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革后期邓小平因何跟"四人帮"吵架?

2013年10月24日 08:58

来源:东方网 选稿:贾彦

image

1974年底,毛泽东称赞邓小平“政治思想强,人才难得”

    "四人帮"组阁阴谋告破

    党的十大开过之后,国内局面稍稍稳定,召开四届人大的问题开始提上中央的工作日程。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周恩来于1973年9月12日,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随着周恩来的病情加重,江青一伙自认为有机可乘,加快了篡党夺权的步伐。然而,邓小平的东山再起,打乱了江青等人企图“组阁”的部署,由此引起了江青等人的不满。他们开始把邓小平作为他们“组阁”的巨大障碍,必欲早日除掉而后快。

  1974年6月1日,周恩来住院治疗以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有恃无恐,经常私下串联,在政治局一哄而起向邓小平发难。江青他们不正常的宗派活动,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

    7月17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严厉批评江青:“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戴大帽子,不好呢!你那个工厂不要了吧。”“她算上海帮呢!你们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派呢!”这是毛泽东第一次批评“上海帮”、“四人小宗派”。毛泽东的话,使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颇为尴尬。因为谁都知道,“上海帮”指的是这3个从上海起家的人物。

  这是毛泽东首次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江青搞“上海帮”,即“四人帮”的问题。这番讲话,对于邓小平、对于政治局的多数同志是一个鼓舞,增加了他们抵制江青一伙倒行逆施的信心。

  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等人对于毛泽东的批评却阳奉阴违,随着党的十届二中全会和四届人大会会期的日益迫近,他们继续加紧地下活动,密谋把上海作为其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主要基地,进行“组阁”阴谋活动。

  “四人帮”中最年轻的是王洪文,职务也最高。1972年9月,王洪文经张春桥推荐,由上海调中央工作。1973年8月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王洪文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张春桥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江青、姚文元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十大”以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在中央政治局中结成“四人帮”,密谋把上海作为其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主要基地,在上海。

  党的十大以后,张春桥立即对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布置:上海要多培养些新干部,派到中央各部,要他们“闹个天翻地覆”。王洪文也布置:上海要多培养点人,准备调中央各部。王秀珍、金祖敏根据张、王的“指示”,于1973年9月29日召开市委组织组核心组会议,确定了第一批7名输送到中央各部当“部长”的名单,之后,又专门举办“市委工农兵干部学习班”,对选拔对象进行集中培训。

  1974年3月,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又在北京对王秀珍布置:上海要抓紧培养干部,要抓要害部门,要尽快物色20名年轻干部,分别担任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公安部、商业部、建材部、邮电部、卫生部、中组部以及《人民日报》社的领导工作。4月28日,中共上海市委组织组提出了第二批88名中央部长备选名单及单项材料。此后,又根据王洪文“指示”:中央各部都要“掺沙子”,上海不仅要有部长人选,而且还要有“司局级”备选名单。8月19日,又确定了18名正、副“部长”,12名“司局长’的名单及单项材料,并报送王洪文、张春桥。

  在1974年9、10月间,为夺取最高权力,江青同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进行了密谋策划。他们企图逐步改组中央政治局,取得政治局的稳定多数。办法是让一些人先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然后伺机正式补为政治局成员。他们要张春桥当第一副总理,王洪文当人大副委员长,以夺取国务院和人大常委会的领导权。他们先后在上海、辽宁等地选定帮派骨干分子20多人,企图安插到公安部、教育部、文化部、铁道部、邮电部、六机部和《人民日报》、全总、团中央、妇联,夺取这些部门全部或部分领导权。他们还在上海物色培养了“工人大使”、外事干部1l0多人,以便夺取外交大权。

  1974年国庆节刚过,毛泽东在武汉提出要筹备四届全国人大、酝酿国家机构人事安排。10月4日,毛泽东让秘书用电话告诉王洪文,提议邓小平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要王洪文把他的这一重要人事安排告诉周恩来。10月11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传达毛泽东最新指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八年。现在,以安定为好。全党全军要团结。”宣布:“中央决定,在最近期间召开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毛泽东指定邓小平出任第一副总理,打碎了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的如意算盘。为了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江青等人又一次兴风作浪。他们把矛头指向周恩来和邓小平,直接的目标是阻挠邓小平出任第一副总理。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