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翻译高志凯:我怎么确定小平说“四”还是“十”

2014年2月7日 08:00

来源:人民网 选稿:奚亮

  分权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针对这些问题,高志凯认为应该一分为二地看待和分析,避免极端化的解决方案。

  高志凯并不赞同“废除国有企业,让国有资本退出经济运行”的观点。他认为,在某些特定行业里,国企仍然应该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中国企业要在国际上与非常强大的跨国公司竞争,而国外的跨国公司早年也是由发达国家的政府在背后大力支持,甚至用炮舰外交支持出来的。”

  高志凯认为,国企的问题主要是制度性的,要把这些问题改掉,关键是要让国企真正代表老百姓的利益。“挪威石油公司、新加坡航空公司都是国有企业,制度性保障使其不能腐败,廉洁透明。挪威的石油、天然气属于国家,老百姓都有份,每年企业公布很多细节,老百姓能算出人均占多少,知道这是国家代自己持有的。”中国企业则很模糊。“老百姓觉得,企业被利益相关方控制了,究竟是谁的搞不清楚,老百姓平摊不到,你值多少钱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要解决问题,首先要打破一把手大权独揽的局面,尤其是采购权和人事权。“国外很多跨国企业,像通用电气,规模很大,遍布世界100多个国家,但它只有一个采购部。通用电气中国区总裁的权力很大,但在公司里,他要买一支笔都不能做主。他只能统计一年里公司需要多少台电脑,多少张写字台,多少支笔,然后报给采购部,经过审核、批准,由采购部统一集中购买。人事权也由人事部垂直管理,你可以说你需要什么人,报上来,由总公司直接招聘,这样就减少了腐败的可能性。”高志凯说。

  其次是监管权的相对独立。“法律顾问要有相对独立性,比如可以直接向上汇报,形成一个垂直体制。法律顾问的奖励应该是发现了总经理多少问题,而不是同流合污。否则,人的任免,财的支付,物的处置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么多人都在求他,他能不腐败吗?”

  此外,还应把审查监督从后置变成前置。“蒋洁敏出事时,我提出过一个观点:这种人不出事的时候,大家以为他是天使;出了事,大家觉得他是魔鬼。其实,真实情况比这复杂得多。‘老虎’、‘苍蝇’是要打,但更重要的,是有一个防范出现‘老虎’、‘苍蝇’的机制,事前就要严格监督,因为事后再审已经晚了,损失已经造成了。”

  在这方面,国内的认识还有待提高。高志凯介绍,国际优秀企业都极其重视法律专业人士在公司里所扮演的角色。他曾为李嘉诚的企业和记黄埔提供过服务,在香港和记大厦,他看到董事总经理所在的楼层有一半都是法律顾问办公室,而另一半是财务部。“他们就紧紧抓住两块,一是法律,二是财务。反观国内,权力过于集中,缺乏相互监督是造成现在国有企业内部很多问题的根本所在。”

  对于政府在经济中应该扮演的角色,高志凯认为,首先是政企分离。“让企业运行更加市场化,降低受政府控制的程度,这是避免形成权贵资本的关键。”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不作为,“政府应该发挥重要作用,但必须是正能量,让企业凭真功夫做事。”其次,国内企业界应该形成健康成熟的行业协会,既能摆脱地方限制,也能协调企业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同时促进自身行业的发展。

  “摸着石头过河”没有过时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提出“摸着石头过河”。30多年后,高志凯仍然坚信这句话的现实意义。

  “有人说,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理性改革的时代。我觉得这容易让人误以为‘摸着石头过河’是缺乏理性的。如果把当前的改革说成理性的,把30多年前的决策说成非理性或缺乏理性,是不可取,也不符合事实的。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机遇和挑战,摸着石头过河本身就包含着巨大的理性和利弊权衡。”高志凯对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说。

  面对种种问题,高志凯仍然认为中国是幸运的。“1978年,在找不着北的时候出了个邓小平,把中国从死胡同里拉出来,走上了改革开放的路。最近这10年,中国确实积压了很多问题,但我觉得中国现在仍然是走运的。如果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的重大决定能够迅速得以推进,通过立法、各级政府全力配合等手段加以落实,国内的问题会得到妥善解决。整天感恩戴德固然不好,但极端否定一切,什么都看不惯,又什么都做不好,则更为可悲。假如你无法提出和实现一个更好的方案,那么不如积极地把现有问题加以解决。”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