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毛泽东为何批评邓子恢是“小脚女人”?

2013年12月10日 14:05

来源:环球网 选稿:宋晓东

  1956年,邓子恢(右二)陪同毛泽东接见福建龙岩革命老人张龙地。

  原标题:邓子恢和毛泽东争论的另一种说法

  历史永远是诸种元素交织一起行进。

  毛泽东1955年5月17日召开十五省书记会,明确批评了中央农工部对农业生产合作社实行“停止发展,全力巩固”的收缩方针,中央农工部立即对此进行了相关的检讨和调整,重新制定了计划。6月14日,在毛泽东出外视察未归的情况下,刘少奇主持召开了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听取了中央农村工作部的汇报,批准1956年在现有67万个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基础上发展到100万个的计划。刘少奇在会上说,明春发展到100万个,关一下门,办好了让中农自愿来敲门,关键是保证中农自愿。现在有一些研究农业合作化和研究邓子恢的著作,将刘少奇这些话加在毛泽东头上,既不严肃,又混淆了当时的历史真相。

  原山西省长治地委第一书记王谦1951年底调往华北局,具体搞农业合作化研究指导工作。1954年华北局和其它大区撤销后,王谦被邓子恢要到中央农村工作部任副秘书长。王谦是1955年毛泽东与邓子恢就农业社发展速度问题发生争论的知情者之一。改革开放后,他曾口述过这件事的基本脉络,一字一句颇耐人寻味。王谦说:

  应该说,邓子恢同志是很瞧得起我的,出面要我去,给我什么农工部副秘书长,并且是让我协助陈伯达工作。陈伯达是中央和毛主席指定的农村工作部副部长,专管互助合作的,当然很重要呀!说实在话,真正在工作方面的重要的环节上,我是给领导同志提过意见的。其中有一次我提过很要紧的意见,但是最终没有被采纳。当时我想,邓老要是听上我的意见,或者廖鲁言同志的意见,他不会有那次问题——所谓“砍”合作社什么的。

  那时候,中央农工部也不开部务会,名义上确定廖鲁言同志是常务副部长,在底下也给我们宣布说:我们过去都在地方,对中央的工作方法什么的,我们都不熟悉,要多听廖鲁言同志的,他在中央多少年,对毛主席,对少奇同志和总理,他都是很熟悉的,什么事情该着怎么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听他的话。其实并没有完全这样。

  我提意见那次,是真心帮助领导同志的。那时,我已经听说主席对“砍”合作社很不满意,而且也嚷出来说是邓老提议让“砍”30万个。就在这个时候,他召开了一个处长以上的部务会议,廖鲁言同志参加了。为什么会引起这个“砍”的问题呢?因为河北、浙江、陕西合作化出问题了嘛,农民有杀猪的、卖牲口的,如此等等,发生了这么一些情况。

  在这么一个情况下,邓老提出要“砍”农业社。可是毛主席不是这个思想,所以开这个会,讨论该怎么办。我看这个也不说,那个也不语,我实在耐不住了,我就讲了自己的意见。我说:邓老,咱这样讲,您看好不好?现在是4月份,春耕紧张得很厉害,该着春耕下种了。我们过去搞群众运动,减租减息也好,土地改革也好,历来都是采取的一种措施,经验性的东西,就是在生产紧张了,农田要下种了,庄稼要收割了,停止运动。这次是不是也这样,让它缓一缓,加以巩固,我们多做工作,能巩固多少算多少,不要提这个“砍”字,我觉得这个“砍”字,刺激性太大了。咱尽量做工作。人家实在要出去,就让他出去。有的地方一个村两三个合作社,有的不愿意了,它解散了,让它自然地散了,我们不要说把它“砍”掉了。你看,这样是不是好一些,更稳妥一些?实际上,在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上,邓老的指导思想是正确的,后来对他的批判是错误的。那么,当时我为什么要给他提意见呢?主要就是觉得他讲的这个“砍”字,提法欠妥当,太刺人。

  我讲了以后,感到自己人微言轻,就跟廖鲁言同志递了个眼色。廖鲁言同志就看了我一下,他懂得我这个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你廖部长也讲一下,帮我一下腔,让邓老不要说这个“砍”字了。廖鲁言同志就说了。他说,邓老,我看王谦同志说的这个办法比较好,是不是咱就按这个办法,不要再说这个“砍”字了。邓老说,好!咱就不说“砍”了。

  可是到了四五月间,中央农村工作部召开了第三次全国农村工作会议。当时,我正在旅大欢送要撤离的苏联红军。我在那儿办完事,就赶快回来参加这个会。全国各省的农村工作部长和管农业的书记都到会了。原来,邓老不是说他不讲“砍”了嘛。可就在这个会上,他讲着、讲着,又说“砍”它30万个,巩固了也不错。他就又讲了这个“砍”字了。哎哟!我的老天爷,我一听就很紧张,休息的时候我把农工部秘书长杜润生同志拉出会场,我说,老杜啊,邓老可又说“砍”啦。他说,你看,说得好好的,怎么他就又讲了!

  这么弄了以后,就是毛主席7月31日讲的《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那就是主席又听到消息了。有一次,在北京饭店召开的河北省关于合作化问题的会议。在这中间,有个礼拜日,中央农工部的几个同志相跟着到了北京饭店。河北各县的第一书记都在那儿,他们去了就对人家说,你们那儿有多少个合作社,要解散多少个,让人家解散10万个。林铁同志,他是河北省委第一书记,就跟刘澜涛(时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同志说了,这一下就闹到中央去了,主席就知道了。这是一。

  而邓老呢,在农村工作会议完了以后,他又给刘少奇同志作了汇报,说我们认为,主席提出130万这个数字还是高,我们的意见还是要“砍”掉多少,留下多少。刘少奇同志一听,就觉得邓老的思想没有通,就去告诉了毛主席。毛主席呢,二话没说,坐到那儿还是继续写他的《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