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贺龙曾批军队干部:就知道找组织部要老婆

2014-5-30 09:16:14

来源:央广网 选稿:贾彦

  
    贺司令员在晋绥军区建军会议上的总结报告(一九四七年九月)

  一、对大会的估计

  这个会开得很好,可惜有些迟了。过去开会,“统一战线”味道很浓厚,在会上有很多迁就,不能解决问题。这次会议,揭发了很多错误,思想上的、组织上的、对上的、对下的、对同级的、对党的、对政府的,同志们把多年想讲的话都讲了。也有些同志没有讲,还有个别同志很不愿意讲,怕斗争,这是很可惜的。有话应当都讲出来,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也可以记上一笔账,二次再解决。

  这个会使同志们思想上提高了一点。只是一点,不是一步。虽然只是一点,也不是容易的,这是经过两个月零三天的会议才得到的。

  会议最大的收获,是在建立人民军队,也就是建设担负土地改革的军队,为人民服务的问题上。为人民服务,我想任何人不敢反对。但是,怎样兑现?你们有野战军来的,有地方军来的,怎样在你们那个具体环境实现大会的精神?就看你们那两条腿站得稳不稳。如果回去一遇到衣服困难、鞋子困难、什么困难,两腿站不稳,那就使大会的精神走了样,成了小脚婆娘,走起来就摇摆不定。你们要战胜你们那个环境,一点动摇不得,一动摇就要犯错误。也不要背个包袱回去,以为参加了建军会议,思想搞通了,自己都是正确的了,那也会搞坏。应当是虚心研究自己的工作状况,团结干部,无论在怎样的困难情况下,毫不动摇的坚持大会的精神。这样,才证明我们真正搞通了思想。

  对于其他问题,揭发得还不十分够。我们这个会,还抵不上兴县胡家沟的群众大会,他们开了五十几天,解决了一百几十件事。他们对自己的人,有斗争,有团结,斗争了干部,最后开团结大会,又批评了几个不正派的农民。他们是全部的马列主义。我们这里到会的,都是共产党员,高级干部,党培养了十几年的、二十几年的,今天这个精神还抵不到那些农民。同志们应当很好的检查自己,站稳立场,把一切错误与缺点彻底揭发出来,寻求改正的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

  二、对军队工作的估计

  我们自三七年来到晋西北,到今年已经十一个年头。晋西北的群众养了我们十年,我们做出了三件成绩:第一,坚持了八年抗战,打败了日本;第二,创造并坚持了晋绥边区,虽然有缺点,有错误,这个边区今天还存在;第三,扩大了部队。

  尤其我们这个根据地斗争最艰苦的是大青山。曾经有很长一个时期,那里的部队没有房子住;人不解衣,马不下鞍。最后,大青山虽然退出来了,他们的功劳是不能抹煞的。木青山的工作有缺点、有错误,主要是脱离了群众,还有内部不团结。除了他们本身的问题以外,我们边区也要负一些责任。第一,边区对那个地区的对敌斗争政策研究不够,因而对他们指示帮助也不够;第二,那个地区环境紧张,边区怎样帮助他们训练干部,改造干部的思想,以至必要的轮流调换,也做得不够。而四O、四一、一直到四二年初,大青山对我们这个地区的帮助是很大的,不仅帮助了这边部队的吃穿,还帮助维持了这边的金融。四五年,主力进至绥远,找不到当地的党,也找不到政府,就一味批评他们,也是不对的。要知道,过去日本人向他们“扫荡”,×××也进攻他们。而我们当时在大青山的对敌政策、对各阶层的政策、对土匪的政策,都有毛病,以致孤立了自己,脱离了群众,最后不得不撤退出来。

  八分区也是因为脱离群众,把平川看做“殖民地”,党政军民都去抓。结果,日本人一直进到东社以北,我们只剩下交城山上一小片地方。到四二年,毛主席提出“把敌人挤出去”,把八分区的政策检讨了一番,才纠正了。

  在其他地区,脱离群众的现象也是很严重的。

  三、根据毛主席的军事路线来检讨我们部队的建设

  七大(六届七中全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在军事问题的一段说:“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从两个基本观点出发:第一,我们的军队不是也不能是其他样式的军队,它必须是服从于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服务于人民斗争和根据地建设的工具;第二,我们的战争不是也不能是其他样式的战争,它必须在承认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条件下,充分地利用敌之劣点与我之优点,充分地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以求得生存、胜利和发展。”①这是原则,同志们怎样去了解、体会,在实际工作中去发挥,是非常重要的。根据毛主席思想,同时又根据我军要担负进行国内战争,消灭蒋介石、消灭地主阶级、彻底解决土地问题的光荣任务。我们来检查一下部队的思想作风,我们感觉部队中还是有许多缺点和错误的。而最主要的还是表现我们的群众观点不足,尤其是阶级观点很不明确,离人民军队土地改革的军队思想还差一个距离。我军中目前尚存在的不爱护根据地人力物力,不关心群众痛苦,部分人员贪污腐化,严重脱离群众以及少数人员对国内战争消极、动摇,想进大城市升官享乐,对〔在〕土地改革〔中〕包庇地主,抵抗农民斗争等等,这些没有群众观点阶级观点的行为都由此产生。这是我们脱离群众的基本根源。同时,军队中民主作风不足,也助长了军阀主义、本位主义的继续存在和发展。

  下面我想说说这些问题,主要是说明我军如何不脱离群众,真正依靠群众建设一支很好的人民军队,也就是土地改革〔中的〕军队的问题。

  甲 军队与根据地建设问题

  根据地建设是我军建设人力物力与政治力量的源泉。一个根据地的好坏,军队要负很大的责任。毛主席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原来晋西北没有党,也没有我们的政权。我们一二○师来了,才建立起党和政权。不过,我们对建设根据地的工作做得很少,而且做了不少破坏根据地的事。我们仅仅在三七年初来时,很皮毛的做了一些地方工作。我们是有自己的目的,即“扩兵、筹款、搞枪”三大任务,还是从军队的本位主义出发。怎样把根据地建设好?思想上并没有明确的概念。没有发动群众进行减租减息,去解决农民的问题,只是忙着抓一把,来解决军队自己的问题。三九年,阎锡山公开提出“饿死八路军,困死八路军,赶走八路军”。由于我们没有发动群众,向阎锡山进行坚决的斗争做得不够,使我们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主力离开晋西北,四O年回来。几年来弄吃弄穿,自力更生,只是解决几万公家人的问题,这也是必需的:但对群众没吃没穿,卖儿卖女,部队并没有关切,并且严重的侵犯了群众的利益。

