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摄影师回忆:第一次为毛主席摄影

2013年12月24日 15:5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大刚 选稿:王静瑶

    本文摘自《毛泽东在上海》,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

  原题:我第一次为毛主席摄影

  那是1957年7月的一个下午,领导上要我到兴国招待所去接受新闻采摄任务,我赶到那里后,才知道是晚上毛主席要接见一批印尼外宾。参加这次活动的记者,除北京随行来的外,上海记者只有二人,文字记者是当时新华社上海分社的于惠英,摄影是我。能见到毛主席啦!当时我既兴奋又紧张,怕拍不好照片。那时距接见时间还有4、5个小时,而我却已在一次又一次地检测照相机和闪光灯,也不知道检查了多少遍,在一旁的警卫处同志笑着对我说:“您这样无休止的摆弄,好照相机也给您折腾坏啦。”

  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到了,毛主席在外宾进入接见室时迎了出来,我感觉毛主席那和蔼的笑容,泰然的神态和画像上一模一样。我看得凝了神,似木椿般肃立在原地,连拍握手镜头也忘了,要不是有人捅了我一下,我也许还会呆立许久。

  接见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结束后,毛主席送外宾到门口挥手道别,就在门口和中央陪同来的耿飚同志等谈话。那时和我站在同一位置的于惠英对我说:“等毛主席谈完话,我们上去向毛主席问候好吗?”我怕犯纪律错误而未作声,她见我犹豫就对我说:“我们地方记者,难得见毛主席,错过这次时光,会终身遗憾。”她见我仍不挪步,她就一个人跨步上前和毛主席握了手,并不断地说:“祝毛主席长寿。”我当时羡慕得也想过去,但又不敢挪动半步,仍肃立在原地。毛主席在于惠英离开后,就迈步向着我站立的方向走过来,离我还有3、4步距离的时候,我猛然想到,应给毛主席让道,我就迅速移到一边,想不到,毛主席和蔼地微笑着,又向我走来,在我再想让道时,一位领导同志说了一声:“你不要走啊!”说话间,毛主席已站在我面前,一时我全身热血沸腾,连一句问好话也说不出来。还是毛主席先问我:“你是上海记者吧?”我立即回答说:“是。”毛主席接着又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回答:“我叫徐大刚。”毛主席听后对我说:“这名字好记。”经过这几句对话,我激动而又拘谨的情绪,开始有些平静下来,也才想起该对毛主席说些什么,干言万语道不尽,我向毛主席说:“毛主席,祝您永远健康长寿。”并大胆地紧握了毛主席的手,那时我已泪润眼眶,气噎丹田,如再多讲一个字,就会止不住热泪淌下来。

  任务结束后,我回到单位,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脑海里老是沸腾着一个想法,那样一位咤叱风云的领袖,对我们普普通通的新闻工作者能如此亲切,如此平易近人、尊重人,这在世界伟人中是少有的。许久我悟出了一个道理,这大概就是中国共产党所以深得人民拥护的缘故吧!

  这次切身的感受,使我在第二天(7月7日),再次参加毛主席在原中苏友好大厦,接见上海文教、工商界人士并围桌交谈的活动中,已能平静地控制了自己的激动。这次所摄的照片,在二天后(7月9日)被刊登在上海市各报。我还在众多的场面的底片中,选裁出了三张毛主席谈话时不同神态的特写。以后我又有幸多次为毛主席在上海、庐山的活动拍摄照片。这些照片和有关的回忆成为我数十年来最珍贵的宝藏。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