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1972年日本为何要抢在美国之前与中国建交?

2014-6-6 08:06:36

来源:人民网 作者:王友 选稿:宋晓东

  田中首相答词中的“添麻烦”引起中国人的反感

  要到中国访问,对田中角荣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尽管从其就任内阁总理大臣到落实访华,仅短短两个多月,充分显示出他的政策决断力和行动力,但访华能否成功,谈判是否顺利,田中心里没有多大的把握。为此,他做了认真的准备,包括精神准备。访华前夕,他对大平外相说:“大平君,我们搞恢复邦交正常化问题,不知会怎样。人生一世,花开一季,人总是要死的,要死就一块死吧,我是有这个准备的。”

  在做好了精神准备的同时,田中对中国情况也有了相当的了解。他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的书籍,其中包括《毛泽东,他的诗和人生》、《周恩来——中国幕后的杰出人物》、《周恩来谈日本》、《日中问题》以及《中国手册》、《中国指南》等。田中不仅研究中国,研究毛泽东、周恩来,就连当时的外交部长姬鹏飞也是他研究的对象。在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后,9月25日,田中首相一行启程。陪同他来访的有大平正芳外相以及其他日本政府要员。

  上午11时30分,田中首相、大平外相一行乘坐的道格拉斯日航专机在北京机场徐徐降落。身穿灰色西装的田中快步走下飞机,与已在那里等候的周恩来热情握手,历史在这一瞬间掀开了新的一页。五星红旗和太阳旗在机场上空飘扬,军乐队奏起了两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君之代》。中国人又看到了那面太阳旗,听到了《君之代》。这些在三四十年代对中国人民是侵略和灾难的象征,而如今却成为友好往来的标志,不禁令人感慨时代的巨大变迁!

  当天下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田中角荣一行的主要官员。双方稍事休息后,接着在安徽厅进行了第一次正式会谈。会谈主要在周恩来、姬鹏飞和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之间进行。

  会谈结束后,日方发言人二阶堂进向记者发表谈话。他高兴地说:“这是一次历史性会谈。为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双方以惊人的坦率态度,就各自的立场和想法交换了意见。这次会谈非常有意义。通过这次会谈,我得到的印象是,田中首相这次访华一定会取得成功。”

  当晚,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欢迎田中角荣一行。在周恩来致祝酒词后,田中首相致答词。他在回溯了日中多年的交往历史以后,说出如下一段话:“然而,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意。”讲到这,刚才还在鼓掌的中方人员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宴会上的热烈气氛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显然,中国方面对田中“添了麻烦”这个轻描淡写的措辞很不满意。不过田中致辞结束时,中国方面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

  第二天会谈一开始,周恩来对此发表意见。他严肃指出:“在昨天的宴会上,田中首相讲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表达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感。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用‘添麻烦’来表述,中国人民是通不过的。因为‘麻烦’一词在汉语里意思很轻,普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添麻烦’。”田中解释说,从日文来讲,“添麻烦”是诚心诚意表示谢罪之意,而且包含着保证以后不再犯、请求原谅的意思,分量很重。他还表示,如果这样的表达不合适,可以按中国的习惯改。

  后来在起草联合声明时,田中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联合声明这样写道:“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由于事先双方已交换了联合声明草案,意见比较接近,因此短短5天中,整个建交谈判比较顺利。不过围绕日台关系和日本侵华赔款问题,双方展开一番唇枪舌战,成为整个谈判过程中比较敏感和棘手的问题。

  1952年日台缔约,建立了所谓的“外交关系”。此后,日台关系一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主要障碍。因此我方提出的复交三原则中,最后一条便是“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应予废除”,并要求在双方的联合声明中写上这条。但日方一再强调自身的处境和困难,请中方予以体谅和照顾。最后,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日方在联合声明的前言中重申“充分理解”我复交三原则,在此前提下,我方同意在联合声明中不提日台条约,而由日方单方面作出声明。于是,29日联合声明签字后,大平外相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开声明: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台条约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宣告结束。至此,这一分歧得到圆满解决。

  关于日本侵华赔款问题,早在田中访华之前,我方已向日方正式转告,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准备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并建议将此写入联合声明。我方之所以这样做,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使日本人民因赔款而加重负担。田中首相表示,中国把恩怨置之度外,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处理问题,日本应积极地评价中国的这一友好表示,并对此表示深深的谢意。最后,在联合声明中载入:“中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1972年日本为何要抢在美国之前与中国建交?

