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严顺开:到现在,人们还叫我阿Q

2013年10月11日 09:22

来源:东方网 选稿:贾彦

image

严顺开与卓别林夫女儿合影 

    拍《阿Q正传》的时候,黄佐临老院长希望您能成为一名“混血儿”,把话剧、滑稽戏和电影的精髓融合在一起,您自己觉得做到了吗?

  我尽量做。1963年我中戏毕业后,是黄院长把我要到上海,进了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下的滑稽剧团,也是老院长黄佐临发现了我潜在的喜剧因子。可以说,没有老院长黄佐临,我可能走的是另外一条从艺之路,也许一直在北京演话剧。我非常感激他。

  《阿Q正传》是中国在解放后第一部正式参加嘎纳电影节的影片。凭借阿Q这个人物形象,您获得了1983年第六届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二届瑞士国际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成为中国唯一一位获得“卓别林金拐仗奖”的演员,您得知获奖消息后,是什么反应呢?

  说起这部电影的得奖,还有一个笑话。当时我在苏州拍电视,一次坐上一辆出租车,那司机看了我一眼讲,严老师啊,你演的阿Q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了。我根本不相信,说不会的。可那司机认真地讲,一定是的。我当时心想,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一个出租车司机怎么会知道?开玩笑吧。可我越否认,他越是跟我急。

  那个司机说的没错,《阿Q正传》确实在国际喜剧电影节上获奖了,只是我那时还不知道。获奖的消息是现在的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宋超,专程到我爱人的单位去告诉她的。那时候通信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所以,当我从苏州回家后,我爱人告诉了我,我才知道是真的。

  您去领奖了吗?

  没有。

  为什么不去呢?

  没有人通知我去,等我知道已经是过去式了。那时不像现在,去国外参加个电影节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一年的颁奖仪式上据说没有一个中国电影人,连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后来主持人不得不问现场有没有中国人?听说一位在座的《光明日报》的记者才上台代领了奖,然后再把奖杯什么的带回国。到第二年,也就是1982年,我受到邀请去瑞士电影节当评委,还应邀去了卓别林的家访问,卓别林是我很欣赏的一位艺术家,他的小女儿和夫人接见了我,她们非常的热情,我还和她们一起合影留念。

  影片在国际电影节上得奖,居然没有人通知主要演员?这在现在是不可想象的。怎么会这样?

  以前,对于要不要到国外去,拿什么电影去,是政府部门在管,属于政府行为;现在是一批导演自己在忙。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电影人受邀到国际影展当评委还是凤毛麟角,在这方面看来您是开了风气之先。您懂英文吗?

  不懂。当时做评委要懂英语或者法语,我以前读俄文的,所以电影局和外事局给我配了个翻译。我在那里看了很多电影,很受启发。

  当时是1982年,中国刚刚进入改革开放的年代。人们的思想意识里,落后保守的成分还比较多,而您演了一个代表落后和愚昧的人物形象,您担心过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受损吗?

  我很自豪能演鲁迅先生笔下的这个人物,而且我把他演得观众都能接受,所以到现在,人们还叫我阿Q。

  当您在事业上或者生活中受到挫折时,您是否也用阿Q的“精神胜利法”来自我安慰自我解脱?

  其实许多人都会这样做的,阿Q的性格非常有典型性,有代表性,有相当广泛的群众基础。

  《阿Q正传》是您的颠峰之作,后来,您在银幕上的形象或许更正面更健康了,但是从表演艺术上来说,是否都没有超过阿Q呢?

  阿Q之后,我在银幕上的人物都和“阿”字辈结下了不解之缘。如阿混、阿谭等等。《阿混新传》[3]的导演是王为一,是位老导演,影片后来获第五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阿谭内传》[4]的编剧是我和赵化南,描写的是一对夫妻分居两地,我演那个去台湾做生意的男人,两岸分隔,我不娶,她不嫁。这部电影我是自导自演,当时还和厂里签了合同,超过多少奖励多少。上映后大大超过了原先的合同约定,可是没有得到一分钱,他们大概忘记了。

  这时候就需要阿Q的“精神胜利法”来自我调节了。

  只能这样。

  其实,更多的还是出于对艺术的热爱和追求吧。据说您现在十分关心老龄化问题,拍了好几部这方面的戏和小品。祝愿您也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同时让更多的观众分享您的快乐。

  谢谢!

  [1]著名导演,一生导过话剧近百部,电影13部。自上世纪60年代后,又致力于斯毯尼斯拉夫斯基、梅兰芳、布莱希特演剧体系的比较研究,并提出了创造中国民族的演剧体系的设想,在文艺界引起较大震动。其论著《我与演艺戏剧观》在戏剧界有广泛影响。

  [2] 1981年。

  [3]1984年珠江电影制片厂摄制。

  [4]1988年自编自导自演的喜剧片。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