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毛泽东为何批评邓子恢是“小脚女人”?

2013年12月10日 14:05

来源:环球网 选稿:宋晓东

  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就是主席已经写出那个报告以后,有一个复写的东西,廖鲁言同志有一天拿回去了,好像是一个礼拜日,我记得是7月8号呀是几号。那时候,邓老以为农村工作会议开过了,和河北的同志也谈过了,他就到玉泉山去了。廖鲁言同志是晚上在中央知道这件事情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召开部务会议。在会上,他第一句话就这么讲:主席怪罪下来了,要我们农村工作部作检讨!

  会上,大家谁也不作声。第一个发言的是五处的处长,陕北人,在晋西北工作过,后来在宁夏当过省长。这个同志在中央农村工作部是管水利建设的,另外他还管投资这些事情。他不管合作化。他这样讲:鲁言同志,你知道,我当初要求回农村工作部来工作,不在四川的原因。至于现在部里头的检讨,我来以后也没有参与合作化工作。意思就是他没有可检讨的。

  这个同志讲了以后,下面就没人说话了。人家都不讲,可我得讲呀,因为我是协助陈伯达管农业合作化工作的,我要不讲还像话吗?我说,我这个人真遇得巧,运气实在不佳,来了中央农村工作部才刚刚一年时间,就得作检讨。可是邓部长不回来,咱怎检讨呢?廖鲁言同志说,我已经把这个东西送给邓老了,邓老给我来电话,他说马上就回来。我说,那好,等邓老回来后,他说怎检讨,我就怎检讨。

  邓老回来以后没有开会,就带上部里的五六个人,去给毛主席汇报了。当时,我认为,邓老向毛主席汇报完后.毛主席当面说一说他就完事了,可万万没想到在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不点名地批评了他,错误地指责为“小脚女人”;接着,在扩大的党的七届六中全会上又公开点名批评了他,而且还定性为“右倾机会主义”。当时,中央还批准3个原来不在会议名单上的人参加这次七届六中全会,就是批准了农村工作部的我、李友九同志和陶桓馥同志,陶是廖鲁言同志的爱人,也是农工部副秘书长,两个副秘书长,一个二处处长。是谁请求批准我们参加会议的?是陈伯达,还是廖鲁言同志?不清楚。当我们参加六中全会听了批判邓老所谓错误的情形后,心情感到很沉重。好在历史就是历史。(张国祥2011年11月23日转述)

  王谦当年的口述表达了这么几个信息:

  1、1955年春季,毛泽东已明确反对“砍”农业生产合作社。

  2、王谦、廖鲁言提意见反对“砍”那样的说法,邓子恢接受了。

  3、全国第三次农村工作会议,邓子恢的报告中仍讲了“砍”,“砍30万,巩固了也不错”。王谦很吃惊。(但现在有关农业合作化的原始文件,均是邓子恢报告的最后一节摘录。查不到完整的报告)

  4、毛泽东写《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前后发生了这么几件事。其一,河北省在北京饭店召开农业合作化会议,中央农工部的人去要求人家收缩10万个农业社,被省委第一书记林铁反映给刘澜涛,最终反映到毛主席那里。其二,中央政治局会议开会初步议定到1956年发展100万个农业社(未作决议),毛泽东不同意,要求发展到130万个。邓子恢认为高了,向刘少奇反映仍要维持100万个,刘少奇向毛泽东反映,说邓老的思想未通。显然刘少奇的思想通了,同意130万个。

  5、毛泽东《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写好后,廖鲁言曾拿复写件到农工部说:毛主席怪罪下来了,要农工部写检讨。王谦准备检讨。邓子恢在玉泉山打电话回来,说等他回来来说。

  6、邓子恢连夜赶回面见主席,即7月31日报告会前(毛泽东已写好这个报告后),坚持认为计划发展100万个初级社较为适宜,认为发展130万个初级社高了。

  关于邓子恢那天晚上面见毛泽东的情景,邓子恢生前曾对他老伴讲过,又传给邓老的孩子们。邓淮生接受笔者采访,曾专门谈到这件事:

  从邓子恢的角度,重新回归1955年春夏与毛泽东的争论,可能有种种坚守的理由,邓子恢的高风亮节足以叫我们每个人景仰。由此一般人都责怪毛泽东,认为邓子恢关于发展农业社的判断是对的;但从毛泽东的角度,从新中国在夹缝中战略思考的角度,从当时错综复杂的地缘环境角度,也可能毛泽东这种大国独立加速发展的战略理由,足以大过其他种种理由。周边形势急剧地不断演变,迫使毛泽东不断修改加快发展农业合作社计划,能130万,决不100万,以加快农村社会主义改造带动城市,迅速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以万众一心赢得周边地缘环境相对安全的战略空间。这里面包含着举国战略与一方面战役的区别。在1955年险恶瞬息万变的周边环境下,也可能不得不为之。况且,毛泽东当时要求中央农工部当年计划是130万个初级社,而非要求当年发展高级社,这是今天不少舆论混淆了的。

  古人云:“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毛泽东以洞察历史把握现实的远见卓识,深谙其韵。其雄才大略,在某种意义上凝聚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精华。但其深邃性和前瞻性,当时并不被更多的人正确理解和执行,即使浴血与共的老战友也遗憾如此,更遑论他人?!这是历史真相的一个层面。另一个层面,毛泽东所坚持的大国战略被具体执行者向前冒进一步或半步,往往容易简单地衍变为某种“左”倾冒进的“原点”,至今不少人将农业互助合作运动后期过快,多归结为毛泽东错误批判邓子恢“小脚女人”,其原因不能排除此点。历史真相的复杂性和层面性,引人三思。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