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赵祖康日记里的1949:希望已寄托给新中国

2014年5月15日 09:23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贾彦

image

 1949年6月,陈毅市长和赵祖康(持帽者)等视察浦东海塘(资料图)

image

赵祖康1949年的日记本。李谧欧摄

    原标题为:这一年,他亲历翻天覆地……——上海解放前末任市长赵祖康日记里的1949。本文选自《解放日报》2014年5月13日头版

    今年是上海和全国解放65周年。留住记忆,还原历史,发现价值,本报自5月4日起,向社会各界征集“上海,我的1949”专题报道线索。短短一周,热心读者们纷纷来电来信,提供线索与故事。他们中,有参与过解放上海战役的老战士,有当年的地下党,有本报老通讯员,也有重要历史人物的后代……今天,本报刊登的第一篇,就是旧上海最后一任代理市长赵祖康之子赵国通提供的。家人最近整理遗物时,意外发现一本父亲在1949年写下的完整日记。见到记者,赵国通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长方形皮夹,咖啡色,近乎发黑,小心翼翼从里面拈出一本同色笔记本,封面上是“diary”(日记)。他一边翻开日记,一边动情讲述,那个他与父亲一起经历过的、永远留在记忆深处与父亲笔下的——上海1949:“这一年,他亲历翻天覆地……”

  口述:赵祖康之子赵国通

  采访整理:本报记者 梁建刚 朱晨

  那一年,我9岁。所以感谢父亲,竟然从天而降了这样一本日记,从年头一笔一画记到年尾。里面写的许多事啊,我也从不知道,也觉十分新鲜。那一年的上海呵,也更生动、更丰满、更加清晰了。

  来,你们看,第一页、第一篇,写的就是1月1日元旦,万象更新,可他的心情,却和当时很多上海市民一样,很复杂、很纠结。一方面,他这天“赴各师友处贺新年……谈甚畅”,但日记中,所有这些“欢畅”的谈话,最后总离不开一句反复出现的——“希望和平”。另一方面,这天各地报纸上,有蒋介石元旦文告“和战关键系于共党”,有毛泽东新年贺词“将革命进行到底”,也有我父亲发表在当时中央日报上的一篇《对于上海工务建设之新年愿望》,这是他心心念念的梦想,凝聚着历时3年对大上海建设的规划,希望彻底打破上海由列强租界各自为政的城建格局,使这个繁华却布局凌乱的城市,成为一座美丽的条带状世界级大都会。然而在当时的上海,这种愿望只能是缘木求鱼。所以早在几个月前,我父亲就将我奶奶、我母亲和我们3个孩子,一起送往福州避难。当时心情,可想而知。

  1949年第一天的上海,舞照跳。元旦的青年舞会,我们的大姐还盛装出席。短短10天后,形势就大变了。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当天蒋经国就秘密飞沪,夜里,上海中央银行金库的黄金,十万火急,被秘密装船运往台湾。这一天,上海的经济已接近崩溃边缘。曾有报道抨击说:上海市面上的算盘已从传统的13档加长到17档,若钞票还要继续跌落,等到我们的算盘加长至27档,我们的写字台也要不适宜运用而必须放大,写字间的面积也要扩大,至此房荒就更严重了……就在这一天,你们看,1月10日,日记写了,我父亲还在“为机器进口与免费事”奔走,也在和友人的叙旧中,唏嘘不已:“人生诚不啻一梦,昨见胡山源,一别12年亦。”