  农业生产,名义上是“调剂”水地,实际上是从农民手里抽了地,给地主保留着地权。粮食打不了多少,生产人员发展腐化堕落。还有什么“演戏变工”、“读报变工”、“好汉股子”等等,都是剥削群众的。这样,就大大的脱离了群众,侵犯了群众的利益。

  商业生产:我们的旅长、团长、政治委员、主任同志们,你们要好好检查一下你们的商店。他们住的高楼大厦,骑的高头大马,好吃好穿,却去包庇逃兵、地主、奸商、特务,做些违法走私、买房买地、金融投机……的勾当。阎锡山一个少将特务在我们××团的商店住了几个月。在三万多人口的岢岚城,有一座四十万现洋资本的联合商店,那个经理吃得很胖,头发梳得油光光,一年只赚一万来块钱。钱都往那里去了?这种生产是完全剥削群众的,只便宜了地主奸商。这些人,应当交给群众去公审!

  手工业生产,如油坊、酒坊、纺织等,都放高利贷,有的还探买青苗。今天要消灭封建,首先要消灭这些人的封建思想和封建剥削!

  我们生产中的“统一领导,分散经营”,也是天下少有的。统一领导,分散经营,是要有计划的督促检查,总结经验,领导生产。而我们的统一领导,许多是不管;分散经营,是从军区一直分散到连队,有的分到战士。八分区一个连,从娄烦到文交边山,开了十九个商店,用了几十个人,赚的钱不够商店开支。有的连把生产基金分给每个战士,按月给公家交任务。这还有什么政策?!机关里也是一样,军区司令部各科都有生产,一个科也在门口摆小摊!名为到处种菜,我们司令部还买菜吃。如果好好统一领导,司令部解决了吃菜,一年就能节省一百几十石粮,对群众不好吗?

  主要是我们只看到自己看不到群众,不关心群众的疾苦,而我们军队对党、对政府是一肚子埋怨,对军区也瞒〔埋〕怨。我们的生活水平超过老百姓好多倍,还发牢骚。临县是我们的好地方,又是纺织区,而那里很多炕上没有毡子,很多地方群众没有衣穿。难道你们都没有看见过吗?你们应该比军区知道得多。要补兵的时候,也哇啦哇啦叫。就没有看到晋西北人口本来就少,加上连年战争破坏,各方负担,人力物力都已经非常窘迫。过去扩兵的方式也有很多错误,成份也不纯洁,到部队里无法巩固,逃跑了又三番五次的归队。既耽误了生产,部队又得不到兵。我们的公粮政策,看起来冠冕堂皇,但做起来,因为历年负担重,公粮条例行不通,不能不强迫命令执行,群众负担重又不公平,且没有阶级路线。这一方面为了战争需要,但同时增加群众的穷困。有时军队还自己下手,比如公粮变款,政府收不到的地方,军队就自己去收。

  结果,使我们的党、政府和军队,都脱离了群众。尤其脱离了基本群众,便宜了地主奸商。胡家沟的群众开了五十几天会,就是批评党,斗争干部。集宁战斗时,我们有的情报得的很晚,甚至得不到情报;右玉战斗,也是这样。这不是脱离群众的沉痛教训吗?在八分区,我们也脱离了群众,但群众说:“八路军总比阎锡山好。”(但这不能自满,我们应该和阎锡山根本不同)所以,当我们打东社时,敌人相离几里,未能发觉我们的主力,一举消灭了艾子谦部。应当承认,这是群众的力量。我们自己要好好检讨一番,有了困难不能只怪政府。政府又怪谁呢?我们共产党,应该是在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行动上完全统一的政党,不过内部有分工——有的同志做军队工作,有的同志做政府工作,有的同志做党务工作。但据少奇同志过〔从〕六分区来信,说那里的军队与地方关系非常严重〔紧张〕,县的干部都怕军队人员,而且现在还在发展。这一方面是军阀主义作怪,另一方面是军队中地主成份对土地改革不满所引起的。许多地主、富农、奸商、以及投机分子、阶级异己分子,使用各种方法,从各方面钻进我们的党、政、军各种组织中来,进行各种阴谋破坏,继续欺压与剥削群众,严重的侵犯群众利益,损害党在群众中的威信,甚至公开同地主富农勾结,破坏土地改革,压迫群众运动,破坏我党政军民的团结,替垂死的地主阶级及一切封建势力作最后的挣扎。这是最近我们的党或军队发生严重脱离群众、影响团结事件的最基本的原因。政府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应该帮助他提高威信,并从组织上、思想上、工作上去帮助他。而今天,军队与地方发生了某些问题,军队同志如果不警惕到混入部队中的投机分子、异己分子的阴谋破坏的严重性,不很好的进行自我批评与纯洁部队的成分,把一切缺点错误都推给政府,那是不对的。同志们一定要认识到,从三七年一直到现在,群众生活仍很穷困,我们军队直接间接都有责任。如果认为群众的痛苦与我们无关,那是非常错误的。

  军队里的贪污腐化现象也是很严重的。一个军队干部,共产党员,还要钱,还贪污,闹名誉地位、个人享受,还算得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的干部吗?有很多干部,一到组织部就提出:要老婆,要地位,要照顾,弄得政治部很不好解决。干部都来比地位高低,不来比进步;只能提,不能降。一个好党员、好干部,应当是负一天责任,就为党做一天工作。今天党要你当个旅长,你就好好做旅长的工作;明天要你当通讯员,你就好好去送信。但是,今天那个干部要是降级使用,或者提拔慢一点,就说有宗派,有山头,一切非无产阶级思想都来了。我们这里曾有过几股风:东北风,大城市风,今天还没有完全去掉。

