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追溯上海百年春节:1922中共给群众发贺卡

2014年1月27日 09:35

来源:人民网 选稿:贾彦


  
  1922年 贺卡与金钱炮
  
  成立不到半年的中国共产党使上海人过了一个“红色春节”。上海街头出现了一万多张新型贺年片,长16.8厘米,宽11厘米,正面是用毛笔写的“恭贺新年”四个醒目的大字,背面印了一首《太平歌》:“天下要太平,劳工需团结。万恶财主铜钱多,都是劳工汗和血。谁也晓得:推翻财主天下悦。谁也晓得:不做工的不该吃。有工大家做,有饭大家吃,这才是共产社会太平国。”中国共产党上海党组织发动党员和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会员,把这些贺年片分送给工人群众,并在市内沿街到处散发,勇敢者甚至跑到了市内热闹的大世界。工人拿到贺年片后,都非常感动,感到共产党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帝国主义巡捕房惊惧万分,马上立案侦查,企图进行镇压。但是,党组织早做好隐蔽的准备。最后,巡捕房只得将此案归档了之。
  
  当时上海春节一景是无赖少年以金钱炮掷人为乐。当时的作品这样写道:“百炮齐飞,火星乱迸。车中人都以手障面,不敢抬头见人。坐在人力车上的妇女,甚至被他们挡住去路,将金钱炮向着脸乱掷,妇女大哭呼救。有男子保护的,下来和他们打架。”《申报》也有人撰文疾呼:“旧历新年燃放爆竹,实有禁止之必要。”  
  
    1932年 新年痛杀倭寇
  
  上海人在炮火声中迎来了1932年新年。除夕夜与大年初一,中国军队英勇地击退了日寇数次疯狂进攻。主持淞沪抗战的蔡廷锴将军的大年初一日记是:“天拂晓后炮声已停……上海各界及各方慰问品并汇来慰问金甚多,拟在沪设办事处,以便应付,即委范志陆为驻沪办主任……午后前方枪炮声时疏时密,敌人除以机械化总队不时向我袭击外,并以飞机用机关枪向我守军扫射,应有尽有,施展气球向我防线侦察。我官兵沉着,敌人亦不得逞。酉刻,敌再来犯闸北,均被击退。”
  
  “一·二八”事变后,日军在上海烧杀淫劫,无恶不作,给上海城市和上海人民留下了惨痛的记忆。《申报》时评上说:“上海惨变自上月二十八晚爆发,迄今日屈指已近一旬,此旬日吾人但日闻炮声隆隆机声轧轧,但日见尸体狼藉遍地,难民拥挤于途,东亚第一之大市场已沦为极可恐怖之场所……”但是国难炮火声中,上海仍有一些纸醉金迷者,当时沪上各家电影院放映《风流外交家》、《妙人妙事》、《荒江女侠》等,人头攒动,有人在报纸上批评说:“煞民众之爱国热忱,莫此为甚,似此不知耻……”
  
  1942年 路有冻死骨
  
  1942年又是一个悲惨的新年。气候寒冷,加上上海的生活费用极度高昂,贫民无法为生。从除夕起一周时间里,法租界发现倒毙在马路上的男女尸体134具。家喻户晓、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三毛流浪记》的诞生,缘于漫画家张乐平一次刻骨铭心的上海冬日经历。40年代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漫画家张乐平在弄堂门口看到三个冻得发抖的流浪儿围在一起,张乐平默默看了良久,却没有能力帮助他们。一夜无眠,天亮后张乐平又来到弄堂口,雪地上留着几道长长的印子,冻死的流浪儿的尸体刚刚被拖走……
  
  日占期间,上海的民族工业已趋于崩溃。这一年春节前,失业潮涌上海滩。据统计,1942年春节前“有失业人口为6万,每户以四口计,便有24万人生活失去保障。旧历年前,有些厂商因经营困难打算实行停闭,解散职工已成为必要措施,所以2月份的失业人数将数倍、数十倍上升。”厂家关闭后所发的解散费极低,原籍苏州无锡一带仅30元,远在山东的70元。解散费太少,工人无法回乡,报纸动员正在忙着抢购年货、请吃年夜饭、给压岁钱、预备新年应景娱乐的富人,节省下来不必要的开支帮助失业工人回乡过年。商人则做起了黑色幽默的广告,三友实业过年时这样推销他们的小饭碗:“饭吃少,精神好,小巧玲珑,好饭碗可使饭量减少,可使精神大好,每只一元半。”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