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趣谈一代儒将陈毅:将军本色是诗人

2014年1月6日 08:26

来源:中国新闻网 选稿:奚亮

  “将军本色是诗人”

  陈毅对诗歌创作也有成熟的看法。1959年4月,诗刊社举行诗歌座谈会,陈毅在发言中提到诗歌创作的艺术表现,所谓形象思维,是“三分人才七分装”。他希望大家都要“勤学苦练”,“无论新老作家,都要从基本练习入手”。至于对五四以来诗歌创作的评价,陈毅认为其“反映革命,反映得还不够;反映生活,反映得还不够”。对于新诗的创作倾向,陈毅不客气地提出批评,即“重视外国的,轻视中国的;重视古人,轻视今人,是不好的”。陈毅又提到诗歌的传统技巧,所谓用韵:“诗的平仄和用韵是自然的,废不了的。打破旧时的平仄,要有新的平仄;打破旧时的韵,要有新的韵。我不同意反对平仄和用韵。诗要通顺流畅。有韵的,注意了流畅的,朗诵起来效果就好些。形式问题,可以几种并举,各做实验。”为此,他还特意引用了毛泽东的诗歌,以说明诗的特质,即“艺术就是艺术,写诗就是写诗”,并针对有人对毛泽东的诗词穿凿附会地理解,提出了批评。

  诗歌由于形式典雅和格式特别,成为陈毅后来主要的文学创作体裁,成为历史的记录和见证。所谓“以诗为鉴”,这其中有他对自己的督促和反省,对友人的欢晤和以诚相待,以及对子女的教诲。

  “高饶反党联盟”事件前后,即1953年12月13日夜晚、12月20日,以及翌年3月15日,毛泽东不同寻常地三次特意找陈毅谈话,话题都是关于“高饶反党联盟”。毛泽东让陈毅警惕有人搞“非法活动”,要维护党内团结,其中讲到有人向党伸手的问题时,毛泽东甚至说:“伸手岂止高饶?”(据《陈毅年谱》:当时毛泽东说此案已真相大白,只是目前不必如此提出,以免有扩大化嫌疑。对此,陈毅触动很大。1955年3月,陈毅在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发言揭发饶漱石,毛泽东审阅了他的发言稿,并回示说:“饶罪恶可能不比高小一些。”)陈毅归来后,与夫人张茜议论良久,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七古 手莫伸》一诗:“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党与人民在监督,万目睽睽难逃脱。”张茜又写了座右铭曰:“满招损,谦受益。莫伸手,终日乾乾,自强不息。为了工作,必须休息。”后陈毅亲书之,并将之刻在铜砚上,是为《砚铭》。再如陈毅著名的《一闲》:“志士嗟日短,愁人知夜长。我则异其趣,一闲对百忙。”这些都很能反映陈毅的气概和风度。

  党内诗家,陈毅与郭沫若相互唱和最多。

  1952年7月,陈毅赴浙北德清莫干山探视病友,小住十日,因“喜其风物之美,作《莫干山》七首”,如:“莫干好,遍地是修篁。夹道万竿成绿海,风来凤尾罗拜忙。小窗排队长。莫干好,夜景最深沉。凭栏默想透山海,静寂时有草虫鸣。心境平更平。”陈毅的这一组精美的小诗被郭沫若看到了,郭读后,喜不自禁,随即以一首七律《赠陈毅同志》表达读后的感佩之怀:“一柱天南百战身,将军本色是诗人。凯歌淮海中原定,坐镇沪淞外患泯。赢得光荣归党国,敷扬文教为人民。修篁最爱莫干好,数曲新词猿鸟亲。”陈毅见之,“久欲回答,每每因不能成篇而罢”。

  直到1957年5月,陈毅再读郭沫若的《五一节天安门之夜》,顿时诗意盎然。他甚至抛开一向娴熟的格律诗的形式,“特仿女神体回赠”,是为新体诗《赠郭沫若同志》,其曰:“我早年读过你的诗集《星空》,《天上的街市》那首诗曾引起我的同情。……从前你从人间想到天上,现在你从天上想到人间;这不是你故意颠倒,而是几十年的人间改造有了分晓。……沫若同志,你,人民的诗人,你三十多年前写的《凤凰涅槃》,预先歌颂了新中国的诞生。今后三十年还需要你,歌唱不停。”

  1961年,陈毅利用孩子陈丹淮将赴东北学习之机,写就《示丹淮,并告昊苏、小鲁、小珊》一诗,以为诗教。他写道:“小丹赴东北,升学入军工。写诗送汝行,永远记心中。汝是党之子,革命是吾风。汝是无产者,勤俭是吾宗。汝要学马列,政治多用功。汝要学技术,专业应精通。勿学纨绔儿,变成白痴聋。”

  诗歌,乃至文学,对陈毅的一生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这不独滋养性情,而且全方位地贯穿于他人生的方方面面。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