  这些问题,你们回到自己的部队要无情揭发,检讨经验教训,以后怎样负责纠正,不然,工作是很难搞好的。

  今后怎么办?我想我们要把根据地建设好,把土地改革彻底完成,解决窑洞政治形势,建设一支能担负土地改革任务的军队,是当前首要而且最迫切的任务。

  第一,积极参加土地改革,要把建军的基础搞好,我军才能有充足的人力物力来源,军队人员才能为保卫土地拼命斗争。因此,我们必须在党委统一领导下,组织工作团,实行土地改革。恢复我军三大任务,以加强部队的阶级观点,这是我们的光荣传统,也是当前的中心任务。一切干部战士和退伍军人,只能积极赞助土地改革,不许有包庇地主,破坏土地改革的行为;地主抗属也不能假借名义违抗土地改革。否则,必须进行严厉的斗争,交给群众去处理。只有真正把群众发动起来,土地问题彻底得到解决,贫苦农民和贫苦抗烈属才能翻身。建党也就不至于把阶级异己分子搞进来,基础才会巩固,才能把党的组织严肃起来,成为一个纯洁的有力的战斗的党,才能担负起无产阶级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务。建政才能把过去地主富农伪人员等一切坏蛋赶出去,把好的真正为群众负责的执行党的政策的干部提起来,成为真正的民主政府。建军也才有好兵,也才能建设一支真正在党领导下的为人民服务的军队,也就是担负土地改革的军队。

  过去打日本,今天打蒋介石,在我们战士中就要解决一个为谁服务的问题。现在战士逃亡还很严重。如果他家里得了土地,观念就会转变,知道为自己服务,保护自己的利益,不怕流血牺牲,逃亡就会减少。这就是去年高干会所提出的“改变窑洞政治形势”,这是历史上一件大事。家里分得了土地,战士就高兴,情绪就和过去大不相同。右玉战斗失利,××团两个连长被敌包围,与敌顽强斗争,仍无法退出,最后壮烈殉职,都是家里分得土地的。证明这件工作非常重要,我们真正把这件工作做好了,整个政治工作也就做了大部分;如果没有做好,我们政治工作也就放弃了大部分。

  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我们依靠群众来建党、建政、建军,来战胜一切敌人。没有阶级性、群众性的单纯建设军队,是不行的。毛主席说:“我们的力量就是小米加步枪,如果看不见小米,即群众力量,这支步枪,一定不会有任何作用。”因此,必须号召全军积极参加拥护土地改革,坚决反对对土地改革的抵抗甚至镇压的反革命行为。也须彻底肃清军阀主义与单纯军事思想。军阀主义决不限于打骂,凡一切违犯人民利益的思想行动,都是军阀主义的表现。今天只有蒋介石是不要群众的,他依靠美帝国主义,所以总是打败仗。从历史上看,谁脱离群众,就不能存在。民国以来,袁世凯、段祺瑞和各省的军阀,都被消灭了。今天蒋介石还未被消灭,不久一定被消灭。我们首先要把根据地建设好,解决土地问题,生产发展,军队的人力补充和物质供给两个问题解决了,才能打好仗。

  第二,军队要用大力帮助群众生产。不打仗就帮助种地、锄草,帮助群众买牛,搞副业。有了土地,农民还不能翻身,还要帮助他生产。帮助生产和解决土地同样重要。农民把地种好了,有了吃,把副业搞起了,有了穿,有了用,有三年二年,一定能翻身。农村经济恢复了,群众有了吃穿,公家从农民的盈余当中要一些,他们也会乐意。

  第三,兵员补充问题,我们不要想象山东、晋冀鲁豫一样,集中几十万人在一起打仗。我们现在要有多少人就打多大的仗,能消灭一个连,就是一个连,能缴三杆枪,就是三杆枪。补兵是有一个补一个,有两个补两个,并且不要地主成份参加军队。不要想一次三万两万的补充。尤其是内地区,必须多留几个人生产。而且要实行精简,清洗阶级异己分子和不可改造的兵痞、流氓成份。既可减轻人民负担,又可保证我军的纯洁。

  第四,贯彻生产供给会议的决议,部队的商店在政府未接受以前,自己很好的进行整理,把那些特务、地主、恶霸、奸商、逃避斗争的、逃避兵役的,统统清除出去。各部队的后方,也是包庇地主、违法走私的地方,要好好清查。把生产供给会议的精神贯彻实现,帮助群众翻身。

  乙 部队本身建设问题

  一、检讨部队管理教育上的军阀主义倾向:

  今天,我们部队中的军阀主义还相当严重。我们这个部队经过这样多年的锻炼与教育,经过了多次的军事整军与政治整军,还是没有整好。谭主任关于部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②,对陕甘宁的部队作用很大,在晋绥部队中起的作用就非常微弱。我们的管理方法还是旧的一套,怎样经过群众路线去管理部队,是很少听到的。

  我举我们警备连为例,前任指导员,打战士,要战士罚跪。连长也打战士。这完全是军阀主义的管理方法。连队里没有政治民主,也没有经济民主。军事学习、政治学习都做得不够,不知道眼前你们旅团怎么样?如果也和我们这个警备连一样,那就糟了。我们警备连对战士的生活也关心不够。我亲自告诉他们,饭怎样煮,菜怎样做,早上吃什么,下午吃什么,又给了他们一个母猪。这个连是几个连合并的,家务〔业〕不少,去年生产也打了几百石粮。可是,今天战士的生活还是不好,战士的红利也没有分。他们也有经济委员会,每月形式的公布账目,公布以后就烧了。现在很多账目还没有查清。

  四四年整军,晋绥是搞练兵团,毕业以后再回部队练兵。但是效果不大,而且在许多部队中是遭到抵抗的。××团前任团长就反对“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练兵方法,他要搞旧军队那一套。不过他不敢公开反对,只是消极抵抗。××团下面民主发动起来,被前任团长×××同志压下去。××团的民主也被压下去了。据说特务团搞得好一点,但不是思想认识了,而是因为发生一次兴县事件,团长政委受了处分,才来一点民主。据说××团也不坏,可是到四五年就暴露了。打拖逃兵,逃亡战士不愿归队,打胜仗也发生逃亡现象。×团是朔县团,打朔县也发生逃亡。我们要追究原因,兵役制度上有错误,地方工作不健全,固然有关系,但主要是部队管理教育上军阀主义的恶劣倾向××团一个连一次跑了六个战士,连长指导员不敢向营部讲,怕受到营长教导员的批评。他们知道教导员爱下棋,他正下得起劲的时候,指导员跑去说:“报告教导员,跑了两个战士。”教导员头也不抬,说一声“跑了就跑了”,还下他的棋。等他将了一军,连长又跑去说:“报告教导员,跑了两个战士。”回答还是“跑了就跑了”。等到棋局快完了,指导员又报告一回,回答还是一样。三次才把六个战士报告上去。这种上下级关系,相当恶劣!下面还怎么敢向上级提意见呢?

