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国百姓看苏联解体20年:希望中国吸取教训

2013年12月25日 09:23

来源:新华网-环球时报 选稿:宋晓东

  1991年的12月25日,苏联解体。这一事件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20年后的今天,世界多国媒体都在回顾20年前的这一历史事件,许多中国人也在重新思考和审视苏联解体的根源以及对中国的影响。《环球时报》旗下的环球舆情调查中心于12月17日至25日在全国7个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对此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过半数的中国受访者认为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是“错误的政策、僵化的制度和政治腐败、丧失民心”,而近七成人不同意“苏联解体证明了社会主义是巨大的错误”的观点。对于这个结果,多名中国专家认为,从《共产党宣言》出版那时起,就存在各种社会主义思潮。不能从苏联当年没搞好建设就得出社会主义没有生命力的结论。中国老百姓希望中国从苏联解体中吸取教训,改善民生、加强廉政建设、推进改革,这是把苏联道路与中国道路相比较得出的理性结论。

  半数受访者认为制度僵化等问题是苏联解体最大原因

  时隔20年,中国民众现在对苏联解体的感受是什么?环球舆情调查中心在中国7个区域的代表城市进行的调查显示,受访公众的感受差异颇大:怀有“惋惜”心情的受访者比例最高,占31.7%; 27.9%的人感受“复杂”;对苏联解体表示“痛心”、“高兴”或“庆幸”的比例分别为10.9%、9.2%、8.7%,还有11.6%的人对这一事件“没感觉”。

  对当年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中国受访公众的看法则比较平均:有52.7%的人认为“政策错误,制度僵化,政治腐败,丧失民心”是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45.7%的人认为是苏联领导人推行错误“改革”路线的结果;41 .0%的受访者认为主要原因是“苏联与美国搞军备竞赛,在世界范围内搞霸权主义,拖垮了经济”;37.0%的人认为苏联解体是“西方颠覆、和平演变的结果”;29.g%的人表示“经济改革失败及长期的经济增长停滞”是主要原因。其中,15岁至29岁的青年受访者或本科及以上高学历受访者更倾向于认为“政策错误,制度僵化,政治腐败,丧失民心”是最主要的原因,比例均高于60%。

  对这一调查结果,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王海运25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民众选择各项原因的比例相对平均,表明经过20年自身发展,中国公众能够客观看待苏联解体,这样选择也基本符合事实,确实是多种因素而不是某项单一因素导致苏联的解体。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左风荣认为,“制度僵化,政治腐败,丧失民心”确实是苏联时期最大的问题,也是中国受访者选择最多的原因。有关“苏联在世界搞霸权主义”的选项排第二,表明中国人不认同与美国竞争搞霸权主义的战略选择。

  中国百姓从苏联解体中获得的启示耐人寻味

  苏联解体后,西方国家一直宣称,苏联解体证明“社会主义是巨大错误”。对于这种观点,调查显示,68.6%的受访者表示“不认同”,20 4%的人“认同”,11.0%的受访者未明确表态。王海运认为,从《共产党宣言》出版时起,就存在对社会主义的各种讨论。苏联式社会主义只是其中一种,而且是不成功的一种。中国学界从来不认为是社会主义导致苏联解体。这个结果说明,中国民众也有类似看法,对西方的说法有甄别力。苏联的体制行不通,但是照搬西方那一套也未必可行。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要改革,而不是按苏联那种僵化模式走的原因。

  对苏联解体给中国的启示,80%的受访者对“把经济建设搞好,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搞好民生”表示赞同,对“加强党纪党风、廉政建设”的提及率为67.9%;选择“体制需要进行不断改革”的受访者比例为61.0%:还有48.1%的人认为“对西方实施西化、分化的战略和手法要保持警惕”。对此结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问题专家王郦久说,

  耐人寻味,选择的优先顺序符合政治逻辑。老百姓把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放在首位是抓住了主要矛盾,苏联垮掉的直接经济原因就是当时老百姓日子苦不堪言,民生问题被忽视导致政权不稳。其次,加强反腐倡廉工作反映了民众心声。前苏联解体前,权力越大的人越自由,老百姓没有权力也就没自由,权力与权利的差异是“天壤之别”。把体制改革放在第三位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中央党校左凤荣教授表示,一个制度出问题,根本上肯定是自身原因。重要的是如何从一个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苏联共产党没有完成这种转变。王海运认为,苏联的道路走向了解体,中国却不断发展。两相比较,现实对民众教育最大。中国百姓高度关注民生和廉政是希望中国吸取苏联的教训。

  中国人希望俄罗斯往前走

  在被问及“是否看好俄罗斯未来发展前景”问题时,57.3%的受访者对俄罗斯信心充足,仅23 .7%的人表示“不看好俄未来发展前景”。但对“俄是否能复兴成为超级大国”,有40.5%的受访者认为“不能”。王海运认同中国人的这种看法。他说,这种看法比较理性。俄罗斯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其发展潜力巨大,但同时它的复兴面临很多制约因素,复兴恐怕不是短时间的事情。

  王郦久认为,人们对俄罗斯的发展前景基本看好,但这并不是说俄罗斯将复兴为一个超级大国,除了俄罗斯现在的发展实力与能力已经与美国相差甚远外,俄罗斯精英层也未必有这种政治意愿。更重要的是,俄罗斯百姓不见得希望国家重新走历史老路。(本报记者魏莱)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