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寒冷北大荒和温柔黄浦江:留在黑龙江的上海知青

2014年3月11日 09:51

来源:人民网 作者:朱晓军 选稿:贾彦

  “上海肯定还是要回去的”

  采访完高晓福后,我又在场部采访了高晓福在半工半读学校的同学并和他一起下乡的季明霞。季明霞的境遇与高晓福截然相反,她的皮肤保养得很好,抹着淡妆,似乎眉毛也修整过。她一点儿也不像我所采访过的其他知青。几十年的岁月,使好些知青不论在衣着上还是在相貌上已被当地人同化了;季明霞却不同,她无论穿着还是相貌都很像都市里的富太太。

  季明霞颇有成就感地说,他们刚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原,如今城市有的这里差不多全有了。1974年,季明霞与农场的一位转业兵结了婚。没想到结婚不几年,知青大返城就开始了。一起下乡的知青一个个地走了,季明霞的心也被激活了。离家10来年了,偏僻寒冷的北大荒和流淌着温柔的黄浦江,在她心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可是,幼小无知的女儿、相亲相爱多年的丈夫,这就是她的根哪!她走了,他们怎么办?最后一想,算了算了,不走了,哪儿的黄土不埋人!

  1989年,她把女儿的户口办回了上海。1995年,女儿读完了中专后,回了上海。女儿回去后,在一家自选商场工作。女儿住在姥姥家里,那是一间老式的房子,只有十二三平方米,但屋顶比较高,于是从中间造出来一个小阁楼,女儿住在上面。女儿回沪后,从没回来过。季明霞多次打电话劝女儿回来一趟。女儿表示找机会回来看看。是啊,上海对于母亲而言是故乡,北大荒对于女儿来说也是故乡啊。

  1985年,在场部机关当管理员的丈夫停薪留职,在前进火车站办了一家集住宿餐饮为一体的饭店,没几年就赚了二三十万元,接着又开办了造纸厂。前年,他们又把饭店的房产买了下来,租了出去。

  季明霞说,将来退休后,还是要回上海的。她想等父母的房子动迁后,再添点钱买一套住房,就可以回去养老了。在北大荒干了这么多年的财会,如回去能找到工作还想干几年。

  沈利琴是位圆圆的脸上流溢着温柔和贤惠的女人,她是1971年下乡的,如今已是家庭农场的农场主了。她的丈夫是位开油槽车的司机,炯炯有神的眼睛,黑黑的小胡子,有点儿像新疆维吾尔族男人。

  沈利琴在家里是长女,家境也不太好,所以下乡后就没想办回上海去。与当地人谈恋爱后,她就更不想往回办了。1978年,当大批知青轰轰烈烈地返城时,她却悄悄地结了婚。

  1991年,沈利琴停薪留职,租一间房子办起了个体饭店。1993年,沈利琴用开饭店赚的钱买了一片荒地,办起了家庭农场。
  1997年,那块地被淹了,损失了7万元,她很豁达地说,种地和炒股一样,赚了就是赚了,赔了就是赔了。庄稼不收年年种吧,种地总比干别的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