  我们的眼睛要往下看,但许多人是往上看的,对战士的生活很不关心。我们首先应当照顾三百万人民的生活,他们翻了身,生活改善了,我们军队的生活就有了保证。在部队内部,首先要照顾大多数战士的生活,因为受苦的是他们,冲锋陷阵流血牺牲的是他们。我们要在思想上组织上行动上解决这个问题。供给部首先要把战士的衣服鞋子做好,做得耐穿。其次要照顾下级干部,连长排长班长,机关里的参谋干事科员,老弱残废人员。最后才是照顾首长。我们只关心战士本人的生活还不够,还要解决他们家庭的困难。因为,今天我们的战士,以至干部,还不能冲破家庭这一关。家里人来了,哭哭啼啼,叫穷叫苦,就会使英雄气短。我们应当特别关心贫雇农和贫苦战士的家庭。我们的机关连队应该清楚了解每个战士的家庭情况,解决他们家庭的困难。

  如果连队的管理教育方法不是军阀主义的,而是采取民主的群众路线,连队“政治形势”搞好了,战士家庭的“政治形势”也搞好了,再从思想上提高他们,发挥他们的创造。不但能很快巩固,还可以培养出大批的干部,干部缺乏也可以解决了。

  今天,我们连队的政治生活也很不健全,因之〔此〕民主不能正确的发扬。过去搞什么英雄模范,一揽子会,很多缺乏阶级观点和真正群众路线,把党的工作也挤掉了。削弱了党的领导作用,使党脱离了群众,这是非常危险的。英雄模范运动应当是群众运动,是要以农民为骨干,而且不能造假,要由党来领导,由支部领导。这样,党的工作也做了,英雄模范的工作也做了。现在很少开党的会议。整个晋绥几年也没有开高干会,这样就不能检查我们的工作,不能总结经验。英雄模范数目很多,但许多是假的。四四年政治工作会议一个材料说,部队积极分子增加,二十一团百分之二百,三十六团百分之二百二十六,整个部队的英雄模范一千六百多人。到四五年,报纸上就很少再看见这些英雄了。在新的形式主义下面,这种现象是一定会产生的。今年在报纸上看到张八,是个爆炸英雄。本来打算奖励一下,恐怕又是假的,现在打电报去查,查清楚以后再奖励。我们要求真实,不一定要求全面。他是个爆炸英雄,就发扬他这一点。如果再象过去一样,一定要求全面,就一定又会搞垮。因为他只有那样大的本事,多了他背不起。军队的政治工作、军事工作会议也许久没有开过,象这次建军会议,过去就没有开过。所有这些,都是政治生活。我们的政治生活不健全,干部连小组会也不开,这样非常要不得。一个党员,硬要过小组生活,向小组长汇报自己的工作,接受小组长分配的工作。也只有在小组生活中,大家把你看做一个普通党员,才能倾听下面的呼声。特别是部队首长,一定要进行自我批评,提倡民主,下面才敢批评,民主才能发扬。

  违犯俘虏政策,今天成了普遍的现象。搜俘虏腰包的,每次战斗都有;这种恶劣现象是不允许的。他不放下武器,就是敌人,应该坚决消灭;放下武器,我们就要争取。拿蒋介石的兵,蒋介石的枪,去打蒋介石,还不好吗?这是党的政策,中国还有几百万军队须要争取。今后凡违犯俘虏政策的都应受到应有的处罚。

  今后怎么办?我想主要的是开展部队的民主运动,也就是群众运动,解决我军中的连队政治形势,坚决反对军阀主义、本位主义等倾向,使我军大家齐心执行消灭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蒋介石,消灭地主阶级的光荣任务。

  第一,开展部队的经济民主、政治民主运动,经济要公开,政治要民主。只有发扬民主,才能反掉军阀主义、本位主义,反掉贪污腐化现象。

  要组织各级经济委员会。这不是个民意机关,而是权力机关,由民主选举产生。连队的经济委员会要受支部领导,代表战士的利益。它有权召开全连军人大会讨论本连的经济生活问题,比如杀一个〔口〕猪,讨论怎样吃法。同志们不要以为这是小事,一个连队杀一个〔口〕猪,是件大事。经委会可以随时清查本连的账目,要保证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经费用于解决战士的〔生活〕问题。各连的经委会可以联合清查营的账目,各营又可以联合清查团的,按级一直清查到军区。

  连队里还要发扬政治民主,除了作战命令,其他如练兵、生产、工作等,都可以开会大家讨论。开民主大会,战士可以批评任何干部。对屡次不改正错误的干部,战士可以向上级控告,一直可以告到军区,支部和各级党委一定要负责帮助他转。干部确实不好,就依照战士的意见,下命令撤职。

  如果连队里有了这个民主,那么,这个连队就有了保证。在民主运动开始时,发生某些偏向是难免的,各级党委要很好的领导,干部要很好的去掌握,不要害怕群众运动,不能压制民主。但是,真正的民主运动必须有阶级性的,要以贫苦农民出身的战士为骨干,团结中农出身的战士。这就可以达到,既可以反对军阀主义,又可以避免极端民主化。这是一切政治工作的基础,是不可忽视的。如果以地主成份、流氓兵痞等为核心,那民主运动和一切政治工作都要失败的。

  第二,严格纪律,赏罚分明。现在是由上而下的不遵守纪律,×××在紧张的战争中,曾两次擅离职守,参加大会,又不辞而别;×××写了六、七次信,不来开会。部队的纪律,尤其是党的纪律〔中〕的群众纪律,非严格整顿不可。现在,惩治贪污条例也有了,军法条例也有了,还缺一个奖励的条例,会后也可以起草一个,在部队中大大开展立功运动。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赏罚一定要发扬民主,通过群众。比如要选英雄,全连全营以至全团全旅都讨论了,这个英雄才能使大家心服。张八的爆炸,在三十六个团成了全团的运动,现在成了二旅的运动,这就是英雄。我们发扬他这一点,成为一面旗帜,就能推动我们的工作,提高我们的战斗力。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贺龙曾批军队干部:就知道找组织部要老婆

