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 >> 历史频道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1931年国府主席蒋介石“大战”立法院长胡汉民

2013年10月8日 08:50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韩福东 选稿:奚亮

原标题: 国府主席“大战”立法院长

  蒋介石与胡汉民。

  1930年底,身兼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和中华民国陆海空军总司令等要职的蒋介石,开始与其在国民党内的主要盟友——— 立法院长胡汉民产生嫌隙。围绕训政时期是否应制定《约法》这一带有根本性的话题讨论,两人关系急速降温。随着冲突加剧,蒋最终以武力将胡软禁,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创始人郭廷以称此“无异一次政变”。

  鸿门宴

  蒋介石的请柬是在2天前发出的,胡汉民并没有意识到其间暗含的危机。

  1931年2月28日,在主持完立法院的例会后,他于晚8时3刻许抵达总司令部。在胡汉民之前,戴季陶、吴稚晖、何应钦等人已聚集于总司令部左边宴会厅,他则被引入右边会客室。在那里,南京警察厅长吴思豫正坐着等他。两个卫兵守住了门口。

  胡汉民此后在《革命过程中之几件史实》中,对当时的情景有比较详细的描述。吴思豫在递过来的一封长信中,罗列了胡汉民勾结许崇智(国民党内被蒋介石排挤的元老)、运动军队、反对约法、破坏行政等罪状。蒋介石在每一罪状后都有加注,并于信后称“先生每以史丹林(斯大林)自命,但我不敢自承为托罗斯基(托洛斯基)”。

  托洛斯基是斯大林的政治对手,1931年前已在苏联共产党内派系斗争中败北。蒋介石以斯大林和托洛斯基来类比自己与胡汉民的关系,非常巧妙,除了传递对胡汉民每以党内“正统”自居不满外,也将自己置身于如托洛斯基的弱势地位,表明是不得已的反抗。

  从党内资历言之,胡汉民诚然高于蒋介石。但以1931年的实力而论,蒋介石已是无人能及。

  1930年底,蒋介石刚刚度过自己政治生涯中的一次危机,中原大战以反蒋派全面溃败告终。枪杆子的力量凸显,在南京国民政府创建3年多之后,蒋介石个人地位急速上升,党权、政权、军权一把抓,舆论有所谓“党国干城”之称。

  当晚,在胡汉民的坚持下,蒋介石于深夜12点带着侍卫长和十几个卫士赶来对质。

  “你近来有病吗?”胡汉民劈头盖脸地说,“我还以为你发神经病了。”在这种情势下,还能以这样的语气教训蒋介石,当时国民党内也只有胡汉民才能做得到。除了资历更深外,年长8岁的胡汉民,对蒋有引荐之功,且在很多关键历史时刻情义相挺。但在那晚的软胁迫下,他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于3月1日早,手书两信,表示“因身体衰弱”辞去立法院长职务,“今后必将以数年之时间,度我诗人之生活也”。

  蒋介石同意胡汉民“能在汤山亦好”的要求,将其软禁于汤山街165号总司令部俱乐部内。

  《申报》3月2日专电称:“南京关于约法问题,中央各要人多数意见均认为:在训政时期,应制定约法。上周六,曾一度谈商,仅胡汉民独持异议,并以其本人主张不能贯彻,己引咎辞

  职,即于当晚径赴汤山休养。现各要人,以约法问题亟待决定,己将二日下午三时之中常委谈话会改开常会,讨论一切。”

  3月6日,《申报》报道又称:“戴季陶、孙科5日下午二时,接刘瑞恒赴汤山视胡疾,七时返城。闻戴等以汤山离城较远,为便利医药起见,已请胡移至京寓诊视,约日内即可返京。又,胡赴汤山后,曾咏诗多首。”此后,胡汉民仍受到监视———虽然自由度不断扩大,直到10月14日获准离开南京。软禁期间,胡汉民被选为政治会议、国民政府委员等,但他拒不出席国民会议。

  在胡汉民被软禁后不久,1931年5月12日,国民会议通过《中华民国训政时期约法》。“约法门”事件,以胡汉民失败告终。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