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华人该不该原谅苏哈托:执政32年共屠杀50万华人

2014年1月27日 08:15

来源:人民网-环球人物 作者:苏向晖 选稿:奚亮

  有人宽恕,有人追究

  在苏哈托病重和死后,主持家族大局的是苏哈托长女西蒂·哈迪扬蒂·鲁玛娜。“父亲已回到真主那里去了,我们请求,如果他犯有任何过失,请原谅他的这些过失,希望你们宽赦他的过错。”然而,作为苏哈托32年独裁统治的既得利益者,作为苏哈托贪污的300亿美元的继承人,鲁玛娜的要求显然无法得到公众的响应。回答她的是雅加达街头的躁动。愤怒的抗议人群从全国各地涌来,越聚越多,“惩治苏哈托”的标语随处可见。

  1998年5月21日,印尼陷入金融危机的深渊,经济遭受重创,苏哈托带着对权力的无限留恋被迫辞职。“如果一定要我下台,好吧,没有问题。但问题是谁能够胜任?”同年11月10日,数十万印尼人聚集在雅加达国会大厦门口,强烈要求调查苏哈托家族的财产。国会被迫接受了民众的要求。12月5日,印尼最高检察院第一次向苏哈托发出了传票。

  随着调查的深入,苏哈托亲属五花八门的敛财方式,震惊了全印尼:

  苏哈托本人建立和领导了7个基金会。他要求全国的企业每年必须向这些基金会交纳扶贫基金,同时,国家公务员也必须向基金会捐款。这些钱大多落入了苏哈托家族的腰包里。

  苏哈托的夫人茜蒂·哈蒂娜,用各种名目为她控制的几个基金会募捐,每一笔募捐款她都提成10%。巧合的是,她名字的发音和英文的“ten”相近。她因此有了“提成夫人”、“10%夫人”的绰号。

  苏哈托的三子三女,在印尼所有大型经济建设项目中都占有股份,一般都在20%左右,总额高达200亿美元。其家族因而被人称为“20%家族”。

  苏哈托的长孙控制全国的药品进口,所有药品都要贴上他印制的500盾印花税,才能拿到市场上出售。他因此被人们讥讽为“印花孙子”。

  印尼是丁香生产大国,但农民们不能直接把丁香出售给政府,而必须以低廉的价格卖给苏哈托子女设立的收购部门,再由他们高价卖给政府。

  ……

  下了台的苏哈托知道,他遭清算的日子不远了。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他始终以身体状况欠佳为由拒绝出庭。案件因而越积越多,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对他的绝大多数指控都只能堆在法官的办公桌上。健康问题,成了苏哈托“非常好用的政治工具”。

  而对家人来说,苏哈托的死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用的政治工具。在东方人的观念中,死者为大,宽恕一个死去的人,总比赦免一个活人更容易让人接受。正因如此,苏哈托长女请求人们宽恕她父亲的举动,显然别有深意。

  在苏哈托的家乡爪哇岛,人们普遍被感动了。当地人认为,是苏哈托让印尼一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能感觉到生活每一天都在好转,我们都感谢他,对他的逝世感到惋惜。”一名爪哇居民这样说。

  但是,更多的印尼人无法原谅苏哈托的腐败。一位大学教授一针见血地说:“六七十年代是亚洲经济集体起飞的时代,不止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中国香港都是在那个时候起飞的。这是大环境使然,并非苏哈托一人之功。相反,如果不是苏哈托贪污无度,印尼经济就不会在1998年的金融风暴中一蹶不振。他的统治就像是黑社会和黑手党,破坏了印尼的国会、法律和政治制度,让军队和警察变成他的私人工具,而人民只是他的屠杀对象。他的家族掠夺的财富,其实正是印尼人多年来失去的。”

延伸阅读解读印尼"9·30"屠华事件:华人为何会成为牺牲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