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专家解读:特权阶层是苏共亡党的物质力量

2013年12月25日 09:26

来源:文汇报 选稿:宋晓东


  
  苏共亡党、苏联解体的殷鉴
  
  文汇报:从苏共亡党和苏联解体中,我们可以得到诸多殷鉴。在您看来,最大的殷鉴是什么?
  
  李慎明:反面的东西比正面的经验有时往往还可贵,所以研究苏联解体,对我们党保持先进性、保持长期执政非常重要。总结和分析这一最大的悲剧事件,起码我们应该汲取以下经验教训:
  
  首先,必须高度重视党的思想理论工作,反对各种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其次,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鲜明的无产阶级性质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始终坚持和不断完善党的领导。三是必须坚持把最高领导权始终掌握在忠于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政党、国家和民族的人手里,高度重视培养年龄结构合理的接班人。四是必须坚持党的群众路线。要坚持民主集中制,充分发扬民主,加强党内监督。五是必须始终坚持改革开放并始终坚持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六是必须高度警惕国内外敌对势力的西化﹑分化阴谋。
  
  事件已经过去20年了,有些事情看得越来越清楚,可以为加强我党的建设提供很多启示。只有把党建设好了,才能把重要思想贯彻到现代化建设中。我们党推进改革开放30多年了,一方面要进一步加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五位一体”建设,另一方面要加强党的建设。要搞好“五位一体”,首先要搞好党的建设,要借鉴苏共的教训。
  
  文汇报:从一定意义上讲,苏共中的特权阶层是苏共亡党和苏联解体的物质力量。中国的改革进程,也面临形成“特权阶层”的重大挑战。究竟怎样才能有效预防社会腐败和“特权阶层”?
  
  李慎明:苏共党内的特权阶层来自党政干部队伍,具有专业知识,受过高等教育。但他们只考虑个人和小团体的利益,追求享乐,不重视理论修养,逐渐脱离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最终成了苏共亡党和苏联解体的原动力。
  
  苏共的特权阶层,首先来源于官职。某些地区就连党委书记都明码标价,在1969年,阿塞拜疆一个区委第一书记就“价值”20万卢布,第二书记是lO万卢布。特权阶层严重损害了社会主义声誉、制造了社会鸿沟、败坏了社会风气。
  
  谈到苏共党内“特权阶层”,必须强调几点:1、“特权阶层”只是对当时苏共干部队伍中以权谋私的极小一部分蜕化变质分子的特指。2、必须把分配领域中的合理差别和“特权”区别开来。3、不能仅仅注意到分配领域中存在的“特权”现象,更要注意在制定政策、任用干部、贪赃枉法为自己和小集团谋取私利、逃避党纪法规的监督等方面的表现。这对破坏党群关系进而对改变党的性质的危害更为严重。
  
  1991年,莫斯科上万名大富翁中,大部分人是原来的党政干部。正是这些所谓的“共产党人”革了苏共的命。美国经济学家大卫·科兹认为“苏联体制的瓦解”,“源于其自身的统治精英对个人利益的追逐”,苏共是唯一在自己葬礼上致富的政党。从一定意义上讲,苏共中的特权阶层是苏共亡党和苏联解体的物质力量,甚至可以说是苏共亡党和苏联解体的原动力。
  
  文汇报:30多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改革开放进程成就巨大。在您看来,与苏联的改革相比,中国究竟做对了什么?还有什么事情是急切要做的?
  
  李慎明:苏共亡党亡国亲历者、前莫斯科大学党委书记多博林科夫在北京举办的“苏共亡党二十年国际论坛”上发言时曾感慨地说:“‘意识形态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苏联丢了理想信念和目标,失败了。而中国在警惕地不断总结经验,所以中国胜利了,仍然在发展。”
  
  认真总结借鉴苏共亡党、苏联解体的教训,对于我们党居安思危,进一步加强先进性建设和执政能力建设,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十分重要。只要我们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动摇,就能在某种程度上避免在中国发生大的动荡,从而对人类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李扬)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