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60多年前的心灵盛宴 "曹杨新村"不老的规划

2014-6-13 09:43:2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任翀 李晔 选稿:贾彦

image

1952年7月,工友们凑在一块儿在草地上下棋。

image

曹杨新村1973年规划图。(资料图片)

image

曹杨新村上世纪50年代规划总平面图。(资料图片)

    原标题为:曹杨新村:不老的规划

    一次规划,能“管”多久?
  
  在曹杨新村,答案是60多年,甚至更长。
  
  作为新中国工人新村的“长子”,曹杨新村依托具前瞻性的规划,从租界霓虹灯下“马桶排队、煤炉接班、不见太阳”的里弄群中剥离出来,成为以模范工人为代表的居民有尊严的生活世界。
  
  本月13日,“中国文化遗产日”的重头戏、《留住乡愁——城市生活与历史记忆》主题展将在上海城市规划馆拉开帷幕。在这里,60多岁的曹杨新村将与武康路、陕西北路等历史风貌区(道路)一起,成为展览主角。但与其他不同,曹杨新村不仅拥有独特的建筑形式,更是用一个社区的发展史,展现出城市规划对构造宜居生活的意义。
  
  规划出的“人情味”
  
  曹杨电影院60多岁的退休美工李树德,能把一部部跌宕起伏的电影浓缩于一张海报,但面对静止的曹杨新村,却常感怎么都描摹不够。
  
  “快看那水中倒影,这是曹杨新村环浜最美时候”,老李陪记者漫步初夏的曹杨新村,环浜两岸,数十年树龄的夹竹桃,粗壮的枝丫伸向水面,密匝的花朵和浓郁的绿荫几乎覆盖了整个水面。睡莲玲珑的叶片已舒展成个个小圆片,轻轻巧巧浮在水面……
  
  除了水,村内屋前屋后的梧桐绿意,亦为老李笔下增色,“白墙红顶绿树掩映,在解放初被认为是外国电影中才有的洋房风景,即便今天,也是理想的宜居小区环境”。他认为,曹杨新村内的绿化,美学意义与生态作用兼具,“夏天,新村里要比新村外凉快两三度;上海这两年一直在评林荫大道,可以说曹杨新村内每条路都是林荫道!”
  
  难怪,同济大学建筑学专家郑时龄的学生,要在博客中写下儿时回忆——“喜欢从曹杨新村抄近路去乘公交,开始是为省5分钱车费,但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道路弯曲、绿地开敞、有树有水的地方”。
  
  曹杨新村对艺术家和规划师而言,不啻是一场心灵盛宴。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朱晓明曾无数次在新村徜徉。这里,依旧透着当年原始基地丰沛的水网与田园气息,道路顺着河道走向,白墙红瓦建筑则顺着道路呈扇形打开,充满乡土情愫的大花格漏窗与绿色木窗,容纳下适可而止的阳光,木头楼梯透着亲切。曲线型的花溪路滨水而建,人与水和自然的关系,60多年前就被规划师悉心考虑。
  
  更令朱晓明讶异的是,当年百废待兴的上海,竟未采用前苏联轴线对称、空间围合,纪念性强的大街坊布局,而是运用美国上世纪20年代提出的“邻里单元”理念:至少10%的社区土地为公共开放空间或公园;最多每隔3栋楼,必有一处敞阔的公共空间。曹杨一村以小学为核心,以600米的服务半径布置街坊,7—8分钟步行范围内即可享受各种公共配套设施。李树德掰着手指,“一个新村内,2个公园、2座医院,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影剧院、幼儿园、小学、中学等一应俱全,拥有如此完备配套设施的社区,如今恐怕也寥寥……都说上海要实现出门500米有公园、步行5分钟有公交,这些,曹杨新村早就实现了!”
  
  何况,时针拨回半个多世纪前,每户拥有配备蹲位的厕所、厨房3家合用、人均居住面积4平方米、房屋栋距超出上海现行日照间距1.8倍……对于曾常年居住在小船、棚户区或逼仄里弄内,一辆黄鱼车装不满全部家当的劳模家庭们而言,如此标准,已远超他们的想像。
  
  曹杨新村的设计者汪定曾,曾在2009年他96岁高龄时,撰文回忆当年规划时的考虑,“那时欧美的学院派和设计界中关于花园城市、新城市主义运动萌芽等的研究、尝试已开始蓬勃发展,而这些新思潮中对于绿化、生态、以步行为导向、非对称自由布局等的关注非常吸引我。同时,那些在上海旧式里弄中的风铃声、笑语及树影里成长的记忆又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怎么能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呢?我一直试图在设计实践中有机地融合这两种我所接触到的截然不同的文化基因……”

上一篇稿件

60多年前的心灵盛宴 "曹杨新村"不老的规划

2014年6月13日 09:43 来源:解放日报

image

1952年7月,工友们凑在一块儿在草地上下棋。

image

曹杨新村1973年规划图。(资料图片)

image

曹杨新村上世纪50年代规划总平面图。(资料图片)

    原标题为:曹杨新村:不老的规划

    一次规划,能“管”多久?
  
