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寒冷北大荒和温柔黄浦江:留在黑龙江的上海知青

2014年3月11日 09:51

来源:人民网 作者:朱晓军 选稿:贾彦

  袁小虎和上海风味小吃店

  袁小虎开的“上海风味店”是一间没有装修的低矮砖房,如果上面没有招牌的话,只能算是一间仓房。店门紧紧关着。去七星农场幼儿园打探袁小虎妻子的人回来说,袁小虎昨天骑车子回来时摔了,脸皮抢破了,不好意思出来,在家呆着呢。

  袁小虎是1950年1月生的。用他的话说就是牛年的尾巴虎年的头。不知道父母为他取名“袁小虎”是不是与他属虎有关。袁小虎的家曾住在上海闸北区,老火车站边上。家里生活一直很贫困,一家7口人全靠父母每月那近百元的工资养活着。

  袁小虎是主动报名下乡的,因为他不走,妹妹就得走。

  袁小虎知道家境困难,组织上发的知青购买证他都没要。临离上海前,他只买了一套秋衣、一床被里被面,总共花了76元。到北大荒之后,别的知青一打开箱子,里面应有尽有,而他的箱子里只有几件带补丁的衣服。别的知青吃完饭后,边吃零食边唠嗑,他只好躲得远远的,到离宿舍较远的树林或草甸子里去转悠。

  那几年,袁小虎伐过木头,盖过房子,还打过山洞。袁小虎的脑袋很活,不论木工活、瓦工活、电工活,只要他眼睛一过,就知道怎么干。

  袁小虎有过好多次离开北大荒的机会,他都放弃了。1972年,团里推荐他去齐齐哈尔医士学校学习。他说,我去那儿干啥?还不如在这儿干点活呢。第二年,团里再次推荐他去上海师范学校读书,这本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不仅可以读书,还能回上海。

  他又说,我初中没念几天就文化大革命,这不是撵鸭子上架么?再说,上海的家里住房总共才有19.3平方米,我若回了上海,7口人挤在一间屋里,晚上还得打地铺,使得家人都不方便。家里贫穷,父母负担重,上学的话工资就没有了。于是他又没有去。

  1977年,袁小虎在北大荒成了家。妻子是1959年随父母从山东来北大荒支边的,在团部的幼儿园当炊事员。

  知青大返城时,妻子和朋友都劝袁小虎回去。袁小虎却坚决地说,我不回去,回去工作一时安排不了,还得靠父母养活。再说,我回去了,妻子调不去,两地生活也够遭罪的了。

  1979年底,袁小虎的父亲退休前,来信把袁小虎找了回去。父亲说,全家就属袁小虎离家最远,所以把顶替的名额给他,让他办回去。袁小虎说,干脆把这个名额给小弟弟吧,他中学毕业后在家待业也不是个办法。我不管怎么说在北大荒还有份工作,有个家。就这样,那个名额就给了他的小弟弟。

  1988年,因父母生病和去世,袁小虎欠下3000多元的债。为了还债,他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借了3000元,在道边搭起了一个铁皮棚子,办起了上海风味小吃店。第一年,仅干了5个月就赚了3700元。内弟结婚时,他慷慨地拿出了3000元。第二年,他还清了债务。接下来,他越赚越多,如今已拥有数十万元存款。

  袁小虎得意地说,在北大荒这么多年,先后受到过7次奖励,还当过建三江垦区的先进工作者。在他的小吃店里挂的“尊师重教”的匾也是上面奖的。这几年来,他每年都要为学校或幼儿园捐一些款。1998年,幼儿园重新翻建,他捐了1.5万元。

  而袁小虎的家,却十分简陋,竟还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

  (摘自《上海滩》)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