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毛泽东罕见给学生题词曝光:又学习 又玩耍

2013年11月13日 08:27

来源:中国网 选稿:奚亮

  核心提示:最近看到金德崇同志珍藏多年的他在延安保育院小学时的一个笔记本,上有毛泽东等老一辈领导人在上世纪40年代初给他的亲笔题词,其中毛泽东所题为“又学习,又玩耍”六个字。乍看之下生动有趣,细细思量却感慨万千,值得我们好好品味和学习。

  本文摘自:中国网,作者:佚名

  有感于毛泽东六十多年前给小学生的题词“又学习,又玩耍”

  最近看到金德崇同志珍藏多年的他在延安保育院小学时的一个笔记本,上有毛泽东等老一辈领导人在上世纪40年代初给他的亲笔题词,其中毛泽东所题为“又学习,又玩耍”六个字。乍看之下生动有趣,细细思量却感慨万千,值得我们好好品味和学习。

  历来介绍名人事迹,大都宣传他们如何勤奋、自律,却很少介绍他们小时候是怎么玩耍的。那么,是不是要学得好就不可以玩,玩了就学不好?学习和玩耍到底是什么关系?首先来看看毛泽东本人的童年是怎样度过的。据回忆,儿时的毛泽东在上学期间,早晚要放牛拾粪。放牛时,几个小伙伴经常在山坡上玩耍,一玩起来就会误了放牛。为了既放好牛又玩得好,毛泽东把同伴组织起来分成三班,一班看牛,一班割草,一班去玩,每天轮班。这样小伙伴们都很开心,他们都愿意跟毛泽东一起放牛,还戏称他为“牛司令”。

  很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毛泽东一样,在小时候并非众人想象里“中规中矩”、只会学习不会玩耍的“好孩子”。他们与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也经历过爱玩耍的童年时光。刘少奇童年在私塾放学、放假后,经常与小伙伴相约到旷野山林中割草放牛,还到水塘里游泳嬉戏,从中找到无穷乐趣。朱德小时候在故乡的琳琅山下,曾带领小伙伴使出“调虎离山”之计,让一两个小孩缠住地主,其他人趁机溜到地主家的花园赏花看鱼。少年周恩来常常到古城淮阴的禹王台登高放鸽,还曾费心思改良鸽哨。他还喜欢与小伙伴们一起玩审问“洋鬼子”和“坏地主”的游戏。邓小平小时候曾爬到驮着神道碑的石头乌龟上去玩。在那个年代,大家敬畏神碑,谁都不敢上去,只有邓小平爬上去了,还玩得很高兴,让小伙伴们又羡慕又害怕。陈云幼年时尽管家境贫寒,仍爱好调弄丝竹、听评弹。他经常到附近的道院里跟道士们学拉二胡、吹笛子和箫。他特别爱听评弹,说自己是听“戤壁书”出身,就是不花钱靠在墙边白听书的意思。他15岁去上海商务印书馆当学徒后,还经常利用空闲时间拉胡琴,认为在单调艰苦的生活中拉拉唱唱有益身心,是一种积极的休息。

  政治家的童年如此,古今中外那些著名科学家又如何呢?被誉为近代科学奠基人的牛顿,在少年时期并不引人注目。如果说他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动手能力很强。他十分喜欢绘画、雕刻,喜欢做风车、水钟等机械玩具。他曾把灯笼挂在风筝尾巴上放入空中流动闪烁,做过能测出准确时间的水钟。首创进化论的达尔文,从小就喜欢收集各种动植物标本。他尝试给各种植物起名字,宣称自己可以将几种有色液体浇洒在花的植株上,从而培育成各种不同颜色的花。他还喜欢钓鱼、捉蟑螂、掏鸟蛋。他的科学创造精神是从小时候喜欢玩昆虫、观察动植物变化开始的。他自己说:“我那时是一个很淘气的孩子。”计算机大师比尔盖茨,小时候开朗活泼,精力充沛。13岁时他为了玩三连棋编写出第一个软件程序。他总是鼓捣自己的玩具,尤其喜欢给计算机增加指令实验出各式各样的游戏方法。他后来创立“微软王国”与小时候的兴趣爱好密切相关。地质学家李四光,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玩捉迷藏游戏,他最喜欢藏到一块大石头背后。有一次他突然想到在平整的草坪上凸起一块大石头显得很不相称,就到处问这块石头是从哪来的。别人的解释让他感到不满足,他就下决心要自己研究,探索其中的奥秘。多年以后,他写了一篇《扬子江流域第四纪冰期》的论文,特别提到了他儿时藏过的这块大石头。这个“使他迷惑不解达四分之一世纪”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这是基于“好奇心驱动”走上研究之路的一个生动事例。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在小学低年级时,常常和男孩子们一起玩掷飞镖的游戏,他总能投得远、掷得准。同学们不服气之余捡起他的飞镖仔细研究,发现他折的飞镖有棱有角、十分规整,投起来空气阻力很小,投扔时又会利用风向风力,所以总是赢。  

  从这些名人的童年经历中可以发现,只要安排得当,玩耍与学习其实并不矛盾,而是相辅相成的。孩子的创造力、交际表达能力与社会适应能力、身心健康快乐等等,往往可以在生动活泼的玩耍过程中获取。我国古代先贤早就提出过“寓教于乐”,也就是在游戏和玩耍中学习的育人原则。而“教育”一词的希腊文(paideia)词根就是“孩子”(pais),与“游戏”(paidia)一词也有关联。所以西方有句谚语说:“只工作不玩耍,聪明的孩子也变傻。”爱玩耍、爱游戏,是孩子的天性,也是儿童促进身心健康发展的必要过程。近些年来,有人提出所谓“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口号,为此强行让孩子过早开始学习,学业负担过重,只能少玩耍甚至不玩耍,导致不少孩子产生厌学情绪。这就偏离了教育的正常轨道,效果自然适得其反。

  毛泽东一向认为,爱活动是儿童的天性,没有严加禁止的必要,不要使小学生变成小老头。他早年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体育之研究》,就积极提倡德智体“三育并重”、“身心并完”。1953年6月30日,毛泽东在接见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时,曾谈到青少年要“学”、“玩”兼顾。他说:“青年人就是要多玩一点,要多娱乐一点,要跳跳蹦蹦。”“一方面学习,一方面娱乐、休息、睡眠,这两方面要充分兼顾。”“两头都要抓紧,学习工作要抓紧,睡眠休息娱乐也要抓紧。”1964年3月10日,毛泽东在一个中学校长呼吁减轻中学生负担的文件中写了这样的批语:“现在学校课程太多,对学生压力太大。讲授又不甚得法。考试方法以学生为敌人,举行突然袭击。这三项都是不利于培养青年们在德、智、体诸方面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得到发展的。”

  要让青年“生动活泼地主动地得到发展”,从而更加有益于国家和社会,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就是让他们有机会从童年时期起,就适当释放游戏玩耍的天性,在学习中玩耍,在玩耍中学习。六十多年前,毛泽东给12岁的小学生金德崇的题词“又学习,又玩耍”,当时也许是随性之笔,但它饱含了他对青少年健康成长、自由发展的殷切期望,值得今天的人们思索和感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