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贺子珍后悔离开毛泽东:确有许多地方对不起他

2013年11月17日 10:08

来源:人民网 作者:邸延生 邸江楠 选稿:贾彦

  贺子珍再一次教导女儿:“你是姐姐,要懂得多关心和照顾妹妹。你要好好学习,听爸爸和江妈妈的话,这样我才放心……”

  说着,贺子珍的眼睛里又含上了泪花,李敏急忙为妈妈擦拭眼泪:“我听妈妈的话,一定好好学习,再不嫌穿旧衣服了……”

  夜深人静,李敏在靠里间的床上睡着了。

  外间,阎长林同贺子珍对坐在沙发上,两个人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话:

  “只要他身体好,我也就放心了。”贺子珍深情地说,“小阎,你刚才告诉我那段转战陕北的艰苦生活,还有他用兵如神的战斗经历,确实很感动人……”

  阎长林轻声问:“听说你在苏联那几年,情况不是太好?”

  “很不好!”贺子珍叹了一口气说,“1946年,幸亏有王稼祥和朱仲丽、罗荣桓和林月琴他们几个人的关心。我从疯人院里被放出来以后,一天也不想再在苏联待下去了,很快跟王稼祥两口子回到了哈尔滨,也听到了一些有关他和陕北的情况,我总是天天担心他的身体,希望他每天都能睡得好,吃得好,多打胜仗……”

  阎长林告慰说:“主席的身体比在延安时强多了,虽然在陕北转战时受了不少苦,但总算熬过来了,也胖了,就是工作太忙,睡觉太少。”

  贺子珍凄楚地笑了笑:“真是……长征路上,他一直很瘦,那时,他心情不好,受王明、博古一伙人的打击迫害,受了很多、很大的委屈……”话说到此,贺子珍又开始自责起来,“唉,也怪我不懂事,没有从思想上多给他安慰,反而因为一些小事常同他闹别扭,我确实有许多地方对不起他……”

  阎长林见贺子珍的眼睛红红的,眼眶里噙满了泪花,急忙宽慰说:“贺大姐千万别这么想,也别这么说……”并继续安慰说,“贺大姐别再难过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好多了,你应该多保重身体。”

  “我真的很后悔”……贺子珍边说边擦拭眼泪,“我离开延安以后,我妹妹贺怡吞了金戒指需要手术,是他代表家属签的字,胃切除了三分之二,总算保住了一条命。还有我母亲到延安,他对我母亲也很好,把自己住的窑洞腾出来让给老人家住,还经常到凤凰山去看望。我母亲去世后,也是他安葬的,后来胡宗南去挖了坟,又是他出了十块银元重新安葬了。这些情况,朱仲丽和王稼祥都对我讲了,我真的很感激他,也更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别再难过了,贺大姐!”阎长林安慰道,“我们已经胜利了,那些苦日子不会再回来了……”

  “唉,我有很多后悔的事。”贺子珍难过地说,“本来我和他生了六个儿女,结果丢的丢、死的死,现在只剩下了娇娇这么一个女儿。三个儿子也都是按着岸英、岸青和岸龙的顺序排下来的,岸红、岸军是为了纪念红军,岸国是在苏联生的,也是为了怀念祖国,才给他取名叫岸国,可惜都没能保住。尤其是岸红,还连累刘锡福同志牺牲了……”

  阎长林再次安慰说:“这些主席也都很痛心,好在现在全国解放了,只要孩子还在,总有一天会找回来的。”

  “哪儿那么容易啊!”贺子珍忧心地说,“这么多年了,当时条件那么艰苦,兵荒马乱的,就连我自己送出去的孩子,到现在让我回想当时的情形我都回想不上来,更何况让别人去找了,那不等于是大海捞针吗?我真担心……”

  阎长林也为贺子珍难过,但他又不得不劝慰:“贺大姐,你应该往宽处想,往好处想,多保重身体……”

  “我怎么能不想呢?我几乎天天都在想这些事……”话说到此,贺子珍又自我安慰说,“我知道想也没用……全国解放了,革命成功了,我自然高兴,也替他高兴。希望你们这些身边的人,多关心他的生活,多关心他的身体,江青同志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你们这些人多做做……”

  “江青同志的身体也不大好。”阎长林告诉说,“自从她1942年患了肺结核,就很少与主席同居。1943年又做了流产手术,死了一个男婴,心疼得她什么似的,精神也受了一定刺激……”并说,“最近,她去苏联检查了一次身体。”

  “怎么?”贺子珍一怔,“她身体也这么糟?”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