟弟给“打”丢了,他从黄埔军校西安分校毕业后被分到了第20集团军,当时通讯不发达,渐渐没了下落,至今生死不明。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九旬黄埔老兵忆抗战:黄埔同学很少有做汉奸的

2014年6月16日 07:04 来源:大河报

image

image

96岁的黄埔老兵金逸民

image

92岁的黄埔老兵张学韬

image

92岁的黄埔老兵张平座

  90年前的今天,黄埔军校创办三名九十高龄的豫籍黄埔老兵向我们讲述那些风云激荡的烽火岁月

  □记者朱长振文 洪波摄影

  核心提示:90年前的今天(1924年6月16日),广州长州岛上,一块名为“陆军军官学校”的白底黑字牌匾在一所老式祠堂挂出,自此,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黄埔军校在中国大地上开花结果(注:长州岛此前被称之黄埔岛,有“军校之岛”之称)。大批热血青年走进学校,学军事,讲政治,而后走向杀敌前线。

  1986年,河南黄埔同学会成立时,全省共有2500多名黄埔老兵。今年,记者再次回访这些老兵,却仅有10多名,加上这些老兵大多年事已高,有些已无法正常沟通,大河报记者筛选几名,以口述实录的形式来还原他们在黄埔军校的日子。

  金逸民:唯一遗憾的是战争把弟弟“打”丢了

  年龄:96岁身份:河南黄埔同学会副会长 黄埔印记:黄埔16期成都本校第三总队步科 现住址:郑州市布厂街

  七七事变时,我正上学,作为热血青年,我和好多同学一样投笔从戎。我带着小我两岁的弟弟一块到武汉参军入伍,他被分到政治部,留在了武汉,我则随部队一路南下到了浙江金华。

  我当时所在的部队是第23集团军总司令部。有一天,司令部一名参谋对我说:“小鬼呀,黄埔军校要来招生,你愿意去上学吗”,我急忙说“愿意”,他找到领导,特意给我和另外两个“小鬼”写了介绍信,让我们去报名。

  我们三个一起去报名,并按规定参加了笔试、面试。等我们三个都被录取后,我才拿出介绍信给招兵的负责人看。我当时心想,就是要靠真本事自己考进来,不愿靠关系。

  我们几千名学员几个月后到了成都,被分成三个总队,一个总队去了重庆,另两个总队在成都,我当时是第三总队,在成都市北郊。

  刚去的时候穿老学员离校时的旧军装,吃饭都是大食堂。先是练站姿、走姿,再接下来练枪支,纪律很严格。

  我到成都上学半年以后,弟弟也从武汉考进了黄埔军校。毕业后,我又回到23集团军,被分到浙江战区司令部任见习参谋。

  从浙江到湖南,再到湖北,一路到沈阳。我在沈阳与当地一姑娘结婚,后来部队南撤,我不愿去台湾,到沈阳找到妻子后带她一起回到郑州,曾当过瓦工、玻璃工,一直到退休。

  我唯一遗憾的是战争把弟弟给“打”丢了,他从黄埔军校西安分校毕业后被分到了第20集团军,当时通讯不发达,渐渐没了下落,至今生死不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