2014年5月30日 09:16 来源:央广网

  
    贺司令员在晋绥军区建军会议上的总结报告(一九四七年九月)

  一、对大会的估计

  这个会开得很好,可惜有些迟了。过去开会,“统一战线”味道很浓厚,在会上有很多迁就,不能解决问题。这次会议,揭发了很多错误,思想上的、组织上的、对上的、对下的、对同级的、对党的、对政府的,同志们把多年想讲的话都讲了。也有些同志没有讲,还有个别同志很不愿意讲,怕斗争,这是很可惜的。有话应当都讲出来,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也可以记上一笔账,二次再解决。

  这个会使同志们思想上提高了一点。只是一点,不是一步。虽然只是一点,也不是容易的,这是经过两个月零三天的会议才得到的。

  会议最大的收获,是在建立人民军队,也就是建设担负土地改革的军队,为人民服务的问题上。为人民服务,我想任何人不敢反对。但是,怎样兑现?你们有野战军来的,有地方军来的,怎样在你们那个具体环境实现大会的精神?就看你们那两条腿站得稳不稳。如果回去一遇到衣服困难、鞋子困难、什么困难,两腿站不稳,那就使大会的精神走了样,成了小脚婆娘,走起来就摇摆不定。你们要战胜你们那个环境,一点动摇不得,一动摇就要犯错误。也不要背个包袱回去,以为参加了建军会议,思想搞通了,自己都是正确的了,那也会搞坏。应当是虚心研究自己的工作状况,团结干部,无论在怎样的困难情况下,毫不动摇的坚持大会的精神。这样,才证明我们真正搞通了思想。

  对于其他问题,揭发得还不十分够。我们这个会,还抵不上兴县胡家沟的群众大会,他们开了五十几天,解决了一百几十件事。他们对自己的人,有斗争,有团结,斗争了干部,最后开团结大会,又批评了几个不正派的农民。他们是全部的马列主义。我们这里到会的,都是共产党员,高级干部,党培养了十几年的、二十几年的,今天这个精神还抵不到那些农民。同志们应当很好的检查自己,站稳立场,把一切错误与缺点彻底揭发出来,寻求改正的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

  二、对军队工作的估计

  我们自三七年来到晋西北,到今年已经十一个年头。晋西北的群众养了我们十年,我们做出了三件成绩:第一,坚持了八年抗战,打败了日本;第二,创造并坚持了晋绥边区,虽然有缺点,有错误,这个边区今天还存在;第三,扩大了部队。

  尤其我们这个根据地斗争最艰苦的是大青山。曾经有很长一个时期,那里的部队没有房子住;人不解衣,马不下鞍。最后,大青山虽然退出来了,他们的功劳是不能抹煞的。木青山的工作有缺点、有错误,主要是脱离了群众,还有内部不团结。除了他们本身的问题以外,我们边区也要负一些责任。第一,边区对那个地区的对敌斗争政策研究不够,因而对他们指示帮助也不够;第二,那个地区环境紧张,边区怎样帮助他们训练干部,改造干部的思想,以至必要的轮流调换,也做得不够。而四O、四一、一直到四二年初,大青山对我们这个地区的帮助是很大的,不仅帮助了这边部队的吃穿,还帮助维持了这边的金融。四五年,主力进至绥远,找不到当地的党,也找不到政府,就一味批评他们,也是不对的。要知道,过去日本人向他们“扫荡”,×××也进攻他们。而我们当时在大青山的对敌政策、对各阶层的政策、对土匪的政策,都有毛病,以致孤立了自己,脱离了群众,最后不得不撤退出来。

  八分区也是因为脱离群众,把平川看做“殖民地”,党政军民都去抓。结果,日本人一直进到东社以北,我们只剩下交城山上一小片地方。到四二年,毛主席提出“把敌人挤出去”,把八分区的政策检讨了一番,才纠正了。

  在其他地区,脱离群众的现象也是很严重的。

  三、根据毛主席的军事路线来检讨我们部队的建设

  七大(六届七中全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在军事问题的一段说:“毛泽东同志的军事路线从两个基本观点出发:第一,我们的军队不是也不能是其他样式的军队,它必须是服从于无产阶级思想领导的、服务于人民斗争和根据地建设的工具;第二,我们的战争不是也不能是其他样式的战争,它必须在承认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条件下,充分地利用敌之劣点与我之优点,充分地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以求得生存、胜利和发展。”①这是原则,同志们怎样去了解、体会,在实际工作中去发挥,是非常重要的。根据毛主席思想,同时又根据我军要担负进行国内战争,消灭蒋介石、消灭地主阶级、彻底解决土地问题的光荣任务。我们来检查一下部队的思想作风,我们感觉部队中还是有许多缺点和错误的。而最主要的还是表现我们的群众观点不足,尤其是阶级观点很不明确,离人民军队土地改革的军队思想还差一个距离。我军中目前尚存在的不爱护根据地人力物力,不关心群众痛苦,部分人员贪污腐化,严重脱离群众以及少数人员对国内战争消极、动摇,想进大城市升官享乐,对〔在〕土地改革〔中〕包庇地主,抵抗农民斗争等等,这些没有群众观点阶级观点的行为都由此产生。这是我们脱离群众的基本根源。同时,军队中民主作风不足,也助长了军阀主义、本位主义的继续存在和发展。

  下面我想说说这些问题,主要是说明我军如何不脱离群众,真正依靠群众建设一支很好的人民军队,也就是土地改革〔中的〕军队的问题。

  甲 军队与根据地建设问题

  根据地建设是我军建设人力物力与政治力量的源泉。一个根据地的好坏,军队要负很大的责任。毛主席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原来晋西北没有党,也没有我们的政权。我们一二○师来了,才建立起党和政权。不过,我们对建设根据地的工作做得很少,而且做了不少破坏根据地的事。我们仅仅在三七年初来时,很皮毛的做了一些地方工作。我们是有自己的目的,即“扩兵、筹款、搞枪”三大任务,还是从军队的本位主义出发。怎样把根据地建设好?思想上并没有明确的概念。没有发动群众进行减租减息,去解决农民的问题,只是忙着抓一把,来解决军队自己的问题。三九年,阎锡山公开提出“饿死八路军,困死八路军,赶走八路军”。由于我们没有发动群众,向阎锡山进行坚决的斗争做得不够,使我们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主力离开晋西北,四O年回来。几年来弄吃弄穿,自力更生,只是解决几万公家人的问题,这也是必需的:但对群众没吃没穿,卖儿卖女,部队并没有关切,并且严重的侵犯了群众的利益。