  在曹杨新村,答案是60多年,甚至更长。
  
  作为新中国工人新村的“长子”,曹杨新村依托具前瞻性的规划,从租界霓虹灯下“马桶排队、煤炉接班、不见太阳”的里弄群中剥离出来,成为以模范工人为代表的居民有尊严的生活世界。
  
  本月13日,“中国文化遗产日”的重头戏、《留住乡愁——城市生活与历史记忆》主题展将在上海城市规划馆拉开帷幕。在这里,60多岁的曹杨新村将与武康路、陕西北路等历史风貌区(道路)一起,成为展览主角。但与其他不同,曹杨新村不仅拥有独特的建筑形式,更是用一个社区的发展史,展现出城市规划对构造宜居生活的意义。
  
  规划出的“人情味”
  
  曹杨电影院60多岁的退休美工李树德,能把一部部跌宕起伏的电影浓缩于一张海报,但面对静止的曹杨新村,却常感怎么都描摹不够。
  
  “快看那水中倒影,这是曹杨新村环浜最美时候”,老李陪记者漫步初夏的曹杨新村,环浜两岸,数十年树龄的夹竹桃,粗壮的枝丫伸向水面,密匝的花朵和浓郁的绿荫几乎覆盖了整个水面。睡莲玲珑的叶片已舒展成个个小圆片,轻轻巧巧浮在水面……
  
  除了水,村内屋前屋后的梧桐绿意,亦为老李笔下增色,“白墙红顶绿树掩映,在解放初被认为是外国电影中才有的洋房风景,即便今天,也是理想的宜居小区环境”。他认为,曹杨新村内的绿化,美学意义与生态作用兼具,“夏天,新村里要比新村外凉快两三度;上海这两年一直在评林荫大道,可以说曹杨新村内每条路都是林荫道!”
  
  难怪,同济大学建筑学专家郑时龄的学生,要在博客中写下儿时回忆——“喜欢从曹杨新村抄近路去乘公交,开始是为省5分钱车费,但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道路弯曲、绿地开敞、有树有水的地方”。
  
  曹杨新村对艺术家和规划师而言,不啻是一场心灵盛宴。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朱晓明曾无数次在新村徜徉。这里,依旧透着当年原始基地丰沛的水网与田园气息,道路顺着河道走向,白墙红瓦建筑则顺着道路呈扇形打开,充满乡土情愫的大花格漏窗与绿色木窗,容纳下适可而止的阳光,木头楼梯透着亲切。曲线型的花溪路滨水而建,人与水和自然的关系,60多年前就被规划师悉心考虑。
  
  更令朱晓明讶异的是,当年百废待兴的上海,竟未采用前苏联轴线对称、空间围合,纪念性强的大街坊布局,而是运用美国上世纪20年代提出的“邻里单元”理念:至少10%的社区土地为公共开放空间或公园;最多每隔3栋楼,必有一处敞阔的公共空间。曹杨一村以小学为核心,以600米的服务半径布置街坊,7—8分钟步行范围内即可享受各种公共配套设施。李树德掰着手指,“一个新村内,2个公园、2座医院,文化宫、青少年活动中心、影剧院、幼儿园、小学、中学等一应俱全,拥有如此完备配套设施的社区,如今恐怕也寥寥……都说上海要实现出门500米有公园、步行5分钟有公交,这些,曹杨新村早就实现了!”
  
  何况,时针拨回半个多世纪前,每户拥有配备蹲位的厕所、厨房3家合用、人均居住面积4平方米、房屋栋距超出上海现行日照间距1.8倍……对于曾常年居住在小船、棚户区或逼仄里弄内,一辆黄鱼车装不满全部家当的劳模家庭们而言,如此标准,已远超他们的想像。
  
  曹杨新村的设计者汪定曾,曾在2009年他96岁高龄时,撰文回忆当年规划时的考虑,“那时欧美的学院派和设计界中关于花园城市、新城市主义运动萌芽等的研究、尝试已开始蓬勃发展,而这些新思潮中对于绿化、生态、以步行为导向、非对称自由布局等的关注非常吸引我。同时,那些在上海旧式里弄中的风铃声、笑语及树影里成长的记忆又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怎么能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呢?我一直试图在设计实践中有机地融合这两种我所接触到的截然不同的文化基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