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蒙谈亡妻:曾万念俱灰 但我得按活着来计划

2013年10月21日 13:34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路艳霞/文 董德/摄 选稿:朱恬

原标题: 王蒙谈亡妻:曾万念俱灰,但我得按活着来计划

王蒙(资料图)

  今年,对作家王蒙来说是不寻常的一年。60年前,他第一次拿起笔创作,就一气儿写下了长篇小说《青春万岁》,开启了60年风风雨雨的文学生涯。本月,他的《王蒙八十自述》出版,他如此写道,“我永远纪念着过往的60年、65年、80年,我期待着仍然奋斗着的未来。”就在上周,他再度步入婚姻殿堂,勇敢地享受着幸福晚年。

  “我还得按活着来计划”

  在王蒙的家里,挂了两位女性的照片,有与新婚妻子单三娅的合照,也有去年去世的王蒙亡妻崔瑞芳的照片。事实上,就在王蒙迎来文学创作60周年这一特别重要的时刻,他在暮年又迎来自己的一段幸福姻缘。

  对于自己的这段情感,王蒙没有回避,“去年春天,瑞芳去世以后,对我打击非常大,我万念俱灰。”但他说,有一点还很清晰,那就是“我还活着,我还得按活着来计划”。

  王蒙和崔瑞芳早年一见钟情,他18岁,她19岁,两个青春年少的人相遇的幸福,在新书《王蒙八十自述》中有了细腻的呈现。当他和瑞芳漫步在华灯初上的北京街头时,“幸福得如同王子”。俩人一辈子幸福相伴走过近60年,当面对妻子的离去时,王蒙说:“恰恰是我从很年轻时就和瑞芳在一起,造成了我的一种脆弱,她走后我过的是很孤独的生活。”

  王蒙的生活陷入一片灰暗的时候,在朋友的关心下,他遇到了《光明日报》资深记者单三娅。和初见崔瑞芳一样,他和单三娅也是一见钟情。“高龄丧偶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而且高龄又很难找到另一半,人的状况都太不一样,每个人都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生活方式。”但王蒙没有让悲哀的生活一直继续,他决定和单三娅结婚,重新过“活人的生活”。

  就在此次采访的间隙,现场一幕场景令人分外感动。单三娅担心王蒙着凉,拿来厚些的衣服为他换上,当她一个一个纽扣为他系好时,他安静得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和平日那个喜欢热闹、滔滔不绝的作家王蒙完全不同。

  对于自己坚决迈出再婚这一步,王蒙没有忘记小小总结一把,“我有一个特殊的感觉,我这一辈子小事犹豫、掂量,爱推敲,甚至会自相矛盾,但是恰恰大的事情,我是凭直觉,敢于做出决定。”在王蒙看来,小事是利益问题,比如买衣服,两件衣服都挺喜欢,这个贵点,那个便宜点,他会费心思。但大事他从来不认为需要掂量,“就像当年我14岁入党一样,地下党领导提出来希望我入党,我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