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愿军魂不朽 细雨清晨胜利之师露宿街头

2014-5-27 14:49:14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邱兵 选稿:贾彦

image

65年前,解放军战士“不入民宅”,露宿上海街头。这一幕在古今中外军事史上都极为罕见。陆仁生图(新华社资料图片)

    原标题为:细雨清晨胜利之师露宿街头

    1949年5月25日清晨,上海,威海路成都路附近,当时还在上小学的严佩贞和妹妹站在自家的阳台上,天正下着蒙蒙细雨,地上湿漉漉的一片。两个小孩子突然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马路上躺着很多当兵的,一排又一排,整整齐齐,怀里还抱着枪。

  几天前,严佩贞家楼下的客厅被败退的国民党官兵占用了,全家被迫挤在楼上。24日晚上,国民党兵跑了,一家子在不安中挨到了25日黎明。这一次,当兵的没有进门。当父亲去邀请他们进屋睡时,领头的说,不行,这是纪律。

  严佩贞后来成为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

  1949年5月25日,苏州河南岸已经完全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9兵团的控制下,北岸还在进行巷战,两天后,5月27日,国民党守城部队投降,上海战役结束。5月24日之后的几个夜晚,成千上万的解放军官兵露宿在上海街头,古今中外罕见。

  时至今日,仍能在9兵团的总结报告中看到这样的记载:“进入市区的部队,虽在战斗中,服装均能保持清洁整齐。初入市区的部队,两三夜均在马路边露宿。适值雨季,连夜下雨,由于从军部起干部均能以身作则,战士亦都有觉悟,毫无怨言。”

  进入上海之前,总前委制订了《入城守则》,最重要的有两条,一不准在市区作战使用重武器,二是部队不准入民宅。陈毅在动员中说,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天王老子也不行!毛泽东看了《入城守则》,对“不入民宅”这一条批了八个字: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与这支“不入民宅”的军队相比,此时国民党军队的腐败已是泛滥成灾,用蒋介石的话说,是“尤以高级将领,凡军长以上者,几乎多是贪污……”。一支腐败之军是没有战斗力、打不赢战争的,1949年的国共之战,120年前的甲午战争,败者均是贪腐之军。

  这幅照片的拍摄者名陆仁生,入伍前是常熟城里一家照相馆的职工,他性格活泼,战士都知道他有摄影特长,首长则特地将在淮海战役中缴获的照相机赠给他。陆仁生凭着他的摄影基本功和政治敏感,捕捉了上海战役中的经典瞬间。

  我与严佩贞陆仁生等从未谋面。之所以知道一些细节,缘于1999年我在文汇报工作时参与的一次上海解放50周年征文活动,内容即是看这幅照片写下读后感。没有任何评奖的征文竟然吸引了上万读者的参与,其中就有严佩贞的文章以及陆仁生的战友怀念他的文章。

  15年前,作为那次征文活动的编辑,我阅读了上百万字的稿件,甚至在某一天清晨5点从天潼路绕过外白渡桥走到虎丘路的文汇报大楼,因为有一位战士肖玉柱的后人说,他父亲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在外白渡桥上好好看一眼上海。

  这位父亲在去世前告诉他的孩子们,那一年他在天潼路四川路一带战斗后疲惫不堪,很快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带着自己的孩子,吃着又白又大的馒头,穿着干净的衣服,欢笑着走过外白渡桥,歌唱着新的中国。

  今天,本报再次刊发这张65年前的照片,愿我们能够继续传承遥远年代的动人故事,还有那个细雨蒙蒙的清晨飞扬着的青春中国的梦想。愿江山永在,愿军魂不朽。

上一篇稿件

愿军魂不朽 细雨清晨胜利之师露宿街头

2014年5月27日 14:49 来源:东方早报

image

65年前,解放军战士“不入民宅”,露宿上海街头。这一幕在古今中外军事史上都极为罕见。陆仁生图(新华社资料图片)

    原标题为:细雨清晨胜利之师露宿街头

    1949年5月25日清晨,上海,威海路成都路附近,当时还在上小学的严佩贞和妹妹站在自家的阳台上,天正下着蒙蒙细雨,地上湿漉漉的一片。两个小孩子突然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马路上躺着很多当兵的,一排又一排,整整齐齐,怀里还抱着枪。

  几天前,严佩贞家楼下的客厅被败退的国民党官兵占用了,全家被迫挤在楼上。24日晚上,国民党兵跑了,一家子在不安中挨到了25日黎明。这一次,当兵的没有进门。当父亲去邀请他们进屋睡时,领头的说,不行,这是纪律。

  严佩贞后来成为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

  1949年5月25日,苏州河南岸已经完全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9兵团的控制下,北岸还在进行巷战,两天后,5月27日,国民党守城部队投降,上海战役结束。5月24日之后的几个夜晚,成千上万的解放军官兵露宿在上海街头,古今中外罕见。

  时至今日,仍能在9兵团的总结报告中看到这样的记载:“进入市区的部队,虽在战斗中,服装均能保持清洁整齐。初入市区的部队,两三夜均在马路边露宿。适值雨季,连夜下雨,由于从军部起干部均能以身作则,战士亦都有觉悟,毫无怨言。”

  进入上海之前,总前委制订了《入城守则》,最重要的有两条,一不准在市区作战使用重武器,二是部队不准入民宅。陈毅在动员中说,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准入,天王老子也不行!毛泽东看了《入城守则》,对“不入民宅”这一条批了八个字: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与这支“不入民宅”的军队相比,此时国民党军队的腐败已是泛滥成灾,用蒋介石的话说,是“尤以高级将领,凡军长以上者,几乎多是贪污……”。一支腐败之军是没有战斗力、打不赢战争的,1949年的国共之战,120年前的甲午战争,败者均是贪腐之军。

  这幅照片的拍摄者名陆仁生,入伍前是常熟城里一家照相馆的职工,他性格活泼,战士都知道他有摄影特长,首长则特地将在淮海战役中缴获的照相机赠给他。陆仁生凭着他的摄影基本功和政治敏感,捕捉了上海战役中的经典瞬间。

  我与严佩贞陆仁生等从未谋面。之所以知道一些细节,缘于1999年我在文汇报工作时参与的一次上海解放50周年征文活动,内容即是看这幅照片写下读后感。没有任何评奖的征文竟然吸引了上万读者的参与,其中就有严佩贞的文章以及陆仁生的战友怀念他的文章。

  15年前,作为那次征文活动的编辑,我阅读了上百万字的稿件,甚至在某一天清晨5点从天潼路绕过外白渡桥走到虎丘路的文汇报大楼,因为有一位战士肖玉柱的后人说,他父亲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在外白渡桥上好好看一眼上海。

  这位父亲在去世前告诉他的孩子们,那一年他在天潼路四川路一带战斗后疲惫不堪,很快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带着自己的孩子,吃着又白又大的馒头,穿着干净的衣服,欢笑着走过外白渡桥,歌唱着新的中国。

  今天,本报再次刊发这张65年前的照片,愿我们能够继续传承遥远年代的动人故事,还有那个细雨蒙蒙的清晨飞扬着的青春中国的梦想。愿江山永在,愿军魂不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