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被删除的长征日记 红军下馆子住洋房

2013年10月21日 15:42

来源:党史信息报 作者:肖舟 选稿:宋晓东

    原题:记录红军长征的“遵义十天”

  长征是一本读不完的大书。印象中的红军长征,是“同志们每天冒着枪林弹雨,食不果腹,被迫吃草根、啃树皮”,可日前出版的《红军长征记》中有篇何涤宙(时任红军大学教务部主任)的《遵义日记》,却描写了进入遵义城后十天里所经历的丰富多彩活动。在《文史精华》杂志刊登的这篇文章里,其中还有“下馆子吃辣子鸡、住洋房”等内容,着实让人吃惊。具体情况是如何的呢?

  一

  第一天,进遵义……

  第二天,进街上馆子:早起无事,就约同肖、苏、冯三同志去逛街,大家不约而同地找东西吃……到川黔饭店,因为过早未开张,同掌柜商量,掌柜很客气,让我们上楼到雅座,代我们点了他们的拿手菜辣子鸡丁、醋熘鱼、血花汤等六七个菜,一边同我们谈着王家烈的苛捐杂税,弄得商人没法做生意,我们也告诉他红军的主张。不一时菜来了,一盆辣子鸡丁,堆得满出来,味道确不坏,大家都很满意,吃完算账,三元多,我们唯一的土豪S·T同志没有来,在座几个人也当不了这个阔“主席”,于是大家凑钱,伙计看了很诧异……

  第三天,今天我们搬到一个蒋师长的蒋公馆去住,在遵义算得数一数二的漂亮洋房子。

  “红军之友社”满街贴了标语,欢迎朱毛,街上很热闹……我住在楼上,可以瞭望全个遵义,算是蒋公馆里最好的房间。晚间坐在洋房子里,烧着白炭,靠在摇椅上,看着土豪家拿来的画报,我是布尔乔亚了。

  二

  第四天,欢迎朱毛:早起街上闹哄哄的,挤满着人,知道是欢迎朱毛的。丁字路上人挤不动了,都是想看朱毛是怎样三头六臂的群众……十一点多钟,队伍都来了,都是风尘仆仆的,一列一列过着,“朱毛来了没有?”群众问着,谁知我们的毛主席,朱总司令,正在前面经过,只怪我们的毛主席朱总司令,为什么不坐四人轿,不穿哔叽军衣,使群众当面错过。

  第五天:又到川黔饭馆去吃辣子鸡丁,竟有一半是白菜,未免欺人,向伙计理论,他说明天一定做好……

  第六天,群众大会篮球比赛:今天开群众大会,成立遵义革命委员会……同S·T又去吃辣子鸡丁,不但没有起色,反而发现有猪肉冒充,欺人太甚!我们问伙计是猪肉丁还是炒鸡丁,伙计着了忙,再三赔不是,只要不当我们是“土包子”就好,辣子肉丁也还可以吃。

  大会场在中学校的操场,人挤满了偌大的一个足球场……大会结束,台上宣布遵义学生与红军比赛篮球,并传知要我出席参加比赛……篮球场已挤满看客,穿着高领细袖裹身长衫的遵义学生队已一条一条如鱼一般地在场上往来练球。自然双方都是一时之选,初次比赛,谁也不肯示弱,我们还是以前在中央苏区打熟的一队,球艺彼此知道,传球连络,素称不差,银笛一响,双方随(即)开始正式比赛。红军打仗是百战百胜,只打得学生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W的远射更使遵义队无法应付,W·T矫捷,更使丈二和尚摸不到头绪,两场终结,十二与三十之比,红军胜利了。大概是W·T在场上英文说得太多了,当我们出球场时,听得学生们纷纷地私议说:“他们都是大学生呀!”

  三

  第七天:上午讲了两堂课,下午同S·T去裁缝铺取大衣,小得不能穿,问他为什么不照量的尺码裁,裁缝说皮子不够,真是岂有此理!一件长袍子,改做大衣,袖子没有皮,长只到膝盖,岂有不够的道理,至少赚了一件背心的皮子去。貂皮的一件背心也抵得很多钱,但是未免太过分了呀!剥削得我大衣穿不成,同他争论,又无证据,只得在肋下两条加做棉的,裁缝愿意赔布……回来又同S·T到川黔饭店吃辣子鸡丁,太不成话,少得连盘子底都铺不满,并且大部分是猪肉,大概认为“红军先生”可欺,同S·T决定以后不来吃了,伙计看我们有点儿像发脾气,又来赔不是……

  第八天,同乐晚会女学生跳舞:今天大家都兴高采烈,因为我们晚上开同乐晚会,并且又有女学生跳舞。学生们忙于布置会场,我们的政治教员Y同志特别起劲,跳进跳出,指挥着学生布置。五点钟,晚会开始。照例的魔术双簧过去以后,最精彩的女学生跳舞出台了,穿着红绿舞衣的女学生,从幕后走出来,一阵鼓掌,(随着舞曲)“可怜的秋香”就开始了……跳不像跳,舞不像舞,比起我们中央苏区的S家姊妹,差得太远了。我们还是热烈地鼓掌,因为听说这两位,还是遵义有名的舞星。我们大家要求肖队长来一手……莫斯科带来的高加索舞,虽然个子大些,但是舞起来竟非常轻巧,这才是艺术的跳舞,女学生算是今天开了洋晕。

  第九天,准备行动:……直到临睡,还未见出动的命令,依旧在这漂亮的洋房子里过了一夜。

  第十天,别矣遵义:半夜来的命令,拂晓就出动,天没有亮,就起来收拾行装,土豪家搬来的东西,完全送给了群众,依旧是十天前进遵义时的装束,穿上遵义的纪念品“大衣”,在八点钟走上去桐梓的马路,又开始我们的长途了。

  (摘编自《中华读书报》)

   背景资料:

  《红军长征记》的出版过程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革命根据地后,毛泽东提议,由红一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部负责,开始组织征集撰写红军长征的忆述文章。到1937年2月22日在延安编写完成。这是由长征亲历者写成的第一部反映长征的书。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这部书稿才在延安正式的少量内部印行。

  1954年,中宣部党史资料室将此书更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在内部发行的《党史资料》上分三期发表。2006年,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中央文献出版社才以《亲历长征——来自红军长征者的原始记录》为书名,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以《红军长征记》的原名,分别出版了该书。曾被删去何涤宙的《遵义日记》等终于全部恢复。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