  农业生产,名义上是“调剂”水地,实际上是从农民手里抽了地,给地主保留着地权。粮食打不了多少,生产人员发展腐化堕落。还有什么“演戏变工”、“读报变工”、“好汉股子”等等,都是剥削群众的。这样,就大大的脱离了群众,侵犯了群众的利益。

  商业生产:我们的旅长、团长、政治委员、主任同志们,你们要好好检查一下你们的商店。他们住的高楼大厦,骑的高头大马,好吃好穿,却去包庇逃兵、地主、奸商、特务,做些违法走私、买房买地、金融投机……的勾当。阎锡山一个少将特务在我们××团的商店住了几个月。在三万多人口的岢岚城,有一座四十万现洋资本的联合商店,那个经理吃得很胖,头发梳得油光光,一年只赚一万来块钱。钱都往那里去了?这种生产是完全剥削群众的,只便宜了地主奸商。这些人,应当交给群众去公审!

  手工业生产,如油坊、酒坊、纺织等,都放高利贷,有的还探买青苗。今天要消灭封建,首先要消灭这些人的封建思想和封建剥削!

  我们生产中的“统一领导,分散经营”,也是天下少有的。统一领导,分散经营,是要有计划的督促检查,总结经验,领导生产。而我们的统一领导,许多是不管;分散经营,是从军区一直分散到连队,有的分到战士。八分区一个连,从娄烦到文交边山,开了十九个商店,用了几十个人,赚的钱不够商店开支。有的连把生产基金分给每个战士,按月给公家交任务。这还有什么政策?!机关里也是一样,军区司令部各科都有生产,一个科也在门口摆小摊!名为到处种菜,我们司令部还买菜吃。如果好好统一领导,司令部解决了吃菜,一年就能节省一百几十石粮,对群众不好吗?

  主要是我们只看到自己看不到群众,不关心群众的疾苦,而我们军队对党、对政府是一肚子埋怨,对军区也瞒〔埋〕怨。我们的生活水平超过老百姓好多倍,还发牢骚。临县是我们的好地方,又是纺织区,而那里很多炕上没有毡子,很多地方群众没有衣穿。难道你们都没有看见过吗?你们应该比军区知道得多。要补兵的时候,也哇啦哇啦叫。就没有看到晋西北人口本来就少,加上连年战争破坏,各方负担,人力物力都已经非常窘迫。过去扩兵的方式也有很多错误,成份也不纯洁,到部队里无法巩固,逃跑了又三番五次的归队。既耽误了生产,部队又得不到兵。我们的公粮政策,看起来冠冕堂皇,但做起来,因为历年负担重,公粮条例行不通,不能不强迫命令执行,群众负担重又不公平,且没有阶级路线。这一方面为了战争需要,但同时增加群众的穷困。有时军队还自己下手,比如公粮变款,政府收不到的地方,军队就自己去收。

  结果,使我们的党、政府和军队,都脱离了群众。尤其脱离了基本群众,便宜了地主奸商。胡家沟的群众开了五十几天会,就是批评党,斗争干部。集宁战斗时,我们有的情报得的很晚,甚至得不到情报;右玉战斗,也是这样。这不是脱离群众的沉痛教训吗?在八分区,我们也脱离了群众,但群众说:“八路军总比阎锡山好。”(但这不能自满,我们应该和阎锡山根本不同)所以,当我们打东社时,敌人相离几里,未能发觉我们的主力,一举消灭了艾子谦部。应当承认,这是群众的力量。我们自己要好好检讨一番,有了困难不能只怪政府。政府又怪谁呢?我们共产党,应该是在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行动上完全统一的政党,不过内部有分工——有的同志做军队工作,有的同志做政府工作,有的同志做党务工作。但据少奇同志过〔从〕六分区来信,说那里的军队与地方关系非常严重〔紧张〕,县的干部都怕军队人员,而且现在还在发展。这一方面是军阀主义作怪,另一方面是军队中地主成份对土地改革不满所引起的。许多地主、富农、奸商、以及投机分子、阶级异己分子,使用各种方法,从各方面钻进我们的党、政、军各种组织中来,进行各种阴谋破坏,继续欺压与剥削群众,严重的侵犯群众利益,损害党在群众中的威信,甚至公开同地主富农勾结,破坏土地改革,压迫群众运动,破坏我党政军民的团结,替垂死的地主阶级及一切封建势力作最后的挣扎。这是最近我们的党或军队发生严重脱离群众、影响团结事件的最基本的原因。政府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应该帮助他提高威信,并从组织上、思想上、工作上去帮助他。而今天,军队与地方发生了某些问题,军队同志如果不警惕到混入部队中的投机分子、异己分子的阴谋破坏的严重性,不很好的进行自我批评与纯洁部队的成分,把一切缺点错误都推给政府,那是不对的。同志们一定要认识到,从三七年一直到现在,群众生活仍很穷困,我们军队直接间接都有责任。如果认为群众的痛苦与我们无关,那是非常错误的。

  军队里的贪污腐化现象也是很严重的。一个军队干部,共产党员,还要钱,还贪污,闹名誉地位、个人享受,还算得一个共产党员、一个党的干部吗?有很多干部,一到组织部就提出:要老婆,要地位,要照顾,弄得政治部很不好解决。干部都来比地位高低,不来比进步;只能提,不能降。一个好党员、好干部,应当是负一天责任,就为党做一天工作。今天党要你当个旅长,你就好好做旅长的工作;明天要你当通讯员,你就好好去送信。但是,今天那个干部要是降级使用,或者提拔慢一点,就说有宗派,有山头,一切非无产阶级思想都来了。我们这里曾有过几股风:东北风,大城市风,今天还没有完全去掉。

