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央八人小组密赴上海瓦解"四人帮"余党武装叛乱

2014年3月20日 09:32

来源:人民网 作者:王守家 李海文 选稿:贾彦

image

审判“四人帮”

    1977年5月13日,新华社的《内部参考》发表国家建委办公厅原副主任曹大澄所写的《余党末日》时,编者按评价:这篇文章“有助于加深我们对揭批‘四人帮’的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和必要性的认识”。
  
  另外,国家计委原副主任袁宝华的秘书王守家至今保存着当年被派遣到上海时的工作日记。
  
  如今,曹大澄、王守家已是耄耋之年,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李海文长期研究毛泽东、周恩来、华国锋、彭真,研究“文革”历史,对这段历史比较熟悉。三人合作,如实记录下这段令人难忘的历史,以飨读者。
  
  八人小组赴上海名为“抓革命促生产建设调研和督促组”,实际肩负深入虎穴的秘密使命
  
  1976年10月7日晚上,王守家在家里接到国家计委副主任袁宝华打来的电话:“守家吗?你明天上班时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王守家多年担任袁宝华的秘书,对这样的电话习以为常。10月8日8点,他一进计委大楼就直接来到袁宝华的办公室,看到除袁宝华外,还有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王守家心中一惊,谷牧副总理亲自过来,出了什么大事?很快,又进来七位同志,这些都是王守家熟悉的。他们是:
  
  徐良图,国家计委生产组副组长,“文革”期间负责北煤南运、南粮北调和海运石油,解决濒临停产的钢厂、电厂等企业和人民生活问题。自封为“救火队”队长。
  
  李景昭,国家建委核心小组成员。
  
  周力,物资部调度局局长。
  
  曹大澄,国家建委办公厅原副主任,国务院计划起草小组运输处处长,“文革”期间历届计划会议、经济工作务虚会简报组组长。
  
  干志坚,国家计委干部,石油钻探钻头工程师,地下钻管、钻头专家。
  
  王德瑛,国家建委燃料动力局负责人。
  
  陈斐章,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负责人。
  
  9时,谷牧宣布:昨天,党中央采取断然措施,把祸国殃民的四个大坏蛋抓起来了!把“四人帮”抓起来了!
  
  其实是10月6日晚把“四人帮”抓起来的。7日上午,谷牧到玉泉山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时知道了这个消息。这时,他仍然沿用玉泉山会议宣布的“昨天”。
  
  大家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使劲鼓掌,叫好。
  
  谷牧等大家安静下来后,继续说,上海是“四人帮”长期把持的地方,现在我们对上海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派你们八个人先去上海,执行秘密任务:了解上海深层情况,帮派的动态,每天把上海的情况告诉北京。你们到上海以后,先做秘密串联工作,通过熟人、亲戚、朋友了解上海动态。你们要做好经受残酷考验的准备。这件事要高度保密,不许对任何人讲,甚至对老婆也不能讲,只能说到上海出差。你们向外公开的任务是了解上海生产情况,了解计划完成情况。他宣布,派遣小组的名义是“抓革命促生产建设调研和督促组”,组长徐良图。
  
  谷牧对曹大澄说,你到了上海去找王一平同志。
  
  兵贵神速,此时距粉碎“四人帮”仅仅过了36个小时,“四人帮”上海余党还没有摸清北京的动向。
  
  曹大澄、李景昭、王德瑛这三位国家建委的同志是谷牧提名的。国家计委的徐良图、干志坚、陈斐章、王守家四位同志是袁宝华提名的。物资部的周力也是袁宝华提名的,袁担任过物资部部长。为什么挑选这八个人呢?意图很明显:在当时,各省区市的计委(上海称计划组)、经委(上海市称工交组)、建委和物资系统对这八个管业务的干部都很熟悉。每年召开的全国计划会议上,都是这八个人和各省区市打交道,平时也经常联系,所以他们到上海出差,别人都会相信是真来抓计划、生产、建设业务工作的,不会怀疑另有秘密使命。
  
  王守家在派遣小组中负责总务工作。徐良图要王守家立即到计委接待处订八张飞机票,越快越好。
  
  王守家当即请计委接待室订妥次日晨第一班飞机票。订好票后,王守家立刻给上海市工交组值班室打电话,告诉接电话的甲某:明天我们八个人到上海出差。7点4分起飞,8点半到上海。请你们到飞机场接机,并安排住宿。
  
  谷牧为什么派曹大澄去找王一平“接头”呢?王一平和谷牧本是山东荣成同乡,青少年时代同学,1931年两人同时参加革命。王一平1935年底组织胶东起义失败后,到北平找谷牧接上组织关系,当晚住在西城辟才胡同谷牧租的公寓。1936年4月30日深夜,两人同时被宋哲元的军警督察处逮捕,关押在府右街军警督察处看守所。出狱后,两人一起到东北军学兵队。抗日战争时期,两人同在山东根据地。新中国成立后,同在上海市委工作。1955年,谷牧调国务院任第三办公室副主任兼建委副主任。建委撤销后,谷牧任经委副主任。王一平在上海市委做组织工作,后任书记处书记,“文革”开始后就靠边站了,以后又作为团结对象被结合到上海市革委会。
  
  王一平和曹大澄都爱好书画。每逢王一平到北京办事,必邀曹大澄陪同去拜访黄胄、吴作人、李可染、李苦禅等老画家,因而王一平、曹大澄成为书画朋友。谷牧要曹大澄到上海先找王一平,就是私下以书画往来,掩护此行的秘密活动。
  
  曹大澄想,这次到上海既然以以画会友为掩护,就要带上一幅画才好。晚上,他和夫人一起来到黄胄家。
  
  黄胄已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四人帮”被抓的消息。曹大澄一进来看见画案上摆着几幅画,上面画有四只螃蟹,有的题诗句:“蟹肥酒香秋光好,看尔横行到几时。”有的题诗句:“人心大快喜若狂,除尽四害共举觞,神州欢呼新胜利,莺歌燕舞菊花香。”曹大澄说明来意后,黄胄非常爽快地将案子上的一幅《四蟹图》卷起来交给他,说:“你给他带去,保你平安。”
  
  10月9日一早,徐良图、曹大澄、王守家等八人准时在首都机场登机。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