2014年6月6日 08:06 来源:人民网

  田中首相答词中的“添麻烦”引起中国人的反感

  要到中国访问,对田中角荣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尽管从其就任内阁总理大臣到落实访华,仅短短两个多月,充分显示出他的政策决断力和行动力,但访华能否成功,谈判是否顺利,田中心里没有多大的把握。为此,他做了认真的准备,包括精神准备。访华前夕,他对大平外相说:“大平君,我们搞恢复邦交正常化问题,不知会怎样。人生一世,花开一季,人总是要死的,要死就一块死吧,我是有这个准备的。”

  在做好了精神准备的同时,田中对中国情况也有了相当的了解。他阅读了大量有关中国的书籍,其中包括《毛泽东,他的诗和人生》、《周恩来——中国幕后的杰出人物》、《周恩来谈日本》、《日中问题》以及《中国手册》、《中国指南》等。田中不仅研究中国,研究毛泽东、周恩来,就连当时的外交部长姬鹏飞也是他研究的对象。在经过一番精心准备后,9月25日,田中首相一行启程。陪同他来访的有大平正芳外相以及其他日本政府要员。

  上午11时30分,田中首相、大平外相一行乘坐的道格拉斯日航专机在北京机场徐徐降落。身穿灰色西装的田中快步走下飞机,与已在那里等候的周恩来热情握手,历史在这一瞬间掀开了新的一页。五星红旗和太阳旗在机场上空飘扬,军乐队奏起了两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和《君之代》。中国人又看到了那面太阳旗,听到了《君之代》。这些在三四十年代对中国人民是侵略和灾难的象征,而如今却成为友好往来的标志,不禁令人感慨时代的巨大变迁!

  当天下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田中角荣一行的主要官员。双方稍事休息后,接着在安徽厅进行了第一次正式会谈。会谈主要在周恩来、姬鹏飞和田中角荣、大平正芳之间进行。

  会谈结束后,日方发言人二阶堂进向记者发表谈话。他高兴地说:“这是一次历史性会谈。为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双方以惊人的坦率态度,就各自的立场和想法交换了意见。这次会谈非常有意义。通过这次会谈,我得到的印象是,田中首相这次访华一定会取得成功。”

  当晚,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欢迎田中角荣一行。在周恩来致祝酒词后,田中首相致答词。他在回溯了日中多年的交往历史以后,说出如下一段话:“然而,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意。”讲到这,刚才还在鼓掌的中方人员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宴会上的热烈气氛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显然,中国方面对田中“添了麻烦”这个轻描淡写的措辞很不满意。不过田中致辞结束时,中国方面还是报以热烈的掌声。

  第二天会谈一开始,周恩来对此发表意见。他严肃指出:“在昨天的宴会上,田中首相讲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表达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感。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用‘添麻烦’来表述,中国人民是通不过的。因为‘麻烦’一词在汉语里意思很轻,普通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添麻烦’。”田中解释说,从日文来讲,“添麻烦”是诚心诚意表示谢罪之意,而且包含着保证以后不再犯、请求原谅的意思,分量很重。他还表示,如果这样的表达不合适,可以按中国的习惯改。

  后来在起草联合声明时,田中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联合声明这样写道:“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由于事先双方已交换了联合声明草案,意见比较接近,因此短短5天中,整个建交谈判比较顺利。不过围绕日台关系和日本侵华赔款问题,双方展开一番唇枪舌战,成为整个谈判过程中比较敏感和棘手的问题。

  1952年日台缔约,建立了所谓的“外交关系”。此后,日台关系一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主要障碍。因此我方提出的复交三原则中,最后一条便是“日台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应予废除”,并要求在双方的联合声明中写上这条。但日方一再强调自身的处境和困难,请中方予以体谅和照顾。最后,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达成协议:日方在联合声明的前言中重申“充分理解”我复交三原则,在此前提下,我方同意在联合声明中不提日台条约,而由日方单方面作出声明。于是,29日联合声明签字后,大平外相举行记者招待会,公开声明: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台条约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宣告结束。至此,这一分歧得到圆满解决。

  关于日本侵华赔款问题,早在田中访华之前,我方已向日方正式转告,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准备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并建议将此写入联合声明。我方之所以这样做,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使日本人民因赔款而加重负担。田中首相表示,中国把恩怨置之度外,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处理问题,日本应积极地评价中国的这一友好表示,并对此表示深深的谢意。最后,在联合声明中载入:“中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