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滩消失的"情人墙" 毛猛达:谈恋爱要会抢位置

2014年3月26日 08:0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沈扬 选稿:朱恬

原标题: 消失了的“情人墙”

今日之富有诗情画意的外滩胜景

从外滩眺望一轮圆月下的浦东

“情人墙”的起点黄浦公园

上世纪八十年代“情人墙”边的青年情侣

外滩美景下情侣热情相拥

  流逝的岁月中,总有一些人生“风景”是难以忘怀的,比如说上海外滩的“情人墙”——黄浦江之滨的那一抹“异彩”,能在脑海里抹去吗?

  千米江堤边的一抹异彩

  时间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到80年代后期,地点是自外白渡桥旁的黄浦公园开始,至金陵东路新开河结束,全长大约一千六七百米,那是一条由钢筋水泥制成的防汛墙。每到夜幕降临,大都会临江的这一段是相对平静的,灯光也黯淡。在“左”风炽烈的年代,“霓虹城市”的霓虹不见踪影,后来有一些了,也在闹市的远处,与滨江这边厢不相干。于是自发形成的奇观出现了:成双成对的年轻男女,依托长长的防洪堤墙体和护栏,面向江面,头靠头,手握手,轻声细语,情话绵绵。当然两情相悦,仅有语言交流是不够的,抚摸,拥抱,亲吻等肢体动作,也是常有的“镜头”。情侣们在这里是较少顾忌和负担的,但都会自觉把握一定的“度”,谁敢无视“风化”两字呢!据说落雨的时候这里也不冷清,各色雨伞一字排开,绵延千米,很是壮观。有关的过来人曾如此描述彼时情景:“伞外风雨冰冷,伞内温暖如春”,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在里头。

  那些年住在上海大厦、和平饭店的外国人,对百步之外的这一情感地带怀有新鲜的好奇心,常在晚饭之后相约到这儿来漫步看“风情”。嗅觉灵敏的新闻人也来了,有记载说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曾为此写了专门报道,这位记者在惊叹“这是我所见到的世界上最壮观的情人墙”的同时,把这一“新闻现象”归结为“曾为西方列强陶醉的外滩,在现代中国仍然具有不可估量的魅力”。外国记者其实只说了事物的一面,对于“墙”的内在缘由和全部故事,他的观察力还差一截。 《纽约时报》的记者如此写道:“在一千多米的‘墙’边,集中了一万对上海情侣……”这个数字可能有点儿夸张,但“十分可观”这一点肯定不会错。1978年,一位上海市民在现场点数,自北京东路到南京东路短短200多米的堤边,就有恋人600对。一般都说这个实地观察的数字,具有较大的可信度。 《现代家庭》杂志主编马尚龙在相关文章中有如此记述:“没有这道‘墙’。如今的中年人简直就失去了爱情的记忆。 ”可能也说得有点儿夸张,但由个体性自然汇合而成“群体性”的爱意表演,参与者之众,持续年头之长,真的无愧为“世界之最”。

  外地来的朋友有时会发问,“情人墙”前除了恋人,难道再无其他人了吗?当然不是的。封闭年代没有“旅游”的概念,然而出差或探亲访友者来到大上海,“逛外滩”还是少不了的项目选择。傍晚时分,本地居民来这里散步纳凉的也不少。外来客对于如此的“奇特风景”常常不明底细,觉得大上海就是不一样,十里洋场的遗风,谈情说爱也要摆出阵势来。笔者年轻时旅居福建,也是“外地人”,1984年定居沪上后,有一天晚上就怀着好奇心理去“探墙”,——沿岸一线的情侣仍是可观,但空档还是有的。说来有趣,漫游之中,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在一处占栏而立,他并无意赏看江景,而是把一双眼睛盯住了身旁情侣的亲密动作,恋人中的女子终于忍不住了,尖声斥责:“看什么看! ”男子受惊,一溜烟跑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