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解放大上海:毛泽东的考虑与决策

2013年12月24日 15: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致冰 庄培昌 选稿:王静瑶

  (三)

  为了达到既歼灭敌人,又此较完整地保全上海这个大城市的目的,毛泽东精心运筹,英明决策,在上海战役这个战场上导演了一幕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

  首先,毛泽东把做好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放在首位。在攻城的时机上,不以攻城部队是否准备就绪为准,而是以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情况而定。当时,如果单从寻找战机的角度看,当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天堑后,4月29日又在郎溪、广德地区围歼了国民党军5个军8万余人之后,即可趁敌四散溃逃,上海敌军又立足未稳之际,乘胜夺取上海。但是,为了有条不紊地接管好上海,4月30日,毛泽东代中央军委起草的电文中,要求总前委“迅速抓紧完成占领上海的准备工作,以便一周后,如汤恩伯从海上逃跑时,你们能主动地有秩序地接收上海。”同日,中央军委又电告总前委并告粟裕、张震:“上海在5月l0日以前确定不要去占,以便有10天时间作准备工作。”,毛泽东又以中央军委名义致电粟裕、张震并告陈、饶、刘、邓“……何时占领上海,仍须依照我方准备工作完成的程度作决定。”,在华东局向党中央报告了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之后,5月20日,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才下达了对上海总攻击的命令。由于事先从组织上、政策上和物质上充分做好了接管的准备工作,从而使对上海各行各业的军事接管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第二,为了做好争取和平解放与武力夺取上海的两手准备,毛泽东确定要先稳住汤恩伯。毛泽东对上海的情况作出了正确判断,认为国民党守军有迅速撤走的可能,加之,上海的资产阶级不赞成在市区打仗,上海和平解决的可能性甚大。但是,由于我们接管上海的准备工作来不及,故决定要先稳住汤恩伯,不使其过早地逃离上海。为此,4月27日,中央军委就电告三野“不要过于迫近上海”。28日,毛泽东又以中央军委名义更为明确地电告粟裕、张震:“为谯汤恩伯在上海稳住一个时期”、“暂时不要去占苏州、昆山、太仓、吴江、嘉兴诸点,以利我们有准备地夺取上海”,“让上述各点由汤恩伯守起来,使他在上海尚不感觉到直接的威胁”。同时要求部队要有多种设想,如果汤恩伯从海上逃走,上海成了无政府状态,迫使我们不得不去占领。所以,部队的准备工作主要地要放在这点上。4月30日,毛泽东在起草给粟裕、张震的电文中,还要求派一个军进占浏河、威胁吴淞,使上海国民党守军不敢从海上逃走。5月5日,毛泽东根据吴文义的几次报告,说敌人正从海上搬运上海的物资,又致电陈、饶、粟并告刘、邓,要三野“先行占领吴淞、嘉兴两点,断敌人从吴淞及乍浦两处逃路,然后从容布置,待你们准备好的时候,再去占领上海”。为了稳住汤恩伯,不使其过早逃走,5月6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致粟、张并告陈、饶、刘、邓的电文中,更为具体地提出:“为着占领吴淞,对于昆山、太仓、宝山三城恐不能不去占领。但嘉定城及昆山城以东之陆家浜、安亭等处,如果可以不占,则暂时不要去占领”、“在占领嘉兴以后,应继续占领嘉善、金山、平湖、乍浦、金山卫诸点,但青浦、松江、奉贤等地,暂时不要去占”。中央军委明确规定:“何时进驻上海,需得我们批准”。华东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5月3日就专门致电在上海坚持地下斗争的刘长胜、吴克坚,告诉他们“人民解放军不几天即将进入上海,你们要集中力量保护城市,防止破坏”。并同意他们提出的争取颜惠庆等人组织维持会,维持社会秩序。同时指出,为使维持会有效地进行工作,还可以考虑吸收一些有力人物参加,“不论其愿否出面,均请其为维持地方效力”。

  第三,集中全党智慧,拟制了歼敌的最佳方案。粟裕、张震等三野领导人,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要完整保全上海城市的指示精神,先后拟制了夺取上海的三种作战方案:一是长围久困迫敌投降或使敌逃走。但经过仔细分析,认为这一方案不行。因为上海500多全靠外地运入,如长围久困,势必使上海人民陷入困境。第二种方案,是避强攻弱,选择国民党守军防卫比较薄弱的苏州河南实施突击。这一方案,虽然可使我攻城部队减少伤亡,但在上海市区作战,城市势必遭战火毁坏。这一方案也不行。第三种方案,是把攻击重点放在吴淞口周围地区,以两路大军钳击吴淞口,把敌人引向郊区歼灭。这个方案,因直接威胁到敌人唯一的海上退路,必将迫使敌军不断地把主力部队调至吴淞地区与我“拼命”。这样,可以保全上海城市的完整。但是,我军要付出较大伤亡的代价。粟裕、张震等领导人经过认真分析,一致认为人民的军队要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为了保全上海这座工商业大城市,保护上海人民的生命财产,付出一定的代价是必要的、值得的。党中央和毛泽东及时地批准了三野攻击上海的第三种作战方案,从而,获得了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所期望的最佳结果。

  第四,随着敌情的变化,及时果断地调整作战部署。原来,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对上海的作战部署,都是主张先占吴淞,后占市区,即先断敌海上退路,歼敌于吴淞地区,然后解放全市。当担负攻击市区的4个军在扫清上海外围之敌后,即在敌阵前隐蔽待命。这时,敌军已完成收缩,正拼命顽抗,以保住吴淞地区和海上退路。5月18日,粟裕、张震根据这一变化了的情况,提出了可以从四面八方同时攻击上海的作战设想。5月19日,中央军委即复电:“攻城时似应照粟、张意见先歼苏州河南及南市之敌,再歼苏州河北及吴淞之敌”。5月20日,毛泽东代中央军委起草给粟裕、张震的电文中,更为明确地提出,由于敌之主力已被陆续引至吴淞周围地区,“攻击步骤以先解决上海,后解决吴淞为宜”,为了保全上海,减少战火对城市的毁坏,毛泽东在这份电文中更为具体的交代:“如吴淞阵地不利攻击,亦可采取攻其可歼之部分,放弃一部不攻,让其从海上逃走”。根据毛泽东这一及时而正确的决策,攻城部队迅速地调整了部署,从四面八方同时发起攻击,很快地解放了上海市区。接着,又集中主力围歼了集结在吴淞周围地区之敌,进而解放了全上海,取得了上海战役的全面胜利。

  1949年5月29日,新华社发表的《祝上海解放》的社论中提到,在前进的道路上必然要遇到各种意料之内和意料之外的困难。毛泽东特别加上:“我们决不可能轻视这些困难,因而不去采取认真想法克服这些困难的步骤,我们就会要犯极大的错误”。毛泽东及时的提醒,这对上海党政军民保持清醒头脑,正视困难,兢兢业业地搞好上海工作,意义是非常深远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