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共六大跑到苏联开:陈独秀、毛泽东为何均未参加?

2013年11月25日 08:31

来源:人民网 选稿:奚亮

  出席六大的代表来自广东、江苏、浙江、河南等17个省,按照通行说法,代表总共142人,其中84人拥有否决权。中共中央在给各省分配名额时花了不少心思,如要广东自省委、琼崖(海南岛)、广州工人和海陆丰根据地各出代表;要求江西和湖南在毛泽东、朱德的部队中各选代表等。

  有一些中共重要人物没能出席六大。周恩来、王若飞曾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让已被解除总书记职务的陈独秀赴莫斯科参加六大。陈独秀很不痛快地说:“大革命失败了,作为总书记,我自然有责任,可共产国际更有责任,我只是国际指示的一个执行者而已。我不会作违心的检讨,也没有万方有罪在予一人的雅量。”他更直言:“中国问题要由中国人自己来解决,中国革命应该由中国人来领导,我要研究中国问题,为什么要到莫斯科去研究,在中国就不能研究?”

  毛泽东在率领秋收起义部队转道井冈山时,被中共中央判定为临阵脱逃,开除了他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当这个消息传到井冈山的时候,已经被误传为中共中央开除了毛泽东党籍。直到1928年3月18日,毛泽东才看到中共中央文件,澄清了被开除出党的传言,恢复了中央委员的身份。这样一耽误,也就使毛泽东失去了当选为六大代表的机会。

  六大代表们自行从各地出发,赶赴苏联开会。瞿秋白先由上海乘船到大连,再坐火车经哈尔滨到满洲里出境。在哈尔滨共产国际设有秘密接待处,代表们到达后就到中央大街的一家商店会合,暗号是“以一盒火柴,抽出几根一起折断”。

  单身的男代表到了哈尔滨后,通常由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带着女儿出面联络,对外就说是一家三口。杨之华告诉6岁的瞿独伊,要管男代表叫爸爸。时间一久,也就不再叫了,瞿独伊后来回忆说“为什么?那么多爸爸谁相信?我就不再叫他们爸爸了。”

  从哈尔滨到满洲里,一下火车就有苏联人接应。六大代表们或者被发给一盒数目固定的火柴,或者拿到一张写有数字的号牌,或者一张标有号码的美钞,然后找接应的马车。苏联车夫驾着马车一路奔驰,就到了苏联境内。

  在沙俄贵族别墅开会

  中共六大的会址在莫斯科郊外五一村的“银色别墅”,这里曾是沙俄贵族的庄园,当年模仿的是拿破仑帝国时期建筑。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这所过去属于贵族地主的庄园,虽已陈旧,但还可以看出一些富丽堂皇的痕迹”。主楼有三层,其中第二层是一间很大的客厅,就是六大会场所在。

  六大开幕前,斯大林接见了瞿秋白、苏兆征、李立三、向忠发、周恩来等中共核心领导人。斯大林又一次纠正了他们对革命高潮的看法,他说现在“不过只是革命准备时期……虽然高潮有了信号,但只是证明将来有高潮至,而不是现在已高涨了”。斯大林说着在纸上画了一些波浪和几朵浪花,以说明浪花不是浪。共产国际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指导中共六大,成员除了布哈林,还有共产国际东方部的米夫。

  中共六大在1928年6月18日正式开幕,作为党首的瞿秋白当然是要唱主角的。他参与各项问题的讨论,仅是20日发表的政治报告,瞿秋白就一口气讲了9个小时。或许瞿秋白没有想到,这次大会在清算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后,矛头就指向了自己的“左倾盲动主义”。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