  唉,再往下看。20多天后,2月4日,我父亲依然在开“市政会议,赶修桥梁”,下午“都市计划会议讨论三稿”……不过,注意看!这天日记提到一位“曹石俊钱挹珊请吃饭晤见朴君及李小姐”中的“李小姐”。记者同志,请你们一定要提到这位隐蔽战线的李小姐,我父亲对她非常感激。正是她,将我父亲与上海解放联系了起来,从此开始接受党的指示,她的名字叫王月英。瞧!上海1949年的头一两个月,进步的火种就开始更多地撒进了大上海。这本日记有好多类似记录。看这里,1月24日,“阅沈志远近代经济思想史”,你们知道,沈教授就是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1月29日,父亲又“夜听陕西电台广播”。等到3月25日,“中国工程学会代表侯德榜、茅以升、恽震、顾毓瑔及余五人,谒见李宗仁总统,请求通令军队不得破坏工矿交通公用地质及设备……”这便是轰动一时的中国工程师学会五代表赴南京请愿事件,我父亲是主要策划者之一。26日,“余等五人晋见何应钦院长”。27日,索性“在侯德榜处商议,另致毛泽东主席文,作目标之呼唤……”

  我能感觉到父亲当时的心情——希望,已经寄托给新中国。

  5月23日这篇有段记载:深夜,“陈(良)市长邀赴市府坚嘱……由余代理市长职务……”父亲一生最难忘的五天四夜来了。那天,上海解放已经只是时间问题,原本代理市长的陈良把我父亲推上前台。

  我父亲也早有打算:地下党多次指示设法接手市政机关,配合大军解放上海。推辞一番后就任,他连日通宵达旦“维持秩序,办理移交”。24日夜至25日,解放军占领苏州河以南整个地区,我父亲指示各警察局不要做任何抵抗,缴械投降;同时与各局处主要负责人集中办公,拜见中共接收代表,抢修急要工程、维持治安、保管档案、恢复交通……解放上海期间,全市没一天停电停水,城市秩序最快速度恢复,市民安然无恙。苏州河北岸邮政大楼,有国民党青年军固守,我父亲在解放军指导下,电请邮政局长劝降,数小时磋商成功,历史建筑完好保存。所以这天的日记,你们看,我父亲难得地写得比较多、抒了一次情:“当日清晨,苏州河南已告稳定。我到市府大厦,看到已竖起白旗,大门口架放着原警卫市府大厦的枪支,内心很平静高兴。”我想,这也是那天不少市民的心情。

  对了,翻天覆地那几天,还有篇日记很重要。战事27日结束,但纪念日定在28日,就因市府政权交接这件事。具体时间,我父亲后来撰文回忆,应是下午2时陈毅等来正式交接,3时举行旧市府职工大会。陈毅市长让大家安心固守岗位,将来量才适用,局面很快稳定下来。我父亲想办好移交后,去大学教书。陈毅市长摇摇头,鼓励他发挥专长,为市政建设出力;过两天又专门谈心,请任市工务局长。我父亲非常感动,打消顾虑,当即答应。特地在那天日记写下:“陈表示好感,要我继续工务局长,‘我们一定很能合作的’。”

  陈毅市长与新中国对科学人才的重视,让我父亲分外感动。所以后来,你们看,这日记里一篇一篇,从年中,到年底,满满的全是工作。6月6日,他连日赶工修改的“上海市大都市计划三稿草图”,递交并得到市政府批准;七八月,百年罕见的台风袭击,浦东高桥炮台浜决口,他陪陈老总一线视察;10月国庆大典时,他还在工作,商议海塘事;12月,最后一篇日记是“28日,上海市政公会工务分会成立大会……五千人的大家庭(工务局有5000职工)”,看得出,他极高兴。

  一页页一篇篇,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现在,65年也过去了。上海,我的1949!这一年开始时,我父亲还是一名在旧政府备受排挤的技术官员,后来在关键时刻,他做了正确的决定,尽到自己的职责。这一年结束时,他已经成为新中国一名人民公仆。我们永远为父亲的选择骄傲!