  这些问题,你们回到自己的部队要无情揭发,检讨经验教训,以后怎样负责纠正,不然,工作是很难搞好的。

  今后怎么办?我想我们要把根据地建设好,把土地改革彻底完成,解决窑洞政治形势,建设一支能担负土地改革任务的军队,是当前首要而且最迫切的任务。

  第一,积极参加土地改革,要把建军的基础搞好,我军才能有充足的人力物力来源,军队人员才能为保卫土地拼命斗争。因此,我们必须在党委统一领导下,组织工作团,实行土地改革。恢复我军三大任务,以加强部队的阶级观点,这是我们的光荣传统,也是当前的中心任务。一切干部战士和退伍军人,只能积极赞助土地改革,不许有包庇地主,破坏土地改革的行为;地主抗属也不能假借名义违抗土地改革。否则,必须进行严厉的斗争,交给群众去处理。只有真正把群众发动起来,土地问题彻底得到解决,贫苦农民和贫苦抗烈属才能翻身。建党也就不至于把阶级异己分子搞进来,基础才会巩固,才能把党的组织严肃起来,成为一个纯洁的有力的战斗的党,才能担负起无产阶级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务。建政才能把过去地主富农伪人员等一切坏蛋赶出去,把好的真正为群众负责的执行党的政策的干部提起来,成为真正的民主政府。建军也才有好兵,也才能建设一支真正在党领导下的为人民服务的军队,也就是担负土地改革的军队。

  过去打日本,今天打蒋介石,在我们战士中就要解决一个为谁服务的问题。现在战士逃亡还很严重。如果他家里得了土地,观念就会转变,知道为自己服务,保护自己的利益,不怕流血牺牲,逃亡就会减少。这就是去年高干会所提出的“改变窑洞政治形势”,这是历史上一件大事。家里分得了土地,战士就高兴,情绪就和过去大不相同。右玉战斗失利,××团两个连长被敌包围,与敌顽强斗争,仍无法退出,最后壮烈殉职,都是家里分得土地的。证明这件工作非常重要,我们真正把这件工作做好了,整个政治工作也就做了大部分;如果没有做好,我们政治工作也就放弃了大部分。

  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我们依靠群众来建党、建政、建军,来战胜一切敌人。没有阶级性、群众性的单纯建设军队,是不行的。毛主席说:“我们的力量就是小米加步枪,如果看不见小米,即群众力量,这支步枪,一定不会有任何作用。”因此,必须号召全军积极参加拥护土地改革,坚决反对对土地改革的抵抗甚至镇压的反革命行为。也须彻底肃清军阀主义与单纯军事思想。军阀主义决不限于打骂,凡一切违犯人民利益的思想行动,都是军阀主义的表现。今天只有蒋介石是不要群众的,他依靠美帝国主义,所以总是打败仗。从历史上看,谁脱离群众,就不能存在。民国以来,袁世凯、段祺瑞和各省的军阀,都被消灭了。今天蒋介石还未被消灭,不久一定被消灭。我们首先要把根据地建设好,解决土地问题,生产发展,军队的人力补充和物质供给两个问题解决了,才能打好仗。

  第二,军队要用大力帮助群众生产。不打仗就帮助种地、锄草,帮助群众买牛,搞副业。有了土地,农民还不能翻身,还要帮助他生产。帮助生产和解决土地同样重要。农民把地种好了,有了吃,把副业搞起了,有了穿,有了用,有三年二年,一定能翻身。农村经济恢复了,群众有了吃穿,公家从农民的盈余当中要一些,他们也会乐意。

  第三,兵员补充问题,我们不要想象山东、晋冀鲁豫一样,集中几十万人在一起打仗。我们现在要有多少人就打多大的仗,能消灭一个连,就是一个连,能缴三杆枪,就是三杆枪。补兵是有一个补一个,有两个补两个,并且不要地主成份参加军队。不要想一次三万两万的补充。尤其是内地区,必须多留几个人生产。而且要实行精简,清洗阶级异己分子和不可改造的兵痞、流氓成份。既可减轻人民负担,又可保证我军的纯洁。

  第四,贯彻生产供给会议的决议,部队的商店在政府未接受以前,自己很好的进行整理,把那些特务、地主、恶霸、奸商、逃避斗争的、逃避兵役的,统统清除出去。各部队的后方,也是包庇地主、违法走私的地方,要好好清查。把生产供给会议的精神贯彻实现,帮助群众翻身。

  乙 部队本身建设问题

  一、检讨部队管理教育上的军阀主义倾向:

  今天,我们部队中的军阀主义还相当严重。我们这个部队经过这样多年的锻炼与教育,经过了多次的军事整军与政治整军,还是没有整好。谭主任关于部队政治工作问题的报告②,对陕甘宁的部队作用很大,在晋绥部队中起的作用就非常微弱。我们的管理方法还是旧的一套,怎样经过群众路线去管理部队,是很少听到的。

  我举我们警备连为例,前任指导员,打战士,要战士罚跪。连长也打战士。这完全是军阀主义的管理方法。连队里没有政治民主,也没有经济民主。军事学习、政治学习都做得不够,不知道眼前你们旅团怎么样?如果也和我们这个警备连一样,那就糟了。我们警备连对战士的生活也关心不够。我亲自告诉他们,饭怎样煮,菜怎样做,早上吃什么,下午吃什么,又给了他们一个母猪。这个连是几个连合并的,家务〔业〕不少,去年生产也打了几百石粮。可是,今天战士的生活还是不好,战士的红利也没有分。他们也有经济委员会,每月形式的公布账目,公布以后就烧了。现在很多账目还没有查清。

  四四年整军,晋绥是搞练兵团,毕业以后再回部队练兵。但是效果不大,而且在许多部队中是遭到抵抗的。××团前任团长就反对“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练兵方法,他要搞旧军队那一套。不过他不敢公开反对,只是消极抵抗。××团下面民主发动起来,被前任团长×××同志压下去。××团的民主也被压下去了。据说特务团搞得好一点,但不是思想认识了,而是因为发生一次兴县事件,团长政委受了处分,才来一点民主。据说××团也不坏,可是到四五年就暴露了。打拖逃兵,逃亡战士不愿归队,打胜仗也发生逃亡现象。×团是朔县团,打朔县也发生逃亡。我们要追究原因,兵役制度上有错误,地方工作不健全,固然有关系,但主要是部队管理教育上军阀主义的恶劣倾向××团一个连一次跑了六个战士,连长指导员不敢向营部讲,怕受到营长教导员的批评。他们知道教导员爱下棋,他正下得起劲的时候,指导员跑去说:“报告教导员,跑了两个战士。”教导员头也不抬,说一声“跑了就跑了”,还下他的棋。等他将了一军,连长又跑去说:“报告教导员,跑了两个战士。”回答还是“跑了就跑了”。等到棋局快完了,指导员又报告一回,回答还是一样。三次才把六个战士报告上去。这种上下级关系,相当恶劣!下面还怎么敢向上级提意见呢?

