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死得寂寞,走得热闹”:萧红墓为何由香港迁往广州

2014年1月22日 08:21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任朝亮 选稿:宋晓东

  原题:女作家萧红骨灰安放引发热议家属盼魂归故里

  每年清明,广州市银河革命公墓,一位女作家的墓前鲜花总是特别多。她文字优美,才华横溢,曾与张爱玲等并称“民国四大才女”;她身世坎坷,辗转迁徙,31岁时即客死香港;她离开世间70多年了,但关于她的“生死场”依然有着说不尽的话题……这位奇女子,便是萧红。

  在寒冷但敞亮的萧红故居,仿佛依然留存着她顽皮的身影。在侄子张抗的讲述中,这位女作家思想活跃,放荡不羁,年纪轻轻离家出走却让人牵肠挂肚。1月22日是萧红逝世72周年纪念日,本报记者专程来到萧红的故乡——哈尔滨市呼兰区,追寻她曾经的足迹。

  故居里的童年足迹

  东北的冬季,即便是晴朗的日子,也漫布着刺骨的寒冷。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林立的高楼掩映着一处低矮但宽敞的院落。这里便是萧红故居和纪念馆所在地。103年前,萧红便出生在这里。这是一间清末传统八旗式宅院,土木为墙,青砖青瓦,充满着浓郁的北方满族风格。

  “爷爷家可是个大家庭,我一共有4个叔叔和两个姑姑。”张抗告诉记者。萧红的父亲张廷举是晚清举人,在邻近几个县做过教育局长。家里虽不是什么大地主,但也有一些地及一个颇大的院子。

  关于这座故居,萧红在其最重要的作品《呼兰河传》中曾有很多生动的描述。其中关于后花园里祖孙两人的故事,还入选了多个版本的中小学教材,并被取名为《祖父和我》。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萧红出生时,这座院子刚刚建成三年多。在她幼小的眼睛看来,院子里充满了生活的气息。“祖父一天都在后园里边,我也跟着祖父在后园里边。祖父戴一个大草帽,我戴一个小草帽,祖父栽花,我就栽花;祖父拔草,我就拔草。当祖父下种,种小白菜的时候,我就跟在后边,把那下了种的土窝,用脚一个一个地溜平。”

  母亲早亡造就不安分的小姑娘

  萧红幼年丧母。据张抗介绍,自己的四姑曾说过,如果不是母亲早亡,萧红早就成为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姑娘了。可正是因为这一人生变故,让萧红变得任性而放荡不羁。家里人觉得萧红不好接近,总是惹事和瞎折腾。

  萧红从小就特别顽皮。北方农村传统的窗户,上下对开,中间镶嵌一块玻璃,四周裱糊着特有的窗户纸。窗户纸也给小萧红带来了乐趣。“我跑到窗子那里,就伸出手去,把那白白透着花窗棂的纸窗给通了几个洞……破得越多,自己越得意。”在《呼兰河》传中,她如是写道。

  顽皮的另一面,是寂寞而孤独。“记得有一次我走到这黑屋子的极深极远的地方去……储物室好像变成了我探险的地方。我常常趁着母亲不在屋就打开进去了。”在主屋东间的后道,是张家储存东西的地方。幼小的萧红没有什么玩伴,常常独自一人打发时间,“探险”也是消磨时光的方式之一。

  萧红长大后,家里曾送她到哈尔滨读书。可她在见识到外面精彩的世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她不仅参加反铁路霸权的游行,还拒绝家里给订的婚约。“我爷爷把她关在家里,她就威胁要去当修女。”张抗说。

  1930年,19岁的萧红离家出走,从此再也没有踏进这个院子。

  延伸阅读:

  上海:萧红一生中最重要的驿站

  萧红轶事:另一半骨灰葬于何处?

  鲁迅萧红彼此"暗恋"?许广平向友人多次抱怨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