  人物档案

    赵祖康(1900年—1995年),松江县人,道路工程专家、市政规划专家,与詹天佑、茅以升并称为中国交通工程三杰。抗战胜利后任上海市工务局局长、代理市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员、工务局长,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等职,1982年当选民革中央副主席,1995年在上海病逝。

上一篇稿件

赵祖康日记里的1949:希望已寄托给新中国

2014年5月15日 09:23 来源:解放日报

image

 1949年6月,陈毅市长和赵祖康(持帽者)等视察浦东海塘(资料图)

image

赵祖康1949年的日记本。李谧欧摄

    原标题为:这一年,他亲历翻天覆地……——上海解放前末任市长赵祖康日记里的1949。本文选自《解放日报》2014年5月13日头版

    今年是上海和全国解放65周年。留住记忆,还原历史,发现价值,本报自5月4日起,向社会各界征集“上海,我的1949”专题报道线索。短短一周,热心读者们纷纷来电来信,提供线索与故事。他们中,有参与过解放上海战役的老战士,有当年的地下党,有本报老通讯员,也有重要历史人物的后代……今天,本报刊登的第一篇,就是旧上海最后一任代理市长赵祖康之子赵国通提供的。家人最近整理遗物时,意外发现一本父亲在1949年写下的完整日记。见到记者,赵国通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长方形皮夹,咖啡色,近乎发黑,小心翼翼从里面拈出一本同色笔记本,封面上是“diary”(日记)。他一边翻开日记,一边动情讲述,那个他与父亲一起经历过的、永远留在记忆深处与父亲笔下的——上海1949:“这一年,他亲历翻天覆地……”

  口述:赵祖康之子赵国通

  采访整理:本报记者 梁建刚 朱晨

  那一年,我9岁。所以感谢父亲,竟然从天而降了这样一本日记,从年头一笔一画记到年尾。里面写的许多事啊,我也从不知道,也觉十分新鲜。那一年的上海呵,也更生动、更丰满、更加清晰了。

  来,你们看,第一页、第一篇,写的就是1月1日元旦,万象更新,可他的心情,却和当时很多上海市民一样,很复杂、很纠结。一方面,他这天“赴各师友处贺新年……谈甚畅”,但日记中,所有这些“欢畅”的谈话,最后总离不开一句反复出现的——“希望和平”。另一方面,这天各地报纸上,有蒋介石元旦文告“和战关键系于共党”,有毛泽东新年贺词“将革命进行到底”,也有我父亲发表在当时中央日报上的一篇《对于上海工务建设之新年愿望》,这是他心心念念的梦想,凝聚着历时3年对大上海建设的规划,希望彻底打破上海由列强租界各自为政的城建格局,使这个繁华却布局凌乱的城市,成为一座美丽的条带状世界级大都会。然而在当时的上海,这种愿望只能是缘木求鱼。所以早在几个月前,我父亲就将我奶奶、我母亲和我们3个孩子,一起送往福州避难。当时心情,可想而知。

  1949年第一天的上海,舞照跳。元旦的青年舞会,我们的大姐还盛装出席。短短10天后,形势就大变了。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当天蒋经国就秘密飞沪,夜里,上海中央银行金库的黄金,十万火急,被秘密装船运往台湾。这一天,上海的经济已接近崩溃边缘。曾有报道抨击说:上海市面上的算盘已从传统的13档加长到17档,若钞票还要继续跌落,等到我们的算盘加长至27档,我们的写字台也要不适宜运用而必须放大,写字间的面积也要扩大,至此房荒就更严重了……就在这一天,你们看,1月10日,日记写了,我父亲还在“为机器进口与免费事”奔走,也在和友人的叙旧中,唏嘘不已:“人生诚不啻一梦,昨见胡山源,一别12年亦。”