  我们的眼睛要往下看,但许多人是往上看的,对战士的生活很不关心。我们首先应当照顾三百万人民的生活,他们翻了身,生活改善了,我们军队的生活就有了保证。在部队内部,首先要照顾大多数战士的生活,因为受苦的是他们,冲锋陷阵流血牺牲的是他们。我们要在思想上组织上行动上解决这个问题。供给部首先要把战士的衣服鞋子做好,做得耐穿。其次要照顾下级干部,连长排长班长,机关里的参谋干事科员,老弱残废人员。最后才是照顾首长。我们只关心战士本人的生活还不够,还要解决他们家庭的困难。因为,今天我们的战士,以至干部,还不能冲破家庭这一关。家里人来了,哭哭啼啼,叫穷叫苦,就会使英雄气短。我们应当特别关心贫雇农和贫苦战士的家庭。我们的机关连队应该清楚了解每个战士的家庭情况,解决他们家庭的困难。

  如果连队的管理教育方法不是军阀主义的,而是采取民主的群众路线,连队“政治形势”搞好了,战士家庭的“政治形势”也搞好了,再从思想上提高他们,发挥他们的创造。不但能很快巩固,还可以培养出大批的干部,干部缺乏也可以解决了。

  今天,我们连队的政治生活也很不健全,因之〔此〕民主不能正确的发扬。过去搞什么英雄模范,一揽子会,很多缺乏阶级观点和真正群众路线,把党的工作也挤掉了。削弱了党的领导作用,使党脱离了群众,这是非常危险的。英雄模范运动应当是群众运动,是要以农民为骨干,而且不能造假,要由党来领导,由支部领导。这样,党的工作也做了,英雄模范的工作也做了。现在很少开党的会议。整个晋绥几年也没有开高干会,这样就不能检查我们的工作,不能总结经验。英雄模范数目很多,但许多是假的。四四年政治工作会议一个材料说,部队积极分子增加,二十一团百分之二百,三十六团百分之二百二十六,整个部队的英雄模范一千六百多人。到四五年,报纸上就很少再看见这些英雄了。在新的形式主义下面,这种现象是一定会产生的。今年在报纸上看到张八,是个爆炸英雄。本来打算奖励一下,恐怕又是假的,现在打电报去查,查清楚以后再奖励。我们要求真实,不一定要求全面。他是个爆炸英雄,就发扬他这一点。如果再象过去一样,一定要求全面,就一定又会搞垮。因为他只有那样大的本事,多了他背不起。军队的政治工作、军事工作会议也许久没有开过,象这次建军会议,过去就没有开过。所有这些,都是政治生活。我们的政治生活不健全,干部连小组会也不开,这样非常要不得。一个党员,硬要过小组生活,向小组长汇报自己的工作,接受小组长分配的工作。也只有在小组生活中,大家把你看做一个普通党员,才能倾听下面的呼声。特别是部队首长,一定要进行自我批评,提倡民主,下面才敢批评,民主才能发扬。

  违犯俘虏政策,今天成了普遍的现象。搜俘虏腰包的,每次战斗都有;这种恶劣现象是不允许的。他不放下武器,就是敌人,应该坚决消灭;放下武器,我们就要争取。拿蒋介石的兵,蒋介石的枪,去打蒋介石,还不好吗?这是党的政策,中国还有几百万军队须要争取。今后凡违犯俘虏政策的都应受到应有的处罚。

  今后怎么办?我想主要的是开展部队的民主运动,也就是群众运动,解决我军中的连队政治形势,坚决反对军阀主义、本位主义等倾向,使我军大家齐心执行消灭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蒋介石,消灭地主阶级的光荣任务。

  第一,开展部队的经济民主、政治民主运动,经济要公开,政治要民主。只有发扬民主,才能反掉军阀主义、本位主义,反掉贪污腐化现象。

  要组织各级经济委员会。这不是个民意机关,而是权力机关,由民主选举产生。连队的经济委员会要受支部领导,代表战士的利益。它有权召开全连军人大会讨论本连的经济生活问题,比如杀一个〔口〕猪,讨论怎样吃法。同志们不要以为这是小事,一个连队杀一个〔口〕猪,是件大事。经委会可以随时清查本连的账目,要保证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经费用于解决战士的〔生活〕问题。各连的经委会可以联合清查营的账目,各营又可以联合清查团的,按级一直清查到军区。

  连队里还要发扬政治民主,除了作战命令,其他如练兵、生产、工作等,都可以开会大家讨论。开民主大会,战士可以批评任何干部。对屡次不改正错误的干部,战士可以向上级控告,一直可以告到军区,支部和各级党委一定要负责帮助他转。干部确实不好,就依照战士的意见,下命令撤职。

  如果连队里有了这个民主,那么,这个连队就有了保证。在民主运动开始时,发生某些偏向是难免的,各级党委要很好的领导,干部要很好的去掌握,不要害怕群众运动,不能压制民主。但是,真正的民主运动必须有阶级性的,要以贫苦农民出身的战士为骨干,团结中农出身的战士。这就可以达到,既可以反对军阀主义,又可以避免极端民主化。这是一切政治工作的基础,是不可忽视的。如果以地主成份、流氓兵痞等为核心,那民主运动和一切政治工作都要失败的。

  第二,严格纪律,赏罚分明。现在是由上而下的不遵守纪律,×××在紧张的战争中,曾两次擅离职守,参加大会,又不辞而别;×××写了六、七次信,不来开会。部队的纪律,尤其是党的纪律〔中〕的群众纪律,非严格整顿不可。现在,惩治贪污条例也有了,军法条例也有了,还缺一个奖励的条例,会后也可以起草一个,在部队中大大开展立功运动。做到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赏罚一定要发扬民主,通过群众。比如要选英雄,全连全营以至全团全旅都讨论了,这个英雄才能使大家心服。张八的爆炸,在三十六个团成了全团的运动,现在成了二旅的运动,这就是英雄。我们发扬他这一点,成为一面旗帜,就能推动我们的工作,提高我们的战斗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