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苏步青忆毛泽东接见:"社会主义需要数学"

2013年11月7日 09: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苏步青 选稿:贾彦

image

毛泽东在沪接见著名数学家苏步青(左一)和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周信芳  

    原标题为:“社会主义需要数学”——回忆毛泽东主席的几次接见。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在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一百周年诞辰之际,我常常在想,我们国家能有今天这样繁荣,并逐步走向富强,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一批无产阶级革命家半个多世纪来,领导全党全国人民艰苦卓绝奋斗的结果。回想起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饥寒交迫,民不聊生;看看今日之中国,在世界上扬眉吐气,地位越来越高,对毛泽东主席感激之情不禁油然而生。毛泽东主席几次接见我的情景,近来常在脑海浮现,现将这久远的回忆记录下来,作为对主席的深切怀念。

  对共产党的认识:害怕——怀疑——信任

  我是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对共产党的认识经历了害怕——怀疑——信任的漫长历程。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和帮助下,这种认识过程逐步得到缩短。

  建国之前,我在浙江大学任数学教授,国民党散布共产党“共产共妻”等谣言,在知识界产生过一些影响。我起初对于共产党是一无所知的,再加上这些谣传,说实在的对共产党心里有点害怕。1947年10月,国民党分子杀害了浙大学生会主席于子三,引起广大师生的震惊,我在收到特务恐吓信之后,仍与竺可桢校长一起参加于子三的丧礼;1948年,浙大有5名进步学生被投入监狱,我的学生谷超豪,把学生会的策略悄悄地告诉我,希望凭我的声誉营救那些被捕学生。我利用国民党口头谈和的机会,在保释书上签字画押,把几位进步学生救了出来。他们出狱后,有的加入游击队,有的投奔解放区。现在想起来,我当时之所以能这样做,并不是对共产党有所认识,只不过出于一种正义感而已。

  到了1949年3月,国民党中央研究院企图将我和其他著名学者、教授带到台湾去。过时,我在周围朋友的帮助下,才开始认识国民党的这一阴谋,拒绝了他们要带我的子女去台湾的劝告。随着杭州的解放,我对共产党不再感到害怕,但是对能否领导经济建设,特别是能否领导教育、科学,疑多于信。杭州刚解放那一天,我问过谷超豪,共产党来了又会怎样呢?我每个月能不能领到3担米的薪水呢?谷超豪笑着告诉我说:“共产党需要知识分子,你的收入绝不只3担米。”其实,在建国前谷超豪早就是中共地下党员,我是不可能知道这个秘密的。

  杭州解放不久,浙江省军管会主席谭震林派了一位处长来探望我,与我谈心里话,介绍党的政策,了解我的家庭生活情况,并特地派保卫员送我们5位科学工作者去北京参加全国自然科学筹备会。不久,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怀仁堂设宴接待,亲自打开葡萄酒,给会议代表斟上。共产党如此“礼贤下士”,使我顿时感到一股暖流充溢心中。

  1954年,我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在第二届全国政治协商委员会上,我第一次见到毛主席。此时,全场响起了“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不一会儿,话筒里传来毛主席那恽厚、亲切的湖南口音:“同志们万岁!’,我听后无比激动。我这个在旧社会教了近20年的教书匠,今天也能在大会上聆听毛主席的讲话,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啊!毛主席在会上说,党的统一战线是一个伟大的法宝,统战工作意义重大,一定要尽力做好。我对统一战线的认识,可以说是在那次会上开始的,而且一直牢记心中。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