  唉,再往下看。20多天后,2月4日,我父亲依然在开“市政会议,赶修桥梁”,下午“都市计划会议讨论三稿”……不过,注意看!这天日记提到一位“曹石俊钱挹珊请吃饭晤见朴君及李小姐”中的“李小姐”。记者同志,请你们一定要提到这位隐蔽战线的李小姐,我父亲对她非常感激。正是她,将我父亲与上海解放联系了起来,从此开始接受党的指示,她的名字叫王月英。瞧!上海1949年的头一两个月,进步的火种就开始更多地撒进了大上海。这本日记有好多类似记录。看这里,1月24日,“阅沈志远近代经济思想史”,你们知道,沈教授就是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1月29日,父亲又“夜听陕西电台广播”。等到3月25日,“中国工程学会代表侯德榜、茅以升、恽震、顾毓瑔及余五人,谒见李宗仁总统,请求通令军队不得破坏工矿交通公用地质及设备……”这便是轰动一时的中国工程师学会五代表赴南京请愿事件,我父亲是主要策划者之一。26日,“余等五人晋见何应钦院长”。27日,索性“在侯德榜处商议,另致毛泽东主席文,作目标之呼唤……”

  我能感觉到父亲当时的心情——希望,已经寄托给新中国。

  5月23日这篇有段记载:深夜,“陈(良)市长邀赴市府坚嘱……由余代理市长职务……”父亲一生最难忘的五天四夜来了。那天,上海解放已经只是时间问题,原本代理市长的陈良把我父亲推上前台。

  我父亲也早有打算:地下党多次指示设法接手市政机关,配合大军解放上海。推辞一番后就任,他连日通宵达旦“维持秩序,办理移交”。24日夜至25日,解放军占领苏州河以南整个地区,我父亲指示各警察局不要做任何抵抗,缴械投降;同时与各局处主要负责人集中办公,拜见中共接收代表,抢修急要工程、维持治安、保管档案、恢复交通……解放上海期间,全市没一天停电停水,城市秩序最快速度恢复,市民安然无恙。苏州河北岸邮政大楼,有国民党青年军固守,我父亲在解放军指导下,电请邮政局长劝降,数小时磋商成功,历史建筑完好保存。所以这天的日记,你们看,我父亲难得地写得比较多、抒了一次情:“当日清晨,苏州河南已告稳定。我到市府大厦,看到已竖起白旗,大门口架放着原警卫市府大厦的枪支,内心很平静高兴。”我想,这也是那天不少市民的心情。

  对了,翻天覆地那几天,还有篇日记很重要。战事27日结束,但纪念日定在28日,就因市府政权交接这件事。具体时间,我父亲后来撰文回忆,应是下午2时陈毅等来正式交接,3时举行旧市府职工大会。陈毅市长让大家安心固守岗位,将来量才适用,局面很快稳定下来。我父亲想办好移交后,去大学教书。陈毅市长摇摇头,鼓励他发挥专长,为市政建设出力;过两天又专门谈心,请任市工务局长。我父亲非常感动,打消顾虑,当即答应。特地在那天日记写下:“陈表示好感,要我继续工务局长,‘我们一定很能合作的’。”

  陈毅市长与新中国对科学人才的重视,让我父亲分外感动。所以后来,你们看,这日记里一篇一篇,从年中,到年底,满满的全是工作。6月6日,他连日赶工修改的“上海市大都市计划三稿草图”,递交并得到市政府批准;七八月,百年罕见的台风袭击,浦东高桥炮台浜决口,他陪陈老总一线视察;10月国庆大典时,他还在工作,商议海塘事;12月,最后一篇日记是“28日,上海市政公会工务分会成立大会……五千人的大家庭(工务局有5000职工)”,看得出,他极高兴。

  一页页一篇篇,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现在,65年也过去了。上海,我的1949!这一年开始时,我父亲还是一名在旧政府备受排挤的技术官员,后来在关键时刻,他做了正确的决定,尽到自己的职责。这一年结束时,他已经成为新中国一名人民公仆。我们永远为父亲的选择骄傲!

  人物档案

    赵祖康(1900年—1995年),松江县人,道路工程专家、市政规划专家,与詹天佑、茅以升并称为中国交通工程三杰。抗战胜利后任上海市工务局局长、代理市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员、工务局长,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等职,1982年当选民革中央副主席,1995年在上海病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