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安倍家族培植台湾帮 曾撺掇蒋介石反攻大陆

2013年12月4日 08:23

来源:环球网 选稿:奚亮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日渔业委员会”预备会议5月1日和2日在东京举行,双方将就委员会未来运作及“台日”渔业协议适用海域作业问题等议题进行磋商。今年4月10日,始于1996年并在2009年2月后中断长达4年之久的“台日渔业协议”谈判,以日方作出重大让步而签署。在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而陷入僵局的背景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借此分化两岸的意图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安倍打出台湾这张牌,和他本人及安倍家族与台湾的历史渊源及其“台湾情结”是分不开的。

  香蕉催生的日本“台湾帮”

  安倍晋三1954年出生,1993年当选众议员,2006年9月出任第90任日本首相,2012年12月出任第96任日本首相。安倍的外祖父是前首相岸信介,外叔公佐藤荣作是日本战后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曾担任外相等要职。岸信介和佐藤曾是自民党内“台湾帮”掌门人,日本战后以现任首相身份访问台湾的仅此两人。

  有“昭和之妖”之称的岸信介,是大东亚主义的狂热信奉者。日本投降后,他被定为甲级战犯关进东京巢鸭监狱。1948年出狱后,岸信介积极组织“日本再建同盟”,鼓吹重整军备。1949年,他结识了从中国大陆逃至日本的马贻明。马直接受国民党中央党部第6组蒋经国亲信陈建中指挥。马到日后在东京银座地区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作为掩护,蒋家父子通过他以有“南国水果之王”之称的香蕉出口作武器,对岸信介等日本政界要人展开院外活动,并培植亲台势力。当时从事香蕉贸易需要盟军司令部特许,而蒋介石的国民党政权也是盟军的一翼,台湾地区又盛产香蕉,因此获得此项贸易特许。

  战后的日本,物资极其匮乏,岸信介通过香蕉贸易获取巨额利益,借此培养一大批“台湾帮”,岸信介也成为“台湾帮”的开山鼻祖。据马贻明回忆,他与岸信介成了刎颈之交,“两人泡温泉时互相搓背,喝酒时互相打闹,然后一起去买春”。由此,蒋氏父子通过马贻明与岸信介建立起密切联系。1954年岸信介与蒋介石秘密成立反共联盟。

  1960年1月,岸信介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签署新《日美安保条约》,2月,岸信介在国会明确表示,台湾属于条约中“远东条款”的防卫范围。6月,岸信介在声势浩大的反美反安保运动中下台。7月,池田勇人内阁成立,中日关系走上半官半民的新阶段。

  兄弟俩扶蒋反共

  下台的岸信介继续敌视中国。1961年8月,他再度访台,与蒋介石商讨反共对策。1963年11月,岸信介与秘密访日的陈建中策划成立“反共共同参谋部”。1969年,岸信介又秘密访台,试图说服蒋介石以“一般会员国”或“台湾共和国”名义留在联合国。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后,岸信介等“台湾帮”伺机反扑,在他的幕后操纵下,1973年3月,有152名自民党议员参加的“日台议员恳谈会”成立。7月,自民党内31名右翼少壮派议员成立带有浓厚封建暴力色彩的“台湾帮”别动队“青岚会”。

  岸信介是“台湾帮”的开山祖师,而其胞弟佐藤荣作则是其后的“台湾帮”帮主。1964年底佐藤上台伊始,便拒绝以彭真为团长的中共代表团入境参加日共代表大会。1965年2月,佐藤在国会正式宣称“第2封吉田私人书简”(1964年5月,日本前首相吉田茂以私人身份致信国民党秘书长张群,函称日本政府无意再批准“日纺”使用输出入银行贷款开展对华贸易)具有法律效力,致使拟向中国出口的第二套维尼纶成套设备等合同被破坏。但随后在4月,台湾获日本提供1.5亿美元货款。1967年9月,佐藤访问台湾(他也是最后一个访台的在任首相),在与蒋介石举行会谈时称,“现在中共正处于分裂状态,这两三年是反攻大陆的绝好机会”。

  1969年11月,佐藤与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日美联合声明》,在其中加入所谓的“台湾条款”,称“台湾是日本安全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并大肆宣扬“台湾归属未定论”。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已成为不可抗的潮流,但佐藤仍追随美国在联大抛出企图分裂中国的“逆重要问题案”、“双重代表权案”。佐藤顽固不化的反中政策遭到党内外强烈反对,随着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呼声日益高涨,内外交困的佐藤在1972年6月17日留下“赶快访问中国,赶快访问中国,好像连草木也在朝中国那个方向动,但我并不这样想”这样一句名言,宣布下野。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