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共产党宣言》首译本上海诞生 封面误印"共党产"

2013年11月8日 09: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琳 选稿:贾彦

image

图为1920年8月的首译本,封面标题错印为“共党产宣言”

    原标题为:1920年6月28日 《共产党宣言》在中国的翻译与传播

    1848年2月24日,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起草的《共产党宣言》正式出版。在此后的半个世纪内《共产党宣言》被翻译成俄语、丹麦语、西班牙语、波兰语、意大利语等30多种语言,300多个版本,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

  《共产党宣言》最早传人我国是在19世纪末。1899年英国传教士李提摩泰在《万国公报》上发表文章,首次提到了马克思的名字并引用了《共产党宣言》中的话。1908年1月3日《共产党宣言》最早中文节译本刊印在《天义报》上,是由署名民鸣的一位留日学生翻译的。

  1920年8月,陈望道根据英、日文皈的马克思、恩格斯著作《共产党宣言》,译出《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第一版印刷了1000册,没想到很快就卖完了,9月份又印刷了1000册。但仍有许多没买到书的读者不断向报社询问。有的地方只好自行翻印。《共产党宣言》的翻译和出版,有力地推动了中国共产党的筹建工作。在建党初期,各地党的早期组织都把《共产党宣言》作为教育党员和革命青年的基本教材。

  陈望道,是浙江义乌人,他早年曾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读书时,因为受十月革命影响,他结识了日本早期的社会主义者河上肇、山川均等人,并阅读他们翻译的马克思主义著作。1919年6月,陈望道受五四运动感召回到祖国。起初他在杭州担任师范学校的语文教员,后来因为参与学生运动而被迫辞职,回到了家乡。正是在家乡浙江义乌县分水塘村的一间小柴屋内,陈望道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就是翻译了影响了20世纪中国命运的伟大著作《共产党宣言》。

  那是1920年三四月间,陈望道在故乡开始了翻译工作。为防备敌人的突然搜查,他别出心裁地把工作台布置在一个破陋的柴屋里。柴屋里摆放了一块铺板,两条长凳,既当书桌又当床。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陈望道却满腔热忱有滋有味地推敲字句,揣摩意义,全身心地投入翻译工作之中。

  陈望道躲在柴屋里,夜以继日地翻译。他的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有一次母亲特地包了粽子,配上蜂蜜,让他蘸着吃,补补身体。不料,等到母亲进来收拾碗碟时,却看到陈望道吃得滴嘴墨汁。原来他全神贯注于斟酌字句,竟然顺手将砚台里的墨汁当作蜂蜜蘸着粽子吃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努力,陈望道终于完成了这部经典著作的翻译。他将它带到上海,准备刊登在《星期评论》上。但非常不巧的是,陈望道到达上海的第二天,该刊便停刊了。不过,他遇到了另外一个好机会。恰好在这个时候,陈独秀主办的《新青年》杂志的编辑部刚搬回上海,缺少人才,陈独秀便邀请陈望道一起参加《新青年》的编辑工作。

  当时陈独秀、沈雁冰、李达、李汉俊、陈望道、邵力子经常在一起讨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问题,于是他们随后便组织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也就是后来所说的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陈独秀担任书记。研究会想出版陈望道译出的《共产党宣言》,又苦于缺少经费。在大家为经费的事情四处奔走之际,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和杨明斋经李大钊介绍来到上海。维经斯基知道后非常重视,便出钱资助研究会在上海拉斐德路(今复兴中路)或裕里12号建起了名叫“又新”的小印刷所。1920年6月27日,陈望道将《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的稿子交给俞秀松,28日,俞秀松将此稿交给陈独秀校对。1920年8月,《共产党宣言》的第一个中文全译本第一版第一次印刷本便在这个印刷所里问世。

  这本书是竖排本,封面用红色印着马克思的半身肖像,肖像下面自右向左题写了“马格斯”三个字;肖像上面用大字横写了书名,但由于排版错误,书的封面文字误印为“共党产宣言”,直到9月份印第二版的时候,才修改为《共产党宣言》。书名上面用小字标注着“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第一种”字样,下面标注“马格斯、安格尔斯合著”、“陈望道译”等字样。全书共56页,32开。

  《共产党宣言》中文第一版出版后,陈望道给周作人寄赠了两本,其中一本请他转给鲁迅先生。鲁迅收到书的当天就把《共产党宣言》通读了一遍,并称赞道:“现在大家都议论什么‘主义’来了,但就没有人切切实实地把这个‘主义’真正介绍到国内来,其实这倒是当前最紧要的工作。望道把这本书译出来,对中国做了一件大好事。”

  相关信息:《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初版本今何在?

  《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的初版本今何在?国内现存的至少有11册,分别珍藏于国家图书馆、中国革命博物馆、上海档案馆、上海图书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上海鲁迅纪念馆、延安革命博物馆、北京市文物局资料中心、山东广饶市博物馆、浙江上虞县档案馆、温州图书馆。

  (摘自《烙印——难忘的纪念日》[下册],少年儿童出版社2011年6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