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溥仪遭苏联人勒索 差点儿提着裤子回国

2013年10月11日 08:22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贾英华 选稿:奚亮

  “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两下子呀!”溥杰惊叹不已。“哪儿来的工具啊?”

  “嘿,让你瞧瞧。”说着,润麒从腰间掏出了一把精致的小水果刀:“不错吧?”

  “咦,就这么简单?”

  “这有什么复杂的?”润麒故作显示地说:“如果你愿意,不妨咱俩合作一回如何?”

  “老润,你还不知道我这手有多笨哪!”溥杰一口回绝了。

  “不会制作,不要紧。由我一手包啦。”润麒笑眯眯地提出了建议:“到最后,由你往壶上题字多雅呀!”

  “成啊。”溥杰正愁没事儿干,有这么一桩闲事,倒也能多少解点儿闷呢。

  “一言为定!”

  润麒是个急性子,当即就开始了“工艺制作”。

  溥杰插不上手,只是在一旁静观。他眼瞧老润从外边找来白泥,反复摔成泥坨,又用那把小刀塑成了烟壶形状。次日,溥杰又被唤来参观“打光”的工艺。只见老润细雕了粗坯后,又用小刀来回刮,直刮得上面几乎反光为止。

  “这回,看你的啦……”润麒伸手拿过了成型的烟壶:“请阁下在上边题字吧!”

  “哟,这怎么题啊?”

  “就用这把小刀在上面直接刻,就行喽。”说话间,润麒又递过一把小刀。

  沉思良久,溥杰轻快地在正面刻上了四个楷书大字:

  雪泥鸿爪

  “真绝啦……”润麒赞不绝口,又提醒他:“别忘了,还有落款哪……”

  “对,对。”溥杰于是在这个鼻烟壶的背后,又细心地刻上了四行端秀的落款:

  丙戌三月 同在伯力 润麒造 溥杰刻

  “雪泥鸿爪……”溥杰与润麒念诵着这四个含义隽永的词句,联想起身在异国他乡的飘泊踪迹,还不知今后路在何方,顿然感慨万千……

  他俩用揉捏泥团的消遣,打发着无聊的时光。

  虽然,这儿没有非人的折磨和残酷的肉刑,孤寂的生活却委实让人难以忍受。一位俄国翻译走进了门。

  “你们生活感觉怎么样?”

  “还好,还好。”溥杰并不知道苏联人的目的,察言观色地应付着。

  “我这就上你的兄长——溥仪那里去。”

  说完,他走了。出了溥杰的门,他果然走进溥仪的屋里。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