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角色的种子":甜姐儿黄宗英"变身"文坛作家

2013年11月1日 10:56

来源:东方网 选稿:贾彦

    编者按:“口述上海”系列丛书是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现代上海研究中心编纂的以口述史为基本单元,以上海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活等各方面发展变化为基本线索的系列丛书。该丛书自2006年出版第一辑——“实事工程”以来,已陆续出版了“纺织工业大调整”、“电影往事(上、下)”、“改革开放30年”等卷,旨在通过不同身份当事人不同侧面的口述,记录上海城市的历史变迁,对了解上海近百年的历史、了解上海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历史巨变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和学术意义。经该书编者授权同意,我们将陆续推出丛书中的精彩稿件,以飨读者。

image 

黄宗英(右)在电影《家》中饰演梅表姐 

    原标题为:黄宗英:“角色的种子”

    口述:黄宗英

    采访:陆其国 王岚  

    时间:2008年7月12日

  地点:上海华东医院 

  【口述前记】黄宗英,生于1925年。原籍浙江,生于北京。1941年起,先后在上海国华剧社、北平南北剧社任演员,参加进步话剧演出并主演喜剧《甜姐儿》等。建国后,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拍摄《家》、《聂耳》、《为孩子们祝福》、《花轿泪》等影片,并创作电影剧本《平凡的事业》、《你追我赶》(与他人合坐)、《六十代第一春》等。凭在《乌鸦与麻雀》中饰演的余小瑛一角,在1957年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评奖中获个人一等奖。曾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是中国作协第四届理事、中国影协理事、名誉理事、国际笔会会员、全国文联青年委员会委员。

  宗英老师,我们到医院来采访您,打扰您了。

  我身体不太好,话说多了累,时间不长不要紧。

  我们就少占您一些时间吧。您能对我们说一下对自己的定位吗?

  “角色的种子”这就是我对自己的定位,那就是普通。

  1992年初春您曾写过:当人生中遇到悲苦、挫折、危难时,我思忖:直面人生的苦难是艺术家可遇不可求的“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吃得饱饱的”可以强化认识社会的广度、深度和力度。而人生中喜悦、爱情、友谊、亲情是艺术的营养钵。这话是您对人生的清醒洞察,也是对您的从艺之路的深刻憬悟。

  谢谢你们对我的理解。

  您经历过那么多雨雪冰霜,风狂雷暴,我们很想听您讲讲您的人生经历。但您身体这样虚弱,我们又不忍心……

  那我就简单讲一讲吧。

  我于1925年7月13日出生在北京,祖籍是浙江瑞安,1932年随父移家青岛,在那里读过小学。1934年,父亲去世后,便随母亲去天津投亲,上学,并就读南开中学。1941年初秋,接到我大哥黄宗江的来信后,我听从他的召唤来到上海。从此,先后在上海职业剧团、同华剧社、北平南北剧社担任演员,并因主演喜剧《甜姐儿》而开始知名。

  您是哪一年开始成为电影演员的?

  1947年。

  您从影后,曾先后主演过《追》、《幸福狂想曲》、《丽人行》等影片,您参与拍摄的影片《乌鸦与麻雀》曾在1957年于文化部1949—1955年优秀影片评奖中荣获一等奖。

  是的。建国以后,我就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那是1949年5月,同中央电影领导部门派出的钟敬之等,会同夏衍、于伶随军进入上海,在上海军管会领导下,对留在上海的党员电影工作者徐韬等,接管了国民党在上海的中央电影企业公司总管理处及摄影场、中国电影制片厂、上海实验电影工场等机构。

  接管任务完成以后呢?

  之后由夏衍负责,立即着手进行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筹建工作。原在上海的进步电影工作者首先加入了工作。以后又配备了一些干部。1949年11月,上海电影制片厂成立,由于伶任厂长,钟敬之任副厂长,陈白尘任艺术委员会主任,我和阿丹也成为了上影厂演员。

  进厂后又拍了哪些电影?

  我在影片《为了孩子们祝福》、《家》等片中出演角色。

  您在影片《家》中塑造的梅表姐这一形象太出色了,几乎成了银幕经典形象。

  观众认可我演的角色,那是我最大的安慰。我在拍那部电影前,曾反复阅读原著,揣摩角色的心理。加之我对巴老笔下的梅表姐身处的时代,有一定的认识,这些都给我成功塑造梅表姐带来了很大帮助。

  您在《家》中扮演的梅表姐让人难忘,这是否和您出身旧式大家庭有关?

  不是绝对因素,但也不排斥有一定的影响。当然,最实在的原因,是巴老小说中梅表姐写得好是最大原因。这给我的银幕塑造创造了良好的基础。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