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秘闻:彭德怀生前曾嘱托侄子找萧克道歉

2014-6-5 09:00:13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选稿:宋晓东

  1958年,军委扩大会从5月开到8月,连续4个月批斗,用高压政策逼萧克检讨。那段时间,他常彻夜难眠,眼望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多次对大家说:“自己是在革命最困难的时候入党的,从入党时起,决心永远站在党的立场上。”

  萧克有时连晚上也不能休息,身心十分疲惫,加上精神紧张,心中窝火,积郁成疾。有一次怀仁堂会议批斗结束,萧克从礼堂回办公室,路程并不远,但走到半路忽觉胸口难受,就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吐血。回到家中又吐了不少,医生看了难受,就端了吐满血的痰盂给有关人员看。他们不但毫无同情心,反而给医生扣上同情反动分子、立场不稳的帽子。

  无奈之下,萧克只有作违心的检讨,交上去才算过关。有一次开会,萧克遇到彭德怀,彭德怀对他说:“你这个人还经得起斗。”不知他的话是贬还是褒。

  1958年秋,彭德怀主持军委开会讨论萧克错误问题的决定,萧克心里不服,当时聂荣臻、叶剑英、徐向前等几位老帅都没有表态,但是那个决定就算通过了。

  1959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批转了总政治部《关于以萧克同志为首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和反党宗派集团活动的报告》。萧克等一大批军队领导干部被打成“反党分子”。萧克被从军队调到农垦部任副部长。

  1959年,彭德怀因为在庐山会议上给毛泽东写信实事求是反映农村情况,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并被撤销国防部长等职务。接着召开军委扩大会议批斗他。会议规模、人数、形式,与当年批斗萧克时一模一样。只不过会议主持人由新任国防部长林彪代替了彭德怀,批斗对象由萧克换成了彭德怀,批斗火力很猛。

  此情此景,让萧克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批斗彭德怀使萧克出了怨气;另一方面对党内搞阶级斗争,不讲道理、不分是非,把大批赞成、同情他思想的人,荒唐地扣上“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资产阶级军事俱乐部”等莫须有的罪名,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斗来斗去。萧克深感痛心。

  彭德怀被罢官后,对自己过去“左”的错误有了认识,并深感忏悔,生前曾嘱咐侄子彭起超在他死后一定要找到萧克代为道歉,转达他的原话:“1958年的事,让你们受苦了,对不起同志们!”

  “文化大革命”后,萧克听了这话,心情非常激动,深感“彭老总不愧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他既在自责,也是一个老革命家对党内斗争这个问题的深刻思考”。

  粉碎“四人帮”后,中共中央拨乱反正,陈云提出为彭德怀平反昭雪,将其骨灰安放八宝山,萧克最先表示同意。当时很多人感到惊奇,而萧克认为对待任何事情都要采取历史唯物主义态度。不论彭德怀过去对自己怎么样,庐山会议批判他“右倾机会主义”,“文革”中又置他于死地,都是党内“左”倾错误造成的冤案。既是冤案,就该昭雪。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秘闻:彭德怀生前曾嘱托侄子找萧克道歉

2014年6月5日 09:0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58年,军委扩大会从5月开到8月,连续4个月批斗,用高压政策逼萧克检讨。那段时间,他常彻夜难眠,眼望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多次对大家说:“自己是在革命最困难的时候入党的,从入党时起,决心永远站在党的立场上。”

  萧克有时连晚上也不能休息,身心十分疲惫,加上精神紧张,心中窝火,积郁成疾。有一次怀仁堂会议批斗结束,萧克从礼堂回办公室,路程并不远,但走到半路忽觉胸口难受,就蹲在路边大口大口吐血。回到家中又吐了不少,医生看了难受,就端了吐满血的痰盂给有关人员看。他们不但毫无同情心,反而给医生扣上同情反动分子、立场不稳的帽子。

  无奈之下,萧克只有作违心的检讨,交上去才算过关。有一次开会,萧克遇到彭德怀,彭德怀对他说:“你这个人还经得起斗。”不知他的话是贬还是褒。

  1958年秋,彭德怀主持军委开会讨论萧克错误问题的决定,萧克心里不服,当时聂荣臻、叶剑英、徐向前等几位老帅都没有表态,但是那个决定就算通过了。

  1959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批转了总政治部《关于以萧克同志为首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和反党宗派集团活动的报告》。萧克等一大批军队领导干部被打成“反党分子”。萧克被从军队调到农垦部任副部长。

  1959年,彭德怀因为在庐山会议上给毛泽东写信实事求是反映农村情况,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并被撤销国防部长等职务。接着召开军委扩大会议批斗他。会议规模、人数、形式,与当年批斗萧克时一模一样。只不过会议主持人由新任国防部长林彪代替了彭德怀,批斗对象由萧克换成了彭德怀,批斗火力很猛。

  此情此景,让萧克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批斗彭德怀使萧克出了怨气;另一方面对党内搞阶级斗争,不讲道理、不分是非,把大批赞成、同情他思想的人,荒唐地扣上“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资产阶级军事俱乐部”等莫须有的罪名,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斗来斗去。萧克深感痛心。

  彭德怀被罢官后,对自己过去“左”的错误有了认识,并深感忏悔,生前曾嘱咐侄子彭起超在他死后一定要找到萧克代为道歉,转达他的原话:“1958年的事,让你们受苦了,对不起同志们!”

  “文化大革命”后,萧克听了这话,心情非常激动,深感“彭老总不愧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他既在自责,也是一个老革命家对党内斗争这个问题的深刻思考”。

  粉碎“四人帮”后,中共中央拨乱反正,陈云提出为彭德怀平反昭雪,将其骨灰安放八宝山,萧克最先表示同意。当时很多人感到惊奇,而萧克认为对待任何事情都要采取历史唯物主义态度。不论彭德怀过去对自己怎么样,庐山会议批判他“右倾机会主义”,“文革”中又置他于死地,都是党内“左”倾错误造成的冤案。既是冤案,就该昭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