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人的“三线人生”:乡愁串起的深山与外滩

2014年2月20日 11:16

来源:看看新闻 选稿:朱恬

原标题: 看懂上海:上海人的“三线人生”

image

  一边是深山,一边是外滩,将二者联为一体的不是美国的U2飞机,也不是国家领袖的睡眠问题,而是上海“大、小三线人”,大悲大喜的人生阅历。今天的话题,我们先从这张网友拍摄的,2012年兰州国际马拉松比赛的照片说起。

  在这面红旗上写着的“南京路长跑队”,会让人有一种错觉,以为这场马拉松是在上海进行的。照片中的老人,就是当年三线建设中,支援兰州的上海技术工人。虽然已经融入了兰州,但依然心系家乡上海,就连组织的长跑队,也不忘取名时,用上家乡的标识。

  开始于1964年的三线建设,历时17年,是新中国历史上一次规模空前的重大经济建设运动,同时,也是一场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

  地处沿海,又是新中国最大工业基地的上海,是三线建设的重要参与者。当时全国支援各地三线建设的有上千万人,而上海一个城市,就去了150多万人,还不包括家属。

  作为典型的三线子弟,王小帅的半自传体电影《我11》,就讲述了一个上海出生的小男孩,在那个特殊历史时期长大的,典型的“三线人生”。

  1966年,上海光学仪器厂受命在贵阳新天寨创建新光厂,除了800名内迁职工、复退军人、新分配进厂的大中专毕业生要内迁贵阳外,组织上还鼓励家属随行,家属如果没有工作,还保证分配。

  动员工作时,并未强调会在三线待多久,却提到贵阳“一年四季像春天一样,生活水平低,老便宜的,鸡蛋只有几分钱一个,米嘛只有一角多钱一斤”。最终,共有1050名家属一同内迁,而全厂上下从动员到出发,只用了短短十天时间。

image

image

  当时,三线建设要求“靠山、分散、隐蔽”(简称山、散、洞),所以厂区新址,大多是在山区辟一块新天地。很多当年支援三线建设的老上海回忆说,“火车驶入贵州,还没到站,看着车窗外一片片荒山,我想不对头,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穷啊,我的泪水就滴滴答答的。”

  除了住房,对于讲究饮食的上海人而言,当地的食材、作料更是极度匮乏。每次返回上海,采购酱油、蔬菜。因为水质问题,有人还特意从上海买回大缸和明矾,雨天就用大缸接水、明矾定水,待第二天将上面的清水舀来食用。为了吃肉,还有人甚至会去肉联厂,用肉票换许多高温处理过的病猪肉。

image

  照片上的人叫冯喆,著名电影演员。

  1965年,为配合“三线建设”,国务院决定上海迁一个电影厂到四川。周恩来说:“海燕”就让她在海边,“天马”行空就让它到四川来。

  当年,白杨、金焰、顾而已、项堃等著名电影人都在内迁之列。项堃、顾而已等几十人,已先期到峨影厂报到。首批来的人当中,就有冯喆,后调入峨嵋电影制片厂,并在《羊城暗哨》、《南征北战》、《铁道游击队》、《桃花扇》、《金沙江畔》等影片中扮演重要角色。文革一起,内迁一事作废。1969年,冯喆遭到迫害关